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324章:臉面是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4章:臉面是什麼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她心裡本就有氣,手裡頭的勁道當下用了十足十。

方夢然還沒從被當眾潑了一身的羞辱當中回神,眼看鐘以芙被刺激的失態,先是覺得丟人,后又下意識自心裡為她叫好,只想借著她的手為自己出一口惡氣!

「兒媳婦兒」

雷媽媽想也沒想,伸手就要將林寒星摟在懷裡護祝

瞧著那動作,林寒星先是一愣,自七歲開始,便再也無人要護自己。

可身體的本能反應卻比思想更快。

眼看鐘以芙到了跟前,林寒星精緻面容平反而越發靜冷漠。

就在旁人惋惜她要被對方撓花臉,方夢然與賀母斂起眼底惡意時,卻見她猛地伸出細白與瓷玉似的手,以著凌厲之姿,狠狠抓向鍾以芙腦後髮髻!

只聽咚的一聲悶響,鍾以芙竟被體型比她還要小上那麼一截的林寒星,硬是將整臉都摁進了桌上那盤奶油蛋糕里,掙扎動彈不得!

這一幕,當真看的人是瞠目結舌!

旁人看來,她那手腕細的就和隨時都能被折斷似的。

「賤人這稱呼,有在座的各位,我又怎麼好搶呢?」

這番柔聲細語,說的令人如覺春風拂面,心裡一陣爽利。

可若是再仔細的定睛一瞧,那纖細的五指緊扣在鍾以芙的髮髻內,連帶著她的臉,來回在裝著奶油蛋糕的盤裡碾壓過!

更別提林寒星那雙眼,正陰測測的掃視過來!

賀母離的最近,嚇得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

饒是剛從國外回來的方夢然,此時也被林寒星眼神嚇了一跳。

其實最開始她想的很簡單,就是從以前就聽說原本應該嫁到雷家的是自己母親,到最後也不知怎的竟就被這妹妹截了胡,當初雖說將這姨母趕了出去,斷了來往,但畢竟

江城上流圈子就這麼大,往日里總歸能夠遇到。

方夢然不由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聽到這事兒,跑到母親那兒問起時母親的眼神。

那是一種不甘,怨恨與無奈。

她當時邊將那眼神深深印刻在了腦海當中,邊千方百計的探聽雷家的事。

可雷家的事,即便不用打探也時時能夠傳進耳中。

誰都知道,雷家四少個頂個的人中之龍,雷氏集團在雷大少的帶領下,這些年裡更是比最初的經營足足擴大了好幾倍。

方夢然出外留學這幾年,在國外也能無比清楚感覺到雷氏集團的影響。

她不禁越發在想,若是當初雷叔叔當初真的成了自己爸爸,這麼現如今的雷家四子便是自己的親哥哥,有這樣的背景與親哥哥在

單單是這樣想,都有種虛榮的快感。

可這一切,也不過就是想想罷了!

一邊是虛榮的快感,一邊是擺在眼前的現實,巨大的懸殊令方夢然自心裡產生了落差。

心裡就把這二姨給怨恨上了。

所以今日這事兒發展的趨勢,是偶然也是必然。

但或許誰都沒想到,今天雷媽媽鍾南音的身邊,還會多出一個林寒星!

「雷夫人,你非要把場面弄的這麼難看?大家都是要臉面的人,若是讓人知道你欺負小輩兒,豈不是叫別人笑話?」

賀母心思轉的飛快,一張嘴就要給雷媽媽扣上個欺負小輩的帽子。

林寒星卻是回頭朝雷媽媽淡淡笑了笑,示意她將主場交給自己。

待到她再轉回頭來時,那表情瞬間就變得耐人尋味起來。

「臉面?臉面是什麼?若是真要臉面,這位夢然小姐口口聲聲叫著二姨,卻是連站也不站,我倒是不知道,哪家要臉面的小姐是要讓長輩站著自己坐著,嘴上還不住胡攪蠻纏的1

林寒星手下的鐘以芙不住掙扎,空氣里奶油香肆意,但卻莫名叫人感覺不寒而慄。

「賀夫人,到了你這把年紀,看問題的眼光要放的遠一些。」

林寒星一個眼神掃過去,連帶著眼角那顆淚痣,都十足耀眼。

「賤人小賤人放開放開我」

鍾以芙不住掙扎,聲音尖銳,似要穿透人耳膜。

即便知道鍾以芙嘴裡口口聲聲那個小賤人叫的是自己,林寒星卻沒有絲毫在意。

不過是個腦子拎不清的罷了。

微微彎腰湊到鍾以芙耳邊,林寒星語調溫柔魅惑,輕柔開口。

「我若是你老公,定也不願身旁躺著個如此聒噪珠黃人老的,現如今外面的小姑娘,可各個都是朵解語花。」

林寒星這話,又戳到了鍾以芙最在意的痛處。

令她整個人都暴躁起來。

只是這次,林寒星卻是再也沒給鍾以芙機會。

眾人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眼睜睜的看著她面無表情緊扣髮髻抬起對方的臉,隨後又沒有任何感情的朝桌上已經被碾壓到稀碎的蛋糕狠狠砸去。

聲起人靜!

鍾以芙就這樣被林寒星撞暈了過去!

全場死一般寂靜。

沒有人敢說話。

每雙眼齊刷刷的看過來,似乎是想要記住這樣臉。

以後見了繞道走!

「現在,安靜多了。」

林寒星邊說,邊從旁邊茶餐廳經理的西裝前兜里抽出裝飾用的帕巾。

將手上的奶油擦乾淨。

「玩的開心嗎?」

邊說,便將那帕巾扔到桌上,挑眉看向那個勞什子的夢然。

「你簡直就是個瘋子1

方夢然只覺那眼神似有人架了把刀在自己脖頸上,就連呼吸都差點忘了。

「你不是第一個這麼形容我的,自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1

林寒星盈盈一笑,表情似是覺得受到誇獎。

「鍾家與雷家的事,不是你這個小輩可以掛在嘴邊隨便議論的。」

她的聲音清冷,似乎是要讓在場的每個人都聽清楚。

「憑著雷家現如今的聲望,當年若是真的雷爸雷媽有錯在先,為何現在不敢上門攀親的卻是鍾家?饒是在別的場合遇到,也是鍾家人先行避開?」

林寒星的這番話,令今天下午目睹了全場事發過程的人一下子恍然大悟般!

要知道,以著雷家現如今的勢頭,別說是姻親,就連八竿子打不著邊兒的親戚都想要往前湊一湊,只想要能撈點好處就撈點好處!

可偏偏這鐘家,這些年來倒真像是這丫頭說的一樣,雷家在的場合,能避免接觸就避免接觸,避免不了的,也鮮少去雷家人面前湊!

這哪裡是有愧的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