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316章:他故意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6章:他故意的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雷梟絕對是故意的!

當林寒星走回雷梟跟前想要從他手裡將那束薰衣草接過來時

他卻沒有任何要撒手的意思!

反而將大掌蓋到她手背上。

林寒星挑眉看著雷梟,眸底已經起了異色。

「林夫人。」

雷梟冷鷙聲音響起,目光突然落在林又琳身上。

林又琳猛地打了個寒顫。

「雷先生,您說」

即便明知道眼前這男人比自己可林又琳竟會不自覺用上敬語!

「袁叔來到江城的事,在他無意對外公開之前,我不希望有任何流言在江城內散播開,林夫人,聽懂了嗎?」雷梟指腹薄繭不著痕輕刮過林寒星手背。

聲音卻令林又琳心底害怕的突突跳動!

雷梟終於將手鬆開,深深看了眼林寒星,這才轉身離開。

林家客廳里死一般安靜。

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倒是林寒星也不管這些人有什麼反應,徑自朝著樓上走去。

卻在二樓拐角處同臉腫成豬頭洛如茵打了個照面。

剛才,洛如茵就一直躲在這裡看著樓下。

她的目光直勾勾落在林寒星手裡那束薰衣草上,妒忌如同瘋長的草,在她心裡不斷滋生。

「怎麼?臉不疼了?」

林寒星眼神淡漠的掃了眼洛如茵,輕易看穿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小九1林又琳見兩人又撞到了一起,趕忙朝樓上喊了聲。

林寒星側頭往樓下看去。

自幾米之上天花板懸吊下來的水晶燈透著柔和光線,籠罩在她身上。

烏黑似瀑的微卷長發披散在身後,眉眼冷淡如水,自高處看下來,獨有種慵懶而華貴的感覺自骨子裡傾瀉而出,就連眼角那顆淚痣,都透出幾分貴氣。

「過兩日,家裡準備為你辦個晚宴,你要是有什麼要請的人,提早告訴姑姑聲1

林又琳臉上強撐起笑容,生怕她同洛如茵再起什麼爭執。

「我剛回來,在江城也沒有什麼認識的人,姑姑看著辦好了。」

說完,也不等樓下的林又琳有什麼反應,繞過洛如茵轉身朝著自己房間走去。

反觀,洛如茵陰測測的目光一直如影隨形。

晚宴是嗎!

林小九,你運氣不會一直都那麼好的!

她就不信,若是在晚宴上發生了什麼,雷大少還能再高看她一眼?

呵呵!她不信!

林寒星將那束薰衣草插進床頭的花瓶里,有敲門聲自門外響起。

「進。」林寒星淡淡開口。

姜喜寶白胖的小臉出現,跟下午相比,人已經重新打起精神。

「九姑娘,這麼晚了,我們還要去哪兒?」

聞言,林寒星並沒有第一時間給她答案,只是將啞叔找出來的竊聽設備扔到桌上。

「釣魚1

「啊?」姜喜寶一時沒懂。

卻見林寒星噙著薄冷的笑將干擾器關閉。

桌上,竊聽器的指示燈以明暗明暗的規律亮著。

林寒星以著極緩的速度說了段話。

姜喜寶聽罷瞪大眼睛

星輝伯爵,頂級包間內。

姜喜寶是第一次來夜總會,顯然很不習慣。

喝著鮮榨西瓜汁,姜喜寶猶豫了下,看著慵懶坐在真皮沙發上的林寒星,而包間大屏幕上正播放著她隨意點播的泰國恐怖片。

別的包間里都是歡聲笑語,而她們這個包間鬼氣森森。

「對方會來嗎?」姜喜寶抱著西瓜汁像條蚯蚓一樣挪動到林寒星身旁。

見林寒星掃過來的眼神,姜喜寶忙堆起討好的笑。

「你壓到我頭髮了。」

林寒星沒回答是還是不是,不冷不熱來了這麼一句。

姜喜寶愣了下,隨後笑了聲。

「如果是我的話,估計我只能說,你壓到我肉了。」

邊說,邊用手撐起下巴,萌萌的看著林寒星。

兩個人正說著話,包間的門自外面被敲響,隨後便被推開。

「林小姐,今晚只有路先生的人打探這間包間的消息。」

領班說完,側身讓開,讓後面的人進來。

即便做了壞事被拆穿,路嘉樹依舊端著他那副溫文爾雅氣定神閑的模樣。

「林小姐」

路嘉樹剛想開口,林寒星卻突然伸出手做了個叫他噤聲的動作,視線落在大屏幕上。

準備好的話被堵在嘴邊是種什麼滋味,路嘉樹顯然嘗到了。

電影正進行到最**時刻,血腥與尖叫充斥著包間。

饒是路嘉樹都有些受不了,林寒星卻面不改色心不跳,目光冷冷的注視著大屏幕。

看了一會兒,路嘉樹將眼神轉回到林寒星側臉。

巴掌大小臉明顯沒化妝,肌膚卻依舊剔透光澤,令人不由想要上去摸一把,更別提那濃密的像要梳不開的長睫,瑤鼻玉口,叫人心思浮想聯翩。

當初,在知道路秉德是在這樣一個女人手裡吃虧,他還在心裡嗤笑不已。

現在

路嘉樹眸底一暗,耳邊再度響起女人尖叫聲。

不耐煩的掃了眼模樣,不明白這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看的,還令她看的這麼入迷。

時間分秒過去,很快,電影即將進入尾聲。

路嘉樹本心不在焉,只是耳邊突然傳來啪的一聲,一套黑色竊聽設備被林寒星隨手扔到茶几上,雖然早就有準備,但被她這麼突然一下

「路先生不覺得應該同我解釋一下?」

林寒星聲音沒有任何起伏,比兩人初見面時還要冷。

「解釋什麼?」

路嘉樹隨性笑了笑,似乎毫不在意。

那態度,倒真有些潑皮無賴你奈我何的意思!

屏幕上,電影字幕正在滾動,林寒星這才收回自己視線,朝著路嘉樹方向看去。

不過一眼,冷意盡顯!

也正是這一眼,令路嘉樹收起了漫不經心的態度,有種涼意自腳底升起。

「今晚,我說會在這裡與人商討路秉德乃至路氏集團的事,我倒是很想問問你,為何偏偏這麼湊巧,就有路先生的人打探這間包間的消息?」

林寒星起身,走到吧台前,自冰桶內取了瓶冰鎮啤酒握在手裡。

「更不湊巧的是,我在一間咖啡廳的外面,見到過路先生同我表妹坐在一起。」

「相談甚歡1

邊說,林寒星邊走回到他對面。

用手顛了顛啤酒瓶,下一秒,只聽啪的巨響

酒瓶自路嘉樹的頭頂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