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319章:筷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9章:筷子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

天剛蒙蒙亮,林寒星房門就被敲響。

待到身著真絲睡衣的她慵懶開門,冰肌雪膚看的女傭是一愣一愣。

原來,翻來覆去一夜都沒睡好的林又琳怕她耽誤正事,剛想早早讓傭人叫林寒星起床,袁紹靖的親信海叔便已經到了,此時正等在樓下。

林寒星聽完只說了聲知道,梳洗后換了身衣服下樓。

大廳里,已經坐滿了早起的林家人,就連臉稍稍消腫的洛如茵都在。

面色各異,本應是早飯時間,卻無人有那個心思。

倒是啞叔已經準備好了林寒星的早餐。

「林小姐,我來接你。」

海叔一改初次來時做派,態度恭敬有禮。

「等我吃過早飯。」林寒星抬頭看了他一眼,隨後冷淡出聲。

竟然還有心思吃早飯!

洛如茵翻了個白眼,只等著那個海叔動怒,畢竟上次在醫院,他可是叫自己吃盡苦頭!

其他人,心裡或多或少也有這樣的心思。

可是沒想到,海叔非但沒有半分異議,甚至還主動站到一旁,方便林寒星用餐。

啞叔端著早餐走了出來。

剛剛做好的蔥油餅煎得是兩面金黃。

被快刀切成方便下筷的形狀,外酥里嫩,就連脆油皮都透著濃郁香氣。

爽口萵筍絲切得比牙籤還細,碧玉嫩綠,點綴絲紅辣椒,清新爽口。

最費火候的便是南瓜濃湯。

南瓜熬煮成泥狀,以鮮奶油高湯胡椒等做底料,那甜香味,饒是坐在大廳里的林家人都能聞到,只隱隱聽到咕嚕咕嚕的動靜,竟是誰都裝作沒聽到。

林寒星卻是不管林家其他人有什麼心思,安靜拿起了筷子。

「表妹這是瞧不起我們林家,單獨給自己配了個廚子?」

突然,洛文博陰陽怪氣出聲,打破滿室寂靜。

洛文宿皺了下眉,這兩日大哥的性子,似乎越發急躁了。

海叔年輕時便是自刀尖兒上走過,平日里刻意隱藏還好,如今牛眼朝洛文博一瞪

那氣氛頓時微妙起來。

可還不等海叔再做什麼,眾人只聽耳邊咻一聲,眼前似有什麼飛過。

緊接著茶几上歐式花瓶瓶身裂開蜘蛛似的紋路,伴隨著啪啪動靜,四分五裂開來。

而罪魁或是

林又琳瞪大眼睛,竟是一根筷子?

「啞叔,幫我換一雙。」

林寒星清冷嗓音旋即響起,手裡原本是一雙的筷子不知何時變成了單隻。

所以,剛才她是用筷子

把花瓶給穿碎了?

就算旁人沒有看清,海叔這個練家子卻看的分明。

這丫頭分明是沒用全力

若是當真狠下心來,那看似木鈍的筷子絕對是能穿透那人喉嚨的。

洛文博回過味來,一雙眼狠狠瞪向林寒星方向。

卻見林寒星不緊不慢自啞叔手裡將筷子重新接過,冷銳目光突然掃向洛文博。

兩人目光對視瞬間,硬是將洛文博逼得一陣頭皮發麻。

林寒星收回自己視線,自心裡冷笑一聲。

一頓早餐,就在眾人各異的心思里吃完。

林寒星重新上樓,待到再下來時,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了全黑。

高腰復古黑色赫本裙端莊典雅,脖頸以白色珍珠項鏈做飾,原本長發挽起在耳後,頭上還戴著頂英倫紗黑帽,足蹬同色系綁帶高跟鞋,緩緩自樓梯走下。

每一步,都彷彿是踏在人心上。

「可以走了。」林寒星同啞叔對視,聲音平靜到近乎冷漠。

那雙似被寒潭浸過的眼,透過英倫黑色紗盡顯理智。

直到林寒星離開,洛如茵頭一個忍不住朝著她背影消失的地方呸了聲。

「賤人1

話音剛落,背後卻驀然騰起尖銳的冷。

抬頭一看,啞叔正直勾勾看著她,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

抿了抿嘴,洛如茵冷哼一聲,轉身上樓!

車平穩的朝位於東郊墓園方向駛去。

期間海叔頻頻透過後視鏡看向坐在後座的林寒星。

可除卻平靜之外,他接收不到她情緒上的任何波動。

車內有素雅花香。

林寒星手邊有束白色洛麗瑪絲玫瑰。

花語為死的懷念。

上山的路曲折而又蜿蜒,今日雖然沒再下雨,但天氣灰濛濛的,叫人不由壓抑。

道路兩邊參天綠植高聳似要入雲。

越往上走,空氣就越是新鮮,溫度也要更冷一些。

很快,東郊墓園到了。

今日的東郊墓園內外被一群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圍堵著,呈現完全封閉式的狀態。

幾乎是在車停下來的同時,林寒星便看到了輛熟悉的黑色布加迪。

海叔這邊剛停穩,雷梟便自車上下來。

深黑色量體裁衣的西裝與背後墓園氛圍似要融合到一起,冷酷而又嚴肅,黑色墨將他深邃眼睛遮蓋,但眉宇間濃烈的漠然叫人不由自主退避三舍。

她沒想到他會來。

「過來。」雷梟朝她伸出手。

修長手指透著能顛倒蒼穹的力勁,似主宰般,旁人無法撼動。

林寒星清淺的笑了笑,勾起頰邊兩個深深梨渦,朝他走去。

將手放進他大掌內。

有力手指猛地握住她泛著涼氣的手,墨鏡後面的眼不著痕柔軟起來。

「袁叔的精神不太好,剛剛吃過葯,海叔注意一下。」

「我沒事。」

伴隨著渾厚但卻沙啞的嗓音,袁紹靖冷峻堅毅的面容出現在所有人眼中。

依舊是拄著他的黑色龍頭拐杖。

但精神明顯不濟,一夜沒睡的樣子。

就連頭髮看著都發牆白色,眼角紋路越發深壑,整個人蒼老許多。

「跟我來。」

林寒星深深看了袁紹靖一眼,見他拒絕海叔的攙扶,冷漠收回自己視線。

一行人緩緩朝著面前九十九級台階走去。

東郊墓園當時邀請自香港來的風水大師欽定了這塊風水寶地建造,九十九級台階寓意亡魂早登極樂勿戀凡塵,階梯綿延而不絕,墓碑分散於階梯兩邊。

雷梟牽著林寒星的手,呼吸沉穩,沒有絲毫凌亂。

倒是袁紹靖很快便額頭滲汗,紊亂呼吸如同風箱,呼哧呼哧的,聽著叫人難受。

但很快,林寒星身影往左一轉,走沒幾步,便在一塊墓碑前停了下來。

「袁先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