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392章 快幫我打(2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2章 快幫我打(2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管深看了她一眼,「好,」轉身拉了雅閣的門出去。

茶樓的設計是那種複式的,出門的走廊就可以看到樓下的大堂,管深揚目搜尋了一圈,見到那個小二,便喚了對方:「小二、喂、你1

小二抬頭見是他,朝他揚了揚手裡的托盤,「請稍等,馬上便來。」

管深轉身回了雅閣,跟李襄韻道:「小二一會兒就來。」

「嗯,」李襄韻彎彎唇,「多謝。」

沒多久,小二就來了,「請問客官有何吩咐?」

「不好意思,方才你問耳環的時候我還沒想起來自己袖子里還有一副,剛剛意識到看了看,只剩下一隻了,所以,那隻耳環應該是我」

「哦哦哦,沒事,小的還揣著呢,姑娘收好,別再掉了。」

小二從袖子里將那枚耳環拿出來,遞給李襄韻,李襄韻五指一收,攥在掌心,「謝謝。」

「不客氣不客氣,請問還有其他什麼需要嗎?」

「沒有了,有需要會叫你。」管深答道。

「那小的就告退了。」

小二出去帶shngmn。

雅閣里再次靜了下來,李襄韻心中略一沉吟,五指便不動聲色地用了內力幾分,感覺到掌心的耳環已然變了形,她才幽幽嘆出一口氣來。

「哎,也不知這耳環是幾時掉的,都被踩壞了,平素最喜歡這幅了」

說完,又是一聲甚是惋惜的輕嘆。

其實,她了解卞驚寒,深知他的性子絕對不是那種會回她,壞了便壞了,幾時買一副送給你的人,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想來想去,就說了這麼一句,來打破沉默和沉悶。

多少還是存著一些期盼吧。

期盼著說者有意,聽者也能有心。

指不定他回頭就真的送一副耳環給她呢。

腦子裡浮現出那夜逛夜市,呂言意踩了秦心柔的簪子,他賠了五千兩跟秦心柔,將她的另一枚簪子也買了下來,拉了呂言意去踩的情景。

也就是這時,她終於明白過來自己為何會說這句話了。

並未得到任何回應,就連管深和薛富也都不敢輕易接話,她彎了彎唇,意料之中,不急,她不急。

將耳環攏入袖中,她剛準備找點別的話說說,臉上驟然一癢,抬手拂了拂。

可手還未拿開,額頭上也傳來一陣癢意,還有下巴上,像是有蚊蟲叮咬。

她蹙了蹙眉,這才初夏呢,而且青天白日的,竟就有了蚊子。

用衣袖整個拂了拂,卻並沒有將蚊蟲拂開,臉上、脖子上,還有手背上,多處都傳來癢意。

這種感覺最難受了,要命的是,她的眼睛還看不到。

「怎麼會有蚊子?」

李襄韻覺得自己要瘋了,邊揮衣袖企圖將蚊子趕走,邊抱怨出聲。

管深和薛富聞言,朝她看過來,雙雙被入眼的一幕給驚呆了。

蚊蟲!不對,應該說是蚊群,因為至少不下十隻,正圍繞著李襄韻身遭盤旋,而此時的李襄韻早已沒了往日的穩重之姿,正各種狼狽凌亂地拂袖驅趕,小臉上都是紅點,髮髻也歪了

直到李襄韻略帶哭腔地喊了一句:「快幫我打呀1管深和薛富才回過神來,連忙上前,用袖風掌風幫著一起驅趕。

見這些蚊蟲就像是認準了目標一樣鍥而不捨,李襄韻的臉上脖子上手背上早已紅點密布,管深跟薛富真是詫異得不行。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那麼多蚊子?這不是還沒到夏日嗎?」

「是啊,關鍵現在還是大白天的。」

兩人邊驅趕邊疑惑出聲。

三人的動靜太大,又是掌風,又是袖風,還不時「啪啪啪」拍打的聲音,卞驚寒回過頭來。

見三人群魔亂舞一般,蹙眉:「你們在做什麼?」

李襄韻感覺到自己真的要哭了:「有蚊子,好多蚊子。」

其實,卞驚寒剛問完,就發現了,俊臉上同樣露出訝異的表情。

輕凝了眸光觀察了一瞬,發現那些蚊子就只叮李襄韻一個人,並不叮咬管深和薛富,他站在這裡,亦沒有一隻蚊子過來。

「你是不是擦什麼香了,招惹蚊蟲的。」他問。

李襄韻被咬得不行了,丑得不能見人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那種鑽心的癢簡直不能忍受,她乾脆蹲下身,抱頭將臉埋入膝蓋中。

嗡里嗡氣、委屈至極的聲音透過膝蓋和衣裙傳出來:「三爺應該知道的,襄韻從不擦那些香。」

卞驚寒又盯著那些蚊蟲靜看了片刻,鳳目微微眯起,眸色轉深。

「王爺,會不會是這間雅閣不幹凈,有什麼惹蚊子的,要不,奴才讓小二換一間?」

管深環顧了一圈,其實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卞驚寒沒有回答,返身,揚袖劈出一股掌風,從最左邊的窗往最右的窗一橫掃,一排洞開的窗戶便「」相繼關上。

然後,他再轉身,又帶出一道袖風揮向那些糾纏不去的蚊蟲,管深和薛富見狀,連忙跟著一起打殺。

門窗緊閉,外面的蚊蟲飛不進來,里廂的很快被幾人消滅。

周遭終於安靜了下來。

李襄韻依舊蹲在那裡埋首不敢抬,她能想象自己此時此刻的慘狀。

而且,她癢啊!

如今完全憑的是一股內力在讓自己忍著,就是不想讓他看到自己各種抓耳撓腮的醜態。

可是,她已經快不住了。

卞驚寒瞥了她一眼,自袖中掏出一個小瓷**遞給管深:「這是驅蟲葯,灑在李姑娘的身上,帶她去附近的醫館看看。」

「是1

管深領命。

卞驚寒又吩咐薛富:「你也一起去吧。」

兩人虛虛地扶著李襄韻準備出門,卞驚寒忽然想起什麼,「等等1

三人一怔,李襄韻不敢回頭,剛想掏出一方帕子掩在臉上,卞驚寒先出了聲:「將方才小二拾到的那枚耳環,是耳環吧,給本王看看。」

李襄韻一震。

狂喜排山倒海一般從心底席捲而來,她有些難以置信。

果然,果然他都聽到了,就算他站在窗邊沒有回頭,一切他都聽在耳里。

讓他看看?讓他看看是準備重新給她做一副?

不過,她也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他懷疑這些蚊蟲跟這枚耳環有關?

想到這裡,她心裡咯一下,連忙自袖中將那枚耳環掏出來,反手遞到身後。

卞驚寒伸手接過,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