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091章 這樣有意思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1章 這樣有意思嗎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最新章節!

「真的沒事?」卞驚寒凝眸於她的臉上。

她再度搖了搖頭,沒做聲。

卞驚寒又問:「方才那黑衣人意欲何為?是想劫財嗎?還是試圖綁架你拐賣孩童?」

「不是劫財,」弦音依舊是搖頭,有氣無力回道:「不僅沒劫財,還吃飽了撐著給我送財來了。」

邊說,邊從袖袋裡掏出錢袋,朝卞驚寒晃了一下,卻也只晃了一下,就生怕他搶去了似的,攏回進袖中。

「給你送財?」卞驚寒微微眯了眸子,「為何給你送財?」

「因為他是神經病啊1原本怏怏的弦音頓時義憤填膺起來。

「突然衝進來,莫名其妙跟我說了一大堆,說跟我是自己人,還說什麼他的主子讓他來跟我接頭,問我昨日在湖底可曾發現了什麼?誰跟那種神經病是自己人啊?想必他主子也好不到哪裡去,不是精神也不正常,就是痴傻,有病1

卞驚寒嘴角抽抽。

抬手摸了摸鼻尖,他又問她:「那你可跟他說,你看到了什麼?」

「說了呀,說我看到了魚、貝殼、珊瑚水草,還有石頭,再還有」弦音突然踮起腳尖,湊到卞驚寒面前,小聲道:「再還有一個關乎三王爺命運的銅箱子。」

卞驚寒眼波輕斂,並未有過多反應,無震驚,無慍怒,只垂目看向她近在咫尺的小臉,忽而也微低了頭,湊到她的耳邊:「你不會。」

弦音長睫顫了顫,退了回去,「不會什麼?」

「不會說最後那句。」卞驚寒低醇的嗓音很篤定。

尼瑪,既然知道本小姐不會,做什麼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試探?

這樣很好玩嗎?

弦音差點就憤然出口了,想了想,終是強行咽了回去。

是的,方才那黑衣人是卞驚寒的人。

這點是她從黑衣人的眼裡讀出來的。

當然,讀出來的並不止這些,從跟黑衣人的對手中,她一直讀他的心裡,幾乎已知道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卞驚寒懷疑她是太子府、或者哪個王府的人,而昨日落水是她自己故意所為,目的就是為了打探湖底的東西,然後趁賞花會皇帝和所有人都在,將那東西公諸於眾。

所以,今日故意派個黑衣人前來,假意跟她接頭,誘她上鉤自爆。

尼瑪,幸虧她會讀心術,不然,她還真會以為自己這幅身子的原主有什麼見不得光的身份呢。

如此一想,難怪呢。

難怪那日在水下,卞驚寒點了她昏穴,她還以為是怕她醒著上岸,會瞎說自己的背是被他所傷,卻原來還怕她說出水下有銅箱子埃

麻麻地,她還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啊,有必要防賊一般防著她嗎?

防著也就算了,至於要這樣挖空心思試探嗎?

上次懷疑她是皇帝的人,一個試探差點要了她的小命,這次她都傷得差點沒命,又懷疑她是他府的人,那麼下次呢?

下次又會懷疑她是誰?又會如何變著法地橫加試探?

她真的想罵人了。

不,方才在從黑衣人眼中得知他是卞驚寒的人的那一刻,她甚至想殺人。

有意思嗎?

這樣有意思嗎?

她覺得他媽的特別沒意思!

「王爺說得很對,我什麼都沒說,畢竟拿了王爺的封口費不是。」

弦音說完,覺得心很累,轉身想回邊上的椅子坐一會兒,可能久站的緣故,又加上有些心不在焉,腳下忽的一軟,她一個趔趄,眼見著要摔倒,她本能地伸手去抓邊上可以依附的東西。

她抓住卞驚寒手臂的同時,卞驚寒的大掌也攬上她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