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287章 窮得叮噹(3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7章 窮得叮噹(3末)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弦音一震,這個事先還未說好呢,剛準備隨便編個名字,卞驚寒已先出了聲,口氣微涼:「你難道不是叫大哥就行?莫不是準備直呼其名?」

弦音汗了汗。

想想這話似乎也沒毛病,便沒做聲。

秦義笑:「對,大哥,大哥就行。」

秦義介紹完,弦音便對著眾人躬身一鞠,算是行禮,卞驚寒亦是頷了頷首。

而眾人並未起身,只是微微點頭示意,有些人甚至點頭都沒有,眼神也並不友善。

畢竟身份尊貴嘛,可以理解。

秦義指了一處位置,領了他們兄妹二人去坐。

在卞驚寒撩袍坐下的瞬間,秦義忽的想起什麼,笑道:「只聽說一夜之間白頭的,還是第一次見一夜之間黑髮的,不知大哥有什麼秘訣?」

弦音呼吸一滯,尼瑪,忘了這茬兒。

昨日在雙鹿堂,卞驚寒可是一頭銀絲的。

轉眸看向卞驚寒,卻見他不慌不忙,亦是彎唇一笑:「等你幾時生了華髮,我一定將此秘訣傾囊相授。」

弦音:「」

秦義亦是無語了片刻,才笑道:「好啊,一言為定哦。」

也未再多說,起身,回位,喚了春蘭、八一八二上菜、上酒。

因為不同於現代的那種大圓桌,也不是方桌,而是那種每兩人一桌的矮條案,所以,菜都是各人一份。

八一八二負責上菜,春蘭負責斟酒。

太子秦羌坐於最上方,自是從他那裡開始。

春蘭端著托盤從弦音身邊經過時,弦音剛好起身,準備跟右手邊上的秦義說句悄悄話,卻不想正好撞到春蘭,春蘭腳下一踉,手裡的托盤沒端穩,托盤中的酒壺就直直跌落下來。

春蘭嚇住,弦音也嚇住,兩人都驚呼,好在坐於弦音左手邊的卞驚寒眼疾手快,在眼見著酒壺要砸在地上之前,險險地一手接住了酒壺,一手接住了壺蓋。

將壺蓋重新蓋於酒壺上,卞驚寒將其放於春蘭手中的托盤上。

春蘭感激不盡,卞驚寒笑笑坐回位子上。

弦音眸光微閃,也乖巧地坐好,一副不敢再亂動怕闖禍的謹小慎微模樣,心裡卻忍不住在想,卞驚寒應該將還素水放進酒里了吧?

眾人對這個小插曲也未放在心上,因為注意力全部被上到面前的菜式給吸引去了。

一碟白煮豆腐,一碟野菜,一碗稀飯。

所有人都一樣,包括太子秦羌面前的,以及弦音和卞驚寒面前的。

弦音抬手扶了扶額,這秦義真是夠了,裝窮也不至於裝到這種地步吧?

這廂,秦義已經端了杯盞起身。

「各位哥哥姐姐弟弟mimi們,你們千萬不要見怪,我知道你們平日山珍海味慣了,定是看不上這粗茶淡飯,難得一次請你們shngmn吃飯,我也不想這麼上不了檯面,但是,沒辦法啊,誰讓你們的八哥八弟我窮啊,拿不出像樣的東西來,你們剛剛喝的那碧螺春吧,還是上次七妹給我的,還有這酒」

邊說,邊揚了揚手中的杯盞:「這上好的杏花釀是一個月前從二哥那裡拿的,我都捨不得喝,今日派上了用常以我現在的狀況,一個庶人,窮得叮噹響,本不應該貿然請大家前來的,可我想著吧,綿綿這不是有了嗎?不管怎麼說,她懷的是你們的親侄子,總得將她介紹給你們認識認識,反正自家兄弟姐妹的,也知道我的狀況,斷不會嫌棄我的對吧?」

眾人汗。

卞驚寒手裡的杯盞一個沒拿穩,酒水撒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