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276章 女子寫的(2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6章 女子寫的(2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回頭,見管深竟不知幾時已經跪下了,弦音心裡一嘆,不情不願地伸手將那本書拿起來。

目光觸及到扉頁上的書名時,她差點一口氣沒抽上來給嗆祝

女誡!

難怪方才這個男人說,女子無才便是德,很多女子不識字,所以這書是字畫版的,原來是專門給女人看的女誡。

對哦,這不應該是給女人看的、教女人規矩的嗎?

用這個教管深?

雖心中疑惑,卻也不敢多問,因為在卞驚寒眼裡,她應該只認識「女」字,「誡」字他還未教過她。

裝作若無其事,她邊翻開第一頁,邊走到管深的面前。

弦音個子矮,管深雖跪著,不用特意抬眼便能看到她手裡的書。

當看到封面上那龍飛鳳舞的女誡二字時,管深可沒像弦音方才那般忍住,而是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嗆住,咳了起來。

弦音抬眸睨了他一眼,自是知道他為何如此。

管家大大,對不住了,都是因為我,才害你罰跪,還讓你一個大男人學這什麼勞什子女誡。

心中不免生出幾分歉意,卻又有些想笑,強行憋住,弦音繼續垂眼看書。

還真是圖文並茂啊!

文自然是文言文。

一看到「漢班昭、曹世叔妻,徐令彪女也,早寡」,弦音頭就大了。

讀書的時候,最討厭這種文言文了,好在自己在現代寫的都是古代言情,有跟度娘了解過女誡,大致講的是什麼,她還是知道的。

第一頁就是介紹女誡七章的由來。

只是,這些要讓她怎麼說出來呢?

難道就直譯,漢朝有個女的姓班名昭,是曹世叔的妻子,也是徐縣縣令班彪的女兒,早年守寡?

可她不識字啊,看圖說話,圖上就只是畫了一個女的,既看不出姓班,也看不出名昭啊,更看不出是誰的妻子誰的女兒

算了,反正重點是後面的七章,這創作背景隨便說說就好了吧。

「咳咳」她清清嗓子,「就是有個女子,有個女子第一頁就是說,這本書是一個女子寫的。」

說完,便將第一頁翻過。

管深:「」

弦音繼續。

可她發現自己無法繼續。

因為第一章她就看不下去。

卑弱第一,講的就是女孩子出生多月,就讓她躺床下,給她紡錘和磚石,躺在床下,以表明她的卑弱,地位低下而給她紡錘磚石,以表明她應該勤勞,晚睡早起地幹活,要忍辱負重、要謙虛恭敬

尼瑪,簡直了!

男人是人,女人就不是人了?

好在她反正不識字,看圖完全可以瞎說。

她「嘶」了聲,皺眉,做冥思狀,然後嘀咕:「圖上畫的是一個女嬰躺在床下,女嬰旁邊放著紡錘和磚石」

隨即恍悟:「懂了,就是說,不能重男輕女,就算生了女兒,也要好生將養,給她玩具任她玩耍」

說完,又兀自嘀咕:「只是,這紡錘當玩具還好,磚石會不會太重了點,這麼小的孩子玩得動嗎?」

管深:「」

卞驚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