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晚安,總裁大人>第327章:鍾雪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7章:鍾雪晴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歷史穿越

悄聲關上家門。

憑著記憶,林寒星徑自輸入密碼,打開對面雷梟家。

「先去沖個澡,等你出來我再跟你詳細說。」

轉身看向雷梟,林寒星挑眉開口。

他整個人就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雷梟深深看她,轉身邊解領帶邊朝著浴室走去。

很快,那裡傳來水聲。

不多時,雷梟穿著浴袍濕著頭髮走出來。

林寒星坐在客廳小吧台前的高腳椅上,伸手給他倒了杯水。

順便將今天下午在茶餐廳發生的事說給雷梟聽。

聽罷,雷梟本把玩著玻璃杯的手抬起,將清水一飲而荊

修長手指骨節緊扣杯身,動作里顯盡譏諷。

「看來,她已經忘記了我的警告。」

林寒星聞言眼神微頓,這裡面還有雷梟的手筆?

趁著雷媽媽去洗澡的時間,她有簡單了解這個鐘雪晴的介紹。

「幾年前他們全家移民國外,不會是你的手筆吧?」

像是想到什麼,林寒星抬頭看他。

「你會留一個,對你父親抱有不純心思並且施行過某些計謀的女人在身邊?」

雷梟並未否認。

林寒星眼神微沉。

按照她的性格,不僅不會留,恐怕還會想盡辦法將這人扼殺。

「雷媽媽她」

「她不知道。」

雷梟沉聲開口,即便林寒星的話還沒問完,卻已經洞悉。

「雷媽媽和鍾雪晴之間的事,方便告訴我嗎?」

雷梟抬頭看她,眼神深沉。

「對你,沒有什麼不方便。」

指腹摩挲玻璃杯杯沿,雷梟冷峻側顏宛如冰封,有種說不出的成熟魅力。

「鍾雪晴的母親是我外公養在外面的外室,外婆病死後,因為我媽抗拒,鍾雪晴同她母親一直不被鍾家家族內部所接受,直到」

「那場車禍1林寒星聲音冷靜,已然猜到。

雷梟點點頭,繼續說下去。

「那場車禍,雖然有鍾以芙相救,但我媽同樣傷的很重,病危之際外公卻將鍾雪晴母女二人接回鍾家認祖歸宗,按照年齡,鍾雪晴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鍾家大小姐。」

甚至要比雷媽媽年齡還大,這個外室養的

林寒星如畫眉宇冷漠,這就不難解釋雷媽媽今天下午的反應。

「所以,等到雷媽媽意識到木已成舟,索性提出讓鍾家收養鍾以芙的事?」

若是事情這樣解釋,倒是終於能夠為林寒星解惑。

報恩的方式有那麼多種,鍾家當初卻偏偏選擇收養鍾以芙,收養后卻又刻意隱瞞,似乎並不想叫人多知道的樣子,這一切都透著古怪。

「不,提出收養鍾以芙的,是鍾雪晴的母親。」

聞言,林寒星抬頭,微眯起眼。

同她對視的雷梟面無表情。

林寒星忍不住回想起今天下午在茶餐廳鍾以芙剛剛自昏迷中醒來時的模樣。

她懼怕鍾雪晴。

那是烙印進骨子裡的一種恐懼。

「那場車禍的最大受益人不是鍾以芙,而是鍾雪晴1

你們想啊,當初那件事最大的受益人是誰?

林寒星不由回想起之前私家偵探妻子說過的那番話。

姜喜寶父親那兒的五六萬舊幣,鍾以芙自上車后便扣緊的安全帶,闖紅燈的麵包車,坐在後座上神秘人

零碎的線索似乎正在重組拼接,形成一個最完整的劇情。

「當時,你就已經猜到了,對嗎?」

林寒星回想起那日在貴賓室里,雷梟陡然陰鷙下來的臉色,心裡已經有數。

「你準備怎麼做?又或者我應該問你是不是已經開始做了?」

想通了這一點,林寒星恢復到往日慵懶,單手靠著吧台撐在頰邊。

長發如瀑,傾瀉而下。

「我要毀了鍾雪晴的依仗。」

雷梟聲音冷酷,聽起來沒有絲毫感情,即便這裡面包括他外公家。

林寒星看著他。

雷梟剛洗過的發自然垂下遮住眼底陰沉,手指把玩玻璃杯。

在她面前,這男人沒有任何隱瞞。

完全真實的呈現自己。

「這次鍾雪晴回來是代表方氏同賀氏商討江城跨海大橋承攬事宜的。」

林寒星伸手,將雷梟手中玻璃杯拿走。

「你想要毀了鍾雪晴,而我的目標是賀氏。」

她突然笑了,看在雷梟眼裡,就像是只滿肚子壞水兒的小狐狸。

「不如,我們兩個人聯手,攪亂江城這一池渾水?」

林寒星細白手指順著他露在浴袍外面肌肉繃緊的手臂一路蔓延向上。

來到雷梟下頜。

捏了捏。

手感粗糙,似有青色鬍渣冒出。

雷梟順勢握住她的手,湊到涔薄唇邊親了親。

「剛才開車回來的路上,一條新聞引爆全江城。」

他沒有鬆開她的手,薄唇張合,摩擦著林寒星指間。

「新婚燕爾之際出了車禍昏迷三年之久的賀家大少賀程煜,離奇消失在病房裡。」

「你說,他去哪兒了?」

邊說,冷峻的臉邊靠近她。

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到連彼此呼吸都能互相感應。

林寒星挑眉而笑,長睫如蝶翼般輕顫。

「你猜?」

她眼裡有肆意流光,輕易融化掉雷梟周身陰冷。

「不過」林寒星話鋒一轉,語調陡然漸冷。

「鍾以芙可以先敲打一下了1

雷梟換了身衣服,和林寒星重新回了對面。

雷媽媽不知何時已經醒了。

穿著林寒星家居服光著腳盤腿坐在地板上,邊吃炸雞邊看韓劇。

「兒媳婦兒」

聽到門口動靜欣喜轉頭,看到雷梟時嚇得下意識想將手裡炸雞藏起來。

「我沒吃,我就是拿起來聞聞。」

雷媽媽求救似的朝林寒星看去,可憐兮兮。

林寒星立刻就被她逗笑了。

「嗯,我作證,雷媽媽沒吃,就是拿起來聞了聞。」

走過去,學著雷媽媽的姿勢盤腿坐在地板上,仰頭看著雷梟。

兒媳婦兒站自己這邊,雷媽媽底氣一下子便足了起來。

學著林寒星的樣兒仰頭看兒子。

面對著眼前人生里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雷梟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露出無奈。

「我給爸打了電話,晚上留下一起吃飯。」

說完,他看向林寒星,以眼神徵求意見。

林寒星點頭。

今晚她準備留住在御景苑,畢竟,晚上還有一場好戲等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