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393章 (3末)【八千字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3章 (3末)【八千字畢】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武俠修真

一枚變形厲害、完全辨不出什花樣的耳環入眼,卞驚寒眸光輕凝了幾分。

前後看看,又將那枚耳環遞到鼻尖下面,輕輕嗅了嗅。

並未嗅到任何異樣。

「拿回去吧。」卞驚寒聲音淡淡,沒有一絲情緒微瀾,將耳環還給了李襄韻,並吩咐他們:「去吧。」

李襄韻的心緒卻是難以抑制地再次大動起來。

耳環沒有問題,所以,還是她猜測的第一種可能嗎?

待三人走後,卞驚寒一人站在那裡好一會兒沒有動。

蚊蟲原本沒有,後來才有,來得蹊蹺,不叮他、不叮管深和薛富,只叮李襄韻一人,更是不正常。

而他們在這間雅閣裡面從未移動過,甚至連茶水都沒有碰,也沒有外人進來過,唯一進來的只有小二,而跟李襄韻有關的,只有小二給她的那副耳環。

耳環上的確看不出什麼,不過,無色無味的葯,這世上很多,他也見識過不少。

所以

眼波一斂,他很肯定這是一場蓄謀。

只是,對方的目的是什麼呢?

顯然,不是要李襄韻的性命,也不是要他們的性命。

想要他們關窗?

不,不是這種,他們剛開此鎮,並無什麼人知曉,也更無什麼人認識,最重要的,讓他們關窗的意義何在?

所以

驀地想起管深的一句話:王爺,會不會是這間雅閣不幹凈,有什麼惹蚊子的,要不,奴才讓小二換一間?

換一間?

對方的目的是這間雅閣?想要讓他們換一間?

是了,他又想起,小二上茶的時候還未進來在門口,似是跟誰說了句:這間雅閣已經有客人了。

為何必須要這間雅閣呢?

他舉目四望。

並未有什麼特別的發現。

靜默了片刻,他唇角一勾,好,既然如此處心積慮,他便成全對方,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又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目的?

舉步下樓,鳳目一掃大堂,他衣袂翩躚,出了君悅茶樓,假意朝最近的醫館而去。

弦音鬱悶地站在茶樓外的另一邊,仰臉望著那間雅閣。

尼瑪,門緊閉也就算了,窗還關得那麼嚴實,一定是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怎麼還不結束,怎麼還不走人呢?

眼見著賭局馬上就要開始了,這可怎麼辦啊?

正街那邊傳來一陣喧鬧,她探頭,見是幾人帶著一批小孩入了君悅茶樓,艾瑪,她呼吸一滯,賭局真要開始了,啊啊啊啊啊!

心裡極度崩潰,卻也不敢耽擱,連忙跑過去隨大家一起進了門。

入了大堂,她憤憤抬眼看向樓上那間跟她犯沖的雅閣,赫然發現雅閣竟然大門洞開。

她瞳孔一斂,什麼情況?

客人已經走了?

就她出去找厲神醫,厲神醫給她解決蚊子的問題,然後她又繞著君悅茶樓外轉一圈想找找什麼辦法的時間,這些人就喝完茶走人了?

心中狂喜,她飛快地從一群小孩子身邊擠過,咚咚咚疾步上樓。

見雅閣裡面果然空無一人,她眸色一喜,抬腳就邁了進去。

右腳在前,腳脖處驀地傳來一陣刺痛,與此同時,被什麼東西一絆,她聽到「」的一聲,還沒意識過來是身後的門驟然被關上了,她已直直撲跌在地上,摔了個狗啃泥:「哎唷1

好痛!

腳脖處好痛。

齜牙咧嘴爬起來,她赫然發現自己右腳腳脖處的褻褲褲管竟然被割了一個很大的口子,褲管擼起來,腳脖處一條細而深的血痕入眼,她瞳孔一斂,尼瑪,她扭頭去看。

是一根細絲,很細很細幾乎透明的絲,比現代的釣魚絲還要細,橫系在門裡的位置,也不知道怎麼纏繞的,她一絆,門就被帶上了,細絲已斷。

難怪會那麼痛,腳脖沒有被直接割斷已是萬幸,畢竟她抬腳前走的慣力不大,她曾在電視上看到過有人騎馬狂奔,被拉起的細絲橫著割喉,頭直接掉了。

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出了一身冷汗,痛的,也是嚇的。

「誰他媽這麼缺德做這種事情啊?」

剛咒罵出聲,她猛地意識過來,艾瑪,陷阱!

不久前小二進來不是還沒有嗎?

定然是這間雅閣里的人發現了什麼,故意離開,又故意布下陷阱,就等著她來?不,也可能不是等著她來,是等著別人來,反正對方肯定是有目的,有目標的,不然不會搞這個。

引君入瓮!

完了,她不會誤入了別人的局,讓別人當成請入瓮的那個「君」吧?

嚇得連忙從地上爬起來,也顧不上腳脖上的劇痛了,連跳帶瘸地就想拉門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艾瑪,不行!

