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晚安,總裁大人>第325章:鍾家三姐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5章:鍾家三姐妹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歷史穿越

方夢然聽到林寒星不冷不熱的這番話,只覺臉漲的通紅!

當年的事,她知道的的確不多。

自己了解的,大都是坊間傳聞的小道消息與對母親態度揣測的匯總。

俗稱,腦補!

在腦補世界里,方夢然只覺得自己母親同雷叔叔之間一定經歷過一場可歌可泣的愛情,只是因著自己姐妹從中作梗,才令兩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也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雖然嘴上叫著鍾南音二姨,言語里卻是沒有絲毫尊敬。

更是不願意管那雷康年叫聲姨父!

林寒星卻是不管方夢然有什麼反應,轉身握住雷媽媽的手。

有她在,斷不會叫任何人能夠輕待了她!

雷媽媽因著見到方夢然而沉下來的臉色舒緩下來,恢復了些紅潤。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突然,一道柔柔女音自不遠處傳來,聽的人骨子裡都有些酥。

雷媽媽剛剛放鬆下來的情緒,在瞬間又有了變化,目光陡然冷了。

林寒星側身看向聲音來處。

「媽1方夢然見來人,聲音里忍不住帶上了哭腔。

也不管自己身上還染著奶茶味,朝對方懷裡撲去。

那女人同雷媽媽差不多的年紀。

一襲藏藍色收腰旗袍搭配木蘭色披肩,頭髮燙成老上海風情的捲髮。

儘管已經有了些年紀,但眼角眉梢的媚態卻不曾稍減半分,看的人心裡一陣蕩漾。

女人輕拍了下女兒的後背,眼神淡淡掃過來。

待到看清楚桌前一片凌亂,輕蹙了下眉心。

「好久不見了,南音。」

鍾雪晴朝著鍾南音笑了笑,給人以說不出的萬種風情感。

鍾南音聲音繃緊,手下意識握緊林寒星。

「你還是老樣子,我卻已經老了。」

話說著,鍾雪晴的手有意無意撫了下胸口別的一朵小白花。

「媽一直還在惦記」

「閉嘴1鍾南音突然開口,冷漠眼神里罕見露出抵觸。

「我媽早就已經死了,請不要侮辱她。」

話說到這裡,場面顯然已經很難看。

眾人看看這邊,又看看那邊。

這才想起來這個穿旗袍的,似乎就是鍾家許久未曾露面的大小姐,鍾雪晴!

當年雷康年轉而娶了鍾家二小姐鍾南音之後,沒多久,鍾雪晴也嫁給了方氏集團董事獨子,雖然也算良嫁,但是與轉危為安的雷家相比,自然是差了那麼一截。

方氏集團董事獨子性情溫潤,是圈子裡數一數二的好脾氣,就是自小身體不好,大部分時間都是深居簡出,宴會之類也極少參加。

後來聽說兩人生下一女,幾年前移居國外,倒也沒了消息。

「我知道,你還在為著當年的事生我和我媽的氣。」

鍾雪晴緊接著嘆了口氣。

「我們姐妹倆敘舊也不急於這一時,前段時間我丈夫病故了,這幾天我剛剛處理好一切回來,就不準備走了。」

鍾南音聞言目光怔楞一瞬,看看鐘雪晴的臉,又看看她胸前小白花。

「最近我正在代表方氏同賀氏商討江城跨海大橋承攬事宜,到時候還要麻煩妹妹和雷大哥幫我們透露些內部消息呢1

這話,鍾雪晴說的刻意壓低了聲音,只有寥寥幾人能聽到。

江城跨海大橋?

林寒星眼底劃過冷色,賀氏的胃口倒是不校

若是真能吃下這個工程,未來將為賀氏創造百億高昂利潤。

倒是沒想到,這工程,賀哲瀚竟然會連同雷媽媽的姐姐。

也難怪今日這幾人會坐在一起喝下午茶了。

幾人氣氛正古怪間,原本被林寒星摁暈的鐘以芙卻是悠悠轉醒,此時她滿臉都是奶油蛋糕,狼狽不堪。

賀母扶了扶她,昏迷之前的事漸漸被鍾以芙記起,還不等她勃然大怒,卻在對上柔柔一雙媚眼時,冷不丁打了個寒顫。

那是純粹的生理反應!

林寒星敏感捕捉到鍾以芙那瞬間的情緒變化。

她怕她這個大姐?

意識到這一點,林寒星的表情陡然變得若有所思起來。

「愣在那裡做什麼?難道還要我去請你?」

鍾雪晴這話自然是對著鍾以芙說的,可眼神,卻落在了林寒星臉上。

兩個人的目光自空中相對。

鍾雪晴先是莞爾一笑,隨後又倨傲的微眯了下眼。

女人的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個美的如同潑墨山水畫里走出來的小姑娘

危險極了!

賀母與鍾以芙站到鍾雪晴身後。

「南音,我們後會有期。」

鍾雪晴掃過鍾南音的臉,淡淡開口

鍾雪晴一行人離開后,茶餐廳經理眼明手快叫人將桌子弄乾凈。

林寒星擔心看向鍾南音,正猶豫著要不要將這事兒告訴雷梟時,她卻開口了。

「兒媳婦兒,我不想吃了。」

這還是第一次,林寒星在雷媽媽臉上看到這樣表情,

似難過,似委屈,如同浮萍一樣找不到倚靠。

「好,那叫司機送你回家?」

雷媽媽聞言更是搖頭。

「我也不想回去。」

她就想找個地方靜靜待一會兒,但是又不想和兒媳婦兒分開。

小老太太扁扁嘴,委屈的拉著林寒星衣角。

林寒星嘆了口氣,說實話,她也實在不放心就讓雷媽媽這麼回去。

「我在御景苑有套房子,如果雷媽媽不嫌棄的話,就同我來吧。」

御景苑。

給雷媽媽找了套換洗的衣服,小老太太喪著臉進了浴室。

屋裡因著有專人來打掃,即便幾日沒回來,也是一塵不染。

林寒星想了想,還是給雷梟打了個電話。

不知是不是在忙的關係,沒有人接。

將手機隨手扔到流理台上,林寒星這才仔細看了冰箱。

裡面放的礦泉水不知何時全都換成了雷梟喜愛的牌子。

似乎提醒著她,彼時雷梟也住在這裡的事實。

順手拿了瓶礦泉水出來。

想象著昨日雷梟自跑步機上下來時隨手拿起仰頭喝起來的模樣。

水自他薄唇邊溢出,順著脖頸滑下至胸膛,最終沿著緊緻腹肌曲線沒入到下褲邊沿

正想著,手機傳來微信提示音。

好友添加提醒。

林寒星隨手點開一看,手指微頓。

申請人後面再簡單明了不過的三個字。

雷康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