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023章 他們靜觀其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3章 他們靜觀其變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最新章節!

「喂,做什麼去?」彩珠沒好氣地喚她。

弦音也不理會。

見她裹著被子,以為她是拿出來晾曬,彩珠大步追上她:「都什麼時辰了,你還有空晾被子?你是不是打算故意這樣磨磨蹭蹭,將兩個時辰耗光?放回去,等學完規矩再晾1

「誰說我晾被子?」弦音腳下未停。

「那你去哪裡?」

「要緊事1簡單回了三字,弦音直直出了致遠院的大門。

彩珠自是不會就此作罷,伸手攔在了前面:「什麼要緊事?」

「人命關天。」弦音裹著薄被的小身子朝下一蹲,從彩珠的手臂下方麻利地穿了過去,繼續往前走。

彩珠怔了怔,人命關天?

不解。

回頭問向琳琅:「她什麼意思?」

琳琅搖了搖頭,沒做聲,拾步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你又去哪裡?」

「去給她找套小一點的婢女服。」

**

聽雨軒二樓。

春日的晨曦透窗而入,卞驚寒倚窗而坐,高大的身形籠於一片朝暉中,如畫一般的眉眼微微低垂著,靜看著手裡的一本書卷。

端著茶盞而入的婢女素芳遠遠地看著那丰神如玉的男人,失神怔痴了片刻,男人修長的手指翻過一頁書,她才回過神。

輕手輕腳上前,恭敬地將托盤裡的一杯上好的碧螺春放在男人手邊的案几上。

「王爺,請用茶。」

男人自始至終眼皮子都未抬一下。

素芳躬了躬身,悻悻退下。

平日的這個時候,都是大婢女彩珠負責奉茶,今日彩珠去致遠院教新來的那丫頭規矩去了,才好不容易輪到她有這個機會。

她還特意回房描了眉、撲了粉、戴了嶄新的簪花,可是,可是男人連斜眼都沒有瞧她一下。

有時,她真的挺羨慕和嫉妒彩珠的,雖也是下人,可因為是皇上欽賜,在這王府里殊榮無限。

這也是她之所以平時跟彩珠走得近,甚至昨日幫彩珠做假證,誣陷佩丫的原因。

她只是想要多一點接近這個男人的機會而已。

失落地下樓,迎面碰到上樓的管深。

見她臉色不好,管深喚了聲:「素芳。」

完全沉浸在自己心事中的素芳嚇了一跳,腳下一滑,便直直朝樓梯下栽去。

管深想扶已是來不及。

素芳一連滾了幾個台階,才止祝

「你沒事吧?」

「沒……沒事。」素芳齜牙咧嘴爬起。

「好生點看著腳下。」管深搖搖頭,轉身繼續拾階而上。

素芳看著腳邊摔成兩截的平素都捨不得戴的簪花,氣紅了眼。

二樓。

管深躬身上前:「王爺,奴才派去調查那小丫頭的人回來說,並未查到什麼,還需要繼續……」

「安排人去教她規矩了嗎?」卞驚寒自書中徐徐抬起眼,問。

「嗯,按照王爺吩咐,安排彩珠和琳琅過去了。」

昨日,這個男人吩咐他的時候,他還有些不解,一個小丫頭學規矩而已,何須用得著兩個人去教?

不過,很快他就明白過來了。

彩珠是皇上的人,琳琅是太子的人,若那小丫頭果真是哪個王爺的人,就讓她們三人去糾纏,他們靜觀其變。反正彩珠跟琳琅都是大婢女,府中教規矩本就是兩個嬤嬤和幾個大婢女的事,也不會讓人起疑。

是這樣么。

管深張嘴,剛準備再說什麼,忽然聽到下面似乎有人在喚:「管家,管家……」

管深一怔,揚目看向窗外。

一個裹著被褥的小身影入眼,正站在不遠處他的廂房門口。

「好像是那小丫頭。」他回頭,跟卞驚寒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