腳一絆,門被帶關上,明顯對方想要來個瓮中捉鱉啊!

說不定人家就在門口等著呢。

雖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但是,她現在惹不起任何是非啊,何況她還做了虧心事不是。

她甚至懷疑這間雅閣的人那麼急著離開,就是其中的女的摸了那個耳環,招來了蚊蟲。

不然做什麼天氣那麼好,窗門關成那樣?

那現在用細絲搞這些飛機,是不是就是專門為了抓她呀?

那就惹上dm煩了。

正想著,突聞一陣腳步聲朝門口的方向而來,她呼吸一滯,本能地就想藏,可雅閣里除了桌椅還是桌椅,一眼望對穿,哪裡有藏身之地?

跟隔壁雅閣相鄰牆上方的那個通風小窗,她若縮骨,倒是能鑽過去,可是她不會輕功,瞬間也爬不上那麼高啊!

情急之下,驀地想起方才在樓下外面看到的,這間雅閣的窗外是有排水檐的。

在大門被外面的人推開的前一瞬,她輕輕打開一扇窗,翻窗而出,並忍著腳脖的劇痛,貓著身子小心翼翼地順著排水檐往最北面走。

方才轉了一圈,見這間茶樓的最北面有兩棵梧桐樹,正枝繁葉茂,遮住了北面的排水檐,適合暫時藏身一下。

這廂,推門而入的是一個小女孩,約莫六七歲的樣子。

她瞅了瞅雅閣內,見沒人,返身關了門,見有一扇窗開著,又走過去將窗門關上,然後開始艱難地移動桌子。

將桌子移到有通風小窗的那面牆邊,又摞了一張椅子於桌上,再摞一張小凳於椅子上,她爬上去,攀上牆上方的那扇小窗。

她娘收了蘇公子的銀子,聽說蘇公子今日跟一位萬公子打賭,賭隔壁的小孩子是單是雙。

她娘讓她趴在小窗上看好,看裡面的小孩子是雙數還是單數,如果是單數就將這間雅閣的一扇窗打開,如果是雙數,就打開這間雅閣的兩扇窗,如果被人發現,就只管哭,說自己只是貪玩。

卞驚寒自是沒有去醫館,走了一段路,見沒有尾巴,他便折了回來。

他倒到底誰非要那間雅閣,要那間雅閣又是做什麼

樓梯對著的是東雅閣,也就是他那間雅閣隔壁的雅閣,一上樓就見裡面咿咿呀呀唱著戲,似乎還有很多小孩子,門口也圍了不少人,大人小孩。

他蹙了蹙眉經過門前,走向自己的雅閣。

雅閣的門是關著的,他輕輕推開,細繩已經斷了,他眸光一斂,果然已經有人進來過,視線所及範圍之內,桌摞椅,椅摞凳入眼,他一怔,抬眸,便看到了那抹拚命朝牆上方那孔小窗里爬的身影。

弦音!

他心口一撞,也顧不上去細看,更顧不上多想,心跳踉蹌間,身子就已經當即做出了反應,腳尖一點,飛身而起,伸出大手將那抹小身影直接從小窗上給擰了下來。

「有沒有傷到?有沒有傷到腳?」

剛一將小女孩放下,他就急切地低頭去撩小女孩的裙裾和褲管,看她有沒有受傷。

小女孩哪知發生了什麼,又是被拽下,又是被撩衣服的,早已嚇得不輕,「哇」的一聲哭出來。

卞驚寒落在小女孩褲管上的大手一頓,愕然抬眼。

陌生的眉目入眼,他怔了怔。

不是她!

心中說不出來的感覺,唯一他說的出來的,也很明確的,那便是失望。

還以為是她呢。

那一瞬間的激動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刻有多激動,這一刻便有多失望。

垂眸彎了彎唇,他鬆手直起腰身。

小女孩還在哭,害怕地看著他,一邊哭,一邊抬手抹淚。

「別哭1卞驚寒蹙眉沉聲。

他最不喜小孩子這般。

可小女孩哪會聽他話,被他這般臉一冷語氣一冷地搞一句,哭得更凶了。

卞驚寒俊眉就皺成了小山。

「你為何在這裡?為何要爬那麼高?」卞驚寒問她。

「好玩」小女孩哭唧唧說了兩個字,就不說話了,只管哭。

「你家大人呢?」

小女孩依舊只是哭。

卞驚寒抬手扶額。

「那你進來的時候,有沒有傷到?」

小女孩一直哭,眼淚就像是出閘的洪水,嘩啦啦往眼眶外漫。

卞驚寒有些頭痛,再次蹲下了身,確認小女孩的腳脖。

他搞個機關,只是想對付一下設計他們的人,若將這麼小的孩子給搞受傷了,那就有點

讓他意外的是,小女孩的腳脖完好,沒有一絲絲受傷,兩隻腳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

雖然三更,卻是八千字哈,另外,孩紙們莫急,兩隻明天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