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051章 只剩一種可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1章 只剩一種可能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歷史穿越

,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最新章節!

卞驚寒和老將軍宮宴結束回府已是下午。

聽說卞驚寒回了廂房,管深便趕緊放了手頭上的活兒前去稟報。

他進去外房的時候,卞驚寒正拿著剪刀在修剪窗台上的一盆盆栽。

「王爺。」對著背影,他施了個禮。

卞驚寒回頭看了他一眼,又轉回去,繼續手中的動作,淡聲開口:「那丫頭怎樣?」

管深愣了愣,有些意外他會先問。

「大夫已經來看過了,說小丫頭傷得不輕,主要是重摔造成的內傷,奴才已經讓人按照大夫開的方子抓了葯,小丫頭也已服了一帖,現下在睡著。」

卞驚寒「嗯」了一聲,「知道了,下去吧。」

管深頷首,本還想再說什麼,想了想,覺得不妥,可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實在忍不住,「王爺,請恕奴才斗膽說一句,那丫頭畢竟還只是個孩子,我們是不是太高估她了?」

卞驚寒拿剪刀的手微微一頓,沒有做聲。

沉寂了好半響,管深以為他不會回答,卻又聽到他一聲喟嘆:「或許吧。」

放下手中剪刀,卞驚寒垂眸看著面前的盆栽,微微眯了鳳目。

或許是他疑心太重、太草木皆兵了。

他何嘗不知道她還只是個孩子?

只是,太多的疑點、太多的巧合、太多的無法解釋,讓他不得不去懷疑。

從未踏進過三王府,與三王府的人從未有過交集,第一次進府就揭穿彩珠、救下佩丫,就好像她親眼目睹了整個事件一般,這是他最不能理解的。

雖然,她說是做夢所得,可這種騙三歲小孩的話,他怎麼可能會信?

他想過,可能是她想救下佩丫,知道平素彩珠對佩丫不好,故意推到彩珠頭上,結果誤打誤撞了事實真相而已。特別是那日,以為佩丫死了,她哭成那個樣子,讓他更加懷疑是如此。

所以,他讓管深去查,佩丫是不是她的親人,她跟佩丫之前是不是認識。

結果並不是,不是親人,也從不認識。

那就只剩一種可能。

她事先知道彩珠進了他的內室。

可問題又來了。

彩珠跟她並不認識,連三王府里的人都不知道的事,她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種種假設,一一推翻,最後只剩下一個。

她是他父皇的人。

彩珠是他父皇的人,進他內室想找什麼東西,想必也是遵他父皇的吩咐,如果她也是他父皇的人,那她知道就不難理解了。

當然,剛開始他也只是如此懷疑而已,直到他突然想起一個人的眼睛,就是在縣衙那日,藏於屏風后偷窺的那隻眼。

分明就是她!

他後來派管深去縣衙查,只查出她是流落街頭,被張山收留而已,並無其他收穫。

既然被張山收留,吃穿不愁,做什麼還要跑出來賣猴子賣自己?

他很難不覺得她是蓄意。

而讓他跟卞驚瀾去那個小縣衙,是他父皇的主意,這又讓他不得不將她跟他父皇聯繫在一起。

只有她是他父皇的人,所有的一切才解釋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