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272章 很顯然吧(2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2章 很顯然吧(2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廂房裡,弦音好一會兒才緩過來,從地上爬起,好奇地去看卞驚寒留在桌上的那張紙是什麼。

艾瑪。

赫然是一張五百兩的銀票!

想來應該是將人家的一張軟椅,一張躺椅,還有牆壁弄壞了,留下賠給人家的。

真有錢!

弦音嘖嘖搖頭,轉身出門,走了幾步,腳下又像是被什麼拽住了一樣,挪不動了。

如果自己將那五百兩銀票換成五十兩,是不是太不厚道?

不不不,與廉如開打著行善的幌子沽名釣譽比起來,她這才叫善舉,為民除害。

不對,為民除害這個詞用得不當,有些過了哈哈。反正就是廉如開已經那麼有錢了,今天一番拍賣下來,又不知謀取了多少暴利,她只是順走四百五十兩而已,對他來說完全九牛一毛。

何況,這銀子原本還不是他的,是她家王爺的。

這般想著,她就義無反顧地回了身,非常理所當然地掏出自己袖中的五十兩,將那五百兩換了下來,然後出門,小跑著去追李襄韻。

上了馬車,卞驚寒便掏出一本書在看。

翻過一頁,又翻過一頁,終是「啪」的一聲合上。

心頭的那團火似乎還在燒,怎麼也壓不下去,乾脆丟了書,閉目養神。

他知道自己在生氣,如她所說,生氣她的自以為是,生氣她的擅自離開。

只不過,他生氣的她的自以為是,不是她說的覺得流雲要害她,而是她覺得她能阻止他來雙鹿堂救人,甚至能阻止奸人的陰謀。

而他生氣的她的擅自離開,也不是說她擅自離開仙居屋,而是她擅自離開今早的那家客棧,擅自跑來雙鹿堂。

如果不是她的那一聲「不要過來」,他一直以為站在拍賣台上的是假冒之人,雖然他一上台就發現此人被點了穴,從神態和站立的僵硬就能看出來,但是,他還是沒有想到會是她,因為他覺得她應該不能縮骨。

若不是點穴對於縮骨后的她會很快失效,就如同曾經在三王府,他點了她的睡穴,想看她的鎖骨,她一會兒就醒來了一樣,若不是這樣,她如何能喊那一聲「不要過來」,他如何能知道是她,他又如何能在鐵柱砸下的最後一瞬救下她?

一切都太險了,他無法做到不生氣。

而讓他更生氣的是,她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毫無底線的舉措,對管深的舉措,以及對剛剛那個潑皮無賴的舉措。

竟然當著管深的面不穿衣服!

每每想起這點,他就恨不得捏死她!

還有剛剛那個無賴,雖然他不知道他們之間如何認識,又發生了些什麼,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那個男人口中的綿綿就是她。

最重要的一點,她能縮骨了,那是不是說明她身上的余蠱已經清了?

其實中蠱會導致她不能縮骨這點,他也是後來猜的,因為一路上,她都在想盡一切辦法阻止他來雙鹿堂救人,如果她能縮骨,早就直接變成聶弦音出現在他面前了。

那麼,她的余蠱是誰清的,很顯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