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394章 來不及了(1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4章 來不及了(1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側首,他又看向門裡的細絲,細絲已斷,明顯是受過力的。

「在你之前有沒有人進來過?」他又問向小女孩。

小女孩只管一個勁哭,再也不開口做聲。

卞驚寒一個頭兩個大,哄人這種事情他根本不會,乾脆猛地一吼:「再不說話我就殺了你1

小女孩嚇了一大跳,不僅不說話了,連哭都不敢哭了,就站在那裡,滿眼驚恐地看著他,鼻子一抽一抽的。

卞驚寒覺得自己的一點耐心都要被她磨乾淨了。

「不說是吧?好,不說我就帶你去見官,到時候看你說不說1

對付小孩子,除了嚇唬,他好像找不到別的辦法。

攥了小女孩的胳膊,他剛準備拉著她往外走,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急急忙忙闖進來。

「哎呀,薇薇,你怎麼跑這裡來了?娘到處找你!你貪玩也要跟娘說一聲啊,就這樣一聲不吭就不見了,不知道娘著急嗎?」

女人一通數落,這才看到卞驚寒,目光落在卞驚寒攥著小女孩胳膊的大手上,片刻,又疑惑問向卞驚寒:「這是是不是薇薇調皮搗蛋給這位爺惹什麼麻煩了?」

卞驚寒沒做聲。

女人又趕緊道:「如果是,我給爺道歉,小孩子不懂事,還請這位爺不要跟她一般見識,回去以後我一定好好教訓教訓她,讓她長點記性。」

女人一邊說一邊不停鞠躬。

卞驚寒鬆了手。

小女孩便趕緊跑去女人身邊。

女人有些意外,還以為要費一番口舌,沒想到這個男人什麼都沒說,就放了這丫頭。

「謝謝謝謝,謝謝這位爺大人大量。」

連聲致謝完,女人便拉著小女孩罵罵咧咧地走了。

卞驚寒站在雅閣里,看了看摞起的桌椅,又抬眸看了看那個小窗,眸光一斂,拾步出門。

茶樓外的拐角僻靜處,女人正在教訓小女孩。

「方才那人有沒有發現你在做什麼?」

小女孩眼睛紅紅地搖搖頭:「我聽娘的話,什麼都沒說,就說好玩兒」

「嗯,那就好,」女人點點頭,「隔壁結束了嗎?有沒有看清是雙數,還是單數,如果看清楚了,就不行,那個男人還在,現在沒法回去通過開雅閣的窗告訴蘇公子了,娘再想別的辦法通知到蘇公子。」

小女孩又搖頭:「我還沒來得及數」

「啊?那怎麼辦?」女人一聽就有些來氣了,「我們都拿了人家蘇公子的銀子了,卻沒幫他將事情辦好,這下好了,銀子還沒捂熱,就得退給人家了。」

女人再度罵罵咧咧,這次是真罵,攥著小女孩憤憤不平地離開。

卞驚寒從拐角處走出來。

方才母女二人的話,他都聽在耳里。

就知道不會小孩貪玩那般簡單,所以,他才跟了出來。

大概理了一下信息,他回到茶樓大堂,問掌柜:「請問,東雅閣里在做什麼?」

掌柜告訴他,那是對面天旺賭館在賭的一個賭項,今日一位萬公子和一位蘇公子在比試,坐於賭館,觀君悅茶樓東閣,東閣里折子戲上演之時,會有孩童進進出出,幾進幾齣,最後猜剩下孩童是單是雙。

原來如此。

所以,那個小女孩是來幫其中一位賭徒蘇公子zub的?

難怪那般處心積慮要他那間雅閣!

只是,她的腳脖怎麼沒有受傷?

難道是那個女人帶小女孩進去的,那個女人受了傷?

可看她又不像受傷的樣子。

這一點沒有想通,卞驚寒也不打算再去想通了,他的正事還沒辦呢,他還要找人,他沒有時間了,確切地說,是某個女人沒有時間了。

拾步上樓,再次回到自己的那間雅閣。

他想好了,再仔細觀察神醫府的一舉一動,若午膳后,還沒有任何發現,他就只得登門造訪了。

拾步朝緊閉的窗邊走去。

而弦音此刻正好回到此間雅閣的窗外邊,心想著自己已經避了不短的時間,應該危機已過吧。

而且,估摸著時間,折子戲那邊該輪到她上場了,若錯過了上場機會,一切都等於零。

正準備伸手開窗,忽然意識過來一個問題。

方才她翻窗而出的時候,根本沒顧不上關窗的呀,也就是說,應該這扇窗是開著的才對,怎麼給關上了?雅閣里有人?

剛貼過去想附耳聽一聽裡面的動靜,就在這個時候,窗門驀地自雅閣里被人推開,她猝不及防,便一把被驟開的窗門給推落下了排水檐,直直往一樓墜去。

差點驚呼出聲,緊急咬了唇,電光火石之間,她意識到自己砸落於地,必定聲響不小,定會驚動開窗之人,於是在墜落到一樓的時候,見到一根廊柱,便拼了全力將其抱住,讓自己的身子掛在上面,不砸落於地,便快速將身子挪向里側。

二樓,卞驚寒感覺推窗門的時候似是有異,怔了一下,看了看窗門,又垂目朝下面看了看,並未發現有什麼,便沒有在意,揚目看向不遠處的神醫府。

弦音掛在廊柱上,心面那是成千上萬隻羊駝呼嘯而過。

尼瑪,今日出門真是沒看黃曆啊,只有倒了八輩子血霉的人,才會像她這樣吧,什麼不好的事都能讓她遇上。

現在是,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好的,哪哪兒都痛。

左側腦門痛,方才那窗門如此一開,雖然她條件反射地去躲,還是撞到了她的太陽穴上。

右腳腳脖子那裡就更不用說了,那是鑽心的痛,痛得她甚至懷疑那裡會不會斷。

還有一雙手,那般緊急地抓抱這根廊柱,廊柱雖上了光漆,但是木質的紋理還是很粗糙的,她的一雙手心此刻是灼痛無比。

完了,折子戲!

要來不及了!

顧不上身上多處的疼痛,呲溜一下子從廊柱上滑下,她一瘸一拐地快速從大門入了茶樓。

然,還是遲了,還是遲了一步。

裡面的折子戲已經表演完畢,小孩子也都站在裡面,門口幾個彪形大漢把守,等著天旺賭館那邊的兩人給dn,然後揭曉結果。

那一刻,弦音絕望得想哭。

真是天要亡她嗎?

厲神醫的意思很明確,今日這事成,他便給她解毒,不成,她就自求多福。

結果,結果

這一上午都叫乾的什麼事兒啊!為什麼越想努力做好的事情,最後反而成了這個樣子?

所以,現在只能聽天由命了是嗎?

畢竟是單是雙,各佔百分之五十的幾率,現在只能惟願,蒼天垂憐,能是他們的那個百分之五十是嗎?

不行!

她不能賭!

因為她輸不起,輸的,就是她的命。

不是做賭的雙方還沒有給dn嗎?不是最終的結果還沒有揭曉嗎?

她得趕快想個辦法搞清楚裡面到底是雙還是單,然後將信息快速傳達給神醫,最終的結果,只要神醫贏就行。

略一思忖,她故意對著裡面道了句:「原來是雙數啊,也不知道天旺那邊誰猜