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321章:信任與溝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1章:信任與溝通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科幻小說

下樓梯永遠要比上樓梯容易的多。

但因著剛剛下過雨,階梯光滑,林寒星又有心事,一不注意腳下鞋跟就是一歪。

不等林寒星撐住自己,有力手臂已經自她腰際橫跨。

「小心。」磁性男音響起。

說完,也不等她回應,竟是就著這樣的姿勢將林寒星整個打橫抱起。

林寒星愣神的工夫,人已經到了雷梟懷裡。

兩條筆直纖細的小腿自半空中隨著男人每走一步,而晃蕩著。

常年健身與運動令雷梟肺活量極好,即便懷裡還抱著林寒星,呼吸聲也沒有任何紊亂,腳步邁的穩健而有力,給人以無限安全感。

林寒星本想叫他將自己放下。

但很快,她自他懷裡找了個舒服位置,慵懶倚靠著。

打了個響指,原本跟在林寒星身後的她的人,消失如來時般整齊迅速。

「倘若那兩人有一個肯坦誠,結果會不會不同?」

他的胸膛寬闊而充滿力量,好聞的木香味道伴隨雷梟下台階時搖籃般的晃動正令她昏昏欲睡,聽到這話,林寒星緩緩睜開眼,眸底清冷。

「倘若是你,在倫理道德世俗眼光與愛的人之間,你會作何選擇?」

「我選你。」沒有任何猶豫,雷梟給與肯定答案。

林寒星抬頭看了他一眼。

自她這個角度,恰好能看到他緊抿薄唇的冷酷線條。

輕聲笑了笑。

「世間男女之間最大的問題與矛盾便是溝通,沒人是誰肚子的蛔蟲。你不言,他不語,又有誰能知道誰心裡在想什麼?」

「所以,一段關係想要長久的維持下去,信任與溝通,缺一不可。」

兩人說話間,人已經到了雷梟那輛黑色布加迪前。

將副駕駛的車門打開,雷梟將林寒星側放在真皮座椅上,抬頭看了她一眼,又旋即打開後座車門取了雙小白鞋出來。

「昨夜下了一天的雨,路肯定濕滑,你又偏偏穿著高跟鞋」

雷梟邊說,邊矮身將她細白筆直的腿抬起。

將那黑色綁帶鬆開,一雙當季新款高跟鞋在他手裡如同垃圾似的被扔到一旁。

而那小巧腳踝,就這樣被他握在手裡。

茉莉花瓣兒似的腳趾甲因著雷梟的視線不自覺蜷縮起來。

卻見雷梟將白鞋鞋帶解開,慢慢給她套上去,尺碼竟很合適。

腳趾在白鞋裡面舒展開來,林寒星卻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微眯著眼看著雷梟。

「你明知道下雨路滑,又知道我會穿高跟鞋,為什麼不提早提醒我?」

乾淨的小白鞋鞋底故意踩在他腳背上,林寒星微揚下頜,表情傲嬌。

雷梟抿嘴一笑,修長手指靈活的將鞋帶打了兩個蝴蝶結。

「撿回來,那鞋是新款,很貴1

拿腳尖踢了踢他膝蓋,這個男人悶騷又心機。

小白鞋是普通百搭款,同她身上衣服倒也沒有任何違和感,不過習慣了穿高跟鞋的林寒星適應了不少時間。

「程靈韻和袁素素的事,你準備插手嗎?」

雷梟將車發動。

林寒星將遮陽板放下,就著那上面的鏡子拆起頭上固定用的黑色髮夾。

一根接著一根。

「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後,袁紹靖會怎樣做,與我無關。」

英倫黑色紗禮帽被摘了下來,而原本為了搭配這頂帽子整齊盤起的發,也同樣如雲般散開,如畫眉目間皆被冷漠與淡然籠罩。

「同樣,我做什麼,他也不能阻止我1

今日,在敘事時她用了些心思。

先是用父子感情令袁紹靖產生強烈愧疚,隨後才揭開真相,原本只差一步之遙的天倫之樂卻在瞬間灰飛煙滅,饒是任何人,對於這樣的巨大衝擊都會轉換為強烈恨意!

她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對一個人最好的報復是什麼呢?

是將他觸手可及的幸福一點點摧毀。

「你要沒事的話現在送我去趟醫院,我有些事需要處理。」

賀程煜那邊,也該有所動作了。

「阿梟。」

雷梟回到公司時,燕北驍已經等在總裁室里。

收起了往日嬉皮笑臉,表情顯得有些莫名深沉。

「你知道上官時修在找誰嗎?」

燕北驍自落地窗前轉身,看向雷梟。

而同樣,雷梟也在看他。

「我懷疑,上官時修找的人是小寒星1

雷梟面無表情,刀削的冷峻面容上,透出森然冷意

江城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病房。

容時雨早已接到林寒星電話,等在一旁,表情緊張。

「九姑娘,都已經準備好了。」

見林寒星走來,容時雨小鹿一樣的眼睛乾淨明亮。

「跟我進來。」

說完,林寒星推開病房的門,而隨著她的動作,有身著深色西裝的男人自p病房的各個角落走出來,訓練有素,面無表情。

監控視頻已經在林寒星來時便被切斷轉接成其他畫面。

「看起來,你似乎精神不錯。」

多日未見,賀程煜越發沉澱,如果說之前的第一次見面,他因著仇恨言語間帶著急躁,那麼隨著林寒星這段時間的冷待,現如今,他情緒更加內斂深沉。

「過兩日,林家會為我舉辦一場歡迎晚宴,屆時我想身為我姑姑閨蜜的賀母,必當出席,當然,賀哲瀚也會出現。」

這兩個人,似刻骨般深深烙印在賀程煜骨血里!

林寒星站在病床邊,眼神冷漠的掃了眼腕錶,監控設備的視頻篡改只能維持五分鐘,五分鐘過後,一切將原形畢露。

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賀大少,你準備好了嗎?」

林寒星斜睨著靠在床頭的賀程煜,他冷峻堅毅的眼神已經說明一切。

「我只有一個要求。」

賀程煜略顯嘶啞的聲音響起。

「說。」林寒星挑眉。

「這幾日,我要時雨陪著我1

賀程煜沉深目光,定定落在容時雨臉上。

「她若是沒有意見,我這邊自然也沒有任何問題。」

林寒星淡淡笑了笑,緊接著下達命令的口哨聲已響起,訓練有素的人馬進來,手腳麻利的動作起來!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進行的。

而意外,卻發生在即將收尾的階段。

「你們,在幹什麼?」熟悉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

林寒星眼神冷漠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