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295章 竟然醉酒(4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5章 竟然醉酒(4末)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都市言情

弦音是痛醒的。

短暫的昏睡、驟然的疼痛,讓她這樣猛一醒過來,還有些不知身在何處。

片刻的懵怔,惺忪間,男人似是沒穿衣服的身子入眼,她才驚覺過來正在發生著什麼,大驚大駭,又加上大痛,一張臉煞白。

「你」

她難以置信地看著桑腦中昏沉,也腦中空白,她甚至找不到語言,也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這個混蛋、這個混蛋竟然趁她昏睡之際強要了她?!

她被自己的這個認知搞得差點崩潰。

而讓她更崩潰的是,這樣的時候,她竟然又管不住自己的意識和眼皮了,又想睡。

困意襲來,下面的疼痛似乎也淡薄了去,她試圖強撐,卻終是眨巴了幾下眼,再次沉沉昏睡過去。

這次輪到卞驚寒懵了。

其實所有的火,在方才將她撕裂的那一瞬間已然炸開,他反而清醒了不少。

當然,也可能是疼痛讓他清醒。

此時的他就是痛得大汗淋漓,畢竟都是人生的初嘗,而且,她還還是在睡著的情況下。

其實,也是到這時,他才發現她是真的睡著了,而不是故意裝出無謂的樣子。

只是,如此情況下,還能睡著,這個女人的心到底有多大?

這也讓他感覺到了一些挫敗,更讓他生出了幾分狠。

哪怕自己痛,也要弄醒她、痛醒她!

就在他著神經,準備深入的那一刻,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連忙停了動作,伸手探上她的腕。

突突飛快的脈動入上指尖,他瞳孔一斂,震驚。

醉脈?

這個女人竟然醉酒了?!

猶不相信,他又探向她耳後的脈門。

還是醉脈。

卞驚寒汗。

他記得她就只喝了一杯,還不是酒,只是酒度很微的醪糟,竟然就醉成這樣。

看來,她是醫書上寫的那種罕見的沾酒必醉的體質。

得出這個認知,他又想起方才她一直皺眉,一直很痛苦的表情,她還跟他說過,她難受一下子心裡說不出來的感覺,不知該怎麼辦了?

抽身而出的同時,他看到桌布上的那一抹殷紅,如怒放的冬梅一般妍艷。

這邊花廳里,氣氛沉悶。

本也不是他們這些人會吃的飯菜,又加上被這樣的一出一搞,大家幾乎沒人動筷。

作為主人的秦義一副沉默不語、怏怏的模樣,讓大家更是尷尬得很,沒多久就紛紛提出了告辭。

秦義也沒挽留,也未有恭送的意思,沒做聲,一副頹廢至極、生無可戀的模樣。

自是太子秦羌走在最前面,走到花廳的門口,想想還是停住了腳,然後自袖袋裡掏出一張銀票放在門口邊上的案几上。

「去將她尋回來吧。」

見他如此,身後的其他王爺公主,也不能不表示,紛紛解囊放銀票或銀兩。

待所有人離開,腳步聲徹底消失不見,秦義才從座位上起來,看著案几上一摞銀票和銀兩,大步流星上前,開心地喚八一八二:「快,快數數有多少?」

哪裡還有一絲一毫的頹廢之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