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067章 可是前所未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7章 可是前所未有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最新章節!

管深這才反應過來,連忙緊步跟了上去。

而彩珠卻是未動,盯著地上的弦音,一瞬不瞬,眼睛都能騰出火來,就好似要將弦音身上燒個洞來才肯罷休一般。

直到管深回頭喚她,她才小臉得緊緊地轉身下樓。

心裡卻是越想越不服氣。

她不知道方才卞驚寒跟那死丫頭在做什麼,雖然兩人的樣子,很容易讓人往那方面去想,但是,她也深知卞驚寒的性子,涼薄冷情、生人勿近,何況那死丫頭小得連毛都沒長全,所以,應該是他們誤會了。

但是,有一點卻是肯定的。

卞驚寒竟然脫了自己的外袍蓋在那死丫頭身上,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她不明白那個黃毛丫頭有什麼好,竟然能在短短的時間內討得老將軍和卞驚寒的歡心。

老將軍是個老小孩、老頑童,她尚且還能理解,關鍵是卞驚寒啊,自她進入三王府以來,她就沒見過,有誰讓他這般破例過。

前面,管深跟上卞驚寒,「王爺,剛剛奴才經過鳶尾園,發現鳶尾花有些已經開了。」

卞驚寒腳步微微一頓,似是有些意外:「今年竟開得這麼早。」

「是啊,往年都是五月開,這才四月中,就已經開了。」

「嗯,」卞驚寒繼續往前走:「那你趕快去著手準備賞花會的事情。」

「是1

**

樓上,弦音確定三人都已經離開了,才從地上坐起來,裹著卞驚寒的外袍,淡淡如春日青草般的清香若有似無縈繞在鼻尖,她失神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再次談起這件事是翌日清晨,卞驚寒教她寫她名字的時候。

她藉機跟卞驚寒道了謝,並跟他說,衣服她洗了,等幹了便還給他。

卞驚寒的回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他說,扔了吧。

弦音那個汗啊,說,好好的為何要扔?如果嫌她弄髒了,她已經替他洗乾淨了。

他沒直接回答,而是反過來問她,還記得曬書那日你八爪魚一般吊本王脖子上,本王當時身上穿的那件衣袍嗎?

弦音想了想,記得。

那你後來可曾見本王再穿過?

弦音聽完就無語了,心裡是槽槽的。

原來,還是嫌臟啊!

麻麻地,果然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啊,王爺了不起了?有錢了不起了?這分明就是不知人間疾苦、超級大浪費好嗎?

矯情!

那麼好的衣服,料子精良、做工上乘,她自是不會如他所說給扔了,他不要,她要。

雖然她不能穿,但她想過了,這般華貴的衣袍,拿到當鋪當掉,也絕對能當不少錢。

所以,練字結束的時候,她忍了忍,還是開了口。

「日後王爺再有類似這種扔掉的衣袍,就直接扔給我吧。」

卞驚寒正端著杯盞啜了一口茶,猛地就給嗆了,咳了好久。

**

一連幾日,兩人都相處得還算好,卞驚寒也慢慢地加大了每日學習的量,畢竟不是真的不識字,所以,對她來說,並無多大壓力。

學習結束后,她就聽從管深的安排,在前面給大家幫忙。

因為三王府即將要舉辦一個盛大的賞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