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366章 忽然難過(15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6章 忽然難過(15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輕輕推開廂房的門,榻上男人依舊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她眼帘顫了顫,反手將門關上,拾步走過去。

站在床榻邊靜靜地看了他一會兒,看著他雖然蒼白,雖然沒有血色,雖然生氣全無,卻依舊英俊到讓人窒息的臉,心裡說不出來的感覺。

「再見了,卞驚寒。」

她傾身,準備將他的胳膊放到被褥裡面,忽然想起昨日她咬過的腕,便撩了他的衣袖,打算看看傷口。

可能是她撩袖的動作太大,一下子將他袖袋裡的東西給帶了出來,有什麼「噹啷」一聲掉在地上。

她垂目。

是一枚發簪。

熟悉的鳶尾花樣式入眼,弦音眸光一斂,這不是昨日李襄韻拿在手裡跟她細數自己幸福過往的那枚發簪嗎?

彎腰拾起,她發現不是。

昨日李襄韻一直拿在手裡把玩,她看得很清楚,也記得清楚,那枚鳶尾花的花心是紅寶石,而這枚的花心是綠寶石,那枚是簪柄在尾,這枚簪柄在首。

所以,這枚跟李襄韻那枚是一對?

想想也是,這枚卞驚寒隨身隨帶,那枚李襄韻隨身攜帶,可不就是一對,情侶簪呢。

弦音小臉當即就冷了,鼻子里哼哼哼的,甚是不悅地又將那枚發簪放回到他的袖袋裡,動作之大,差點讓發簪划傷他的胳膊。

放回去以後,她又在想,自己在氣什麼呢?

他們兩人的關係她一直知道的呀,而且自己都要走了不是嗎?

哎,速戰速決吧。

自袖中掏出那粒藥丸,送到他的唇邊,她忽然又想,如果解藥是假的怎麼辦?

她已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了一次,別這次又搞個什麼飛機。

想了想,覺得應該不會。

秦羌不像是騙她的,而且,這個男人都已經這樣了,說難聽點,死馬當活馬醫了,還能比現在情況更糟嗎?

這般想著,她又將解藥伸了過去。

只是,不親眼看著他醒來,親眼看著他沒事,她終究還是不放心。

可,如果親眼看到,就等於他也看到她了,她就又走不了了。

怎麼辦?

她得想個辦法,在他看不到她的情況下,她能看到他!

直起腰身,她環顧了一下屋內,躲在某處,肯定不現實,她又拉門看了看走廊,在外面也不行,關了門,她走到窗邊,入目是外面街道的街景。

她轉身,視線所及範圍之內,驀地瞥見窗布下方的地方有個彩色的東西,因為窗布一直垂墜於地,將此物掩住,正好她這個位置才能看到。

眸光一動,她彎腰拾起。

赫然是那日她送給卞驚寒的那個小面人。

只是

只是已經面目全非,完全不成樣子了,大概是被扔在這窗腳下,被人踩來踩去。

弦音拿手拂著上面的灰塵,忽然好難過。

因為是面人,上面很多的灰塵臟污已經拂不掉了。

哎。

她也不拂了,就拿著那個面人獃獃地站在那裡,生著悶氣。

尼瑪,就算將自己同李襄韻的信物視若珍寶,對她送的東西不當回事,也不應該這樣對待這個面人吧?

這面人又不是捏的別人,是他,是他,是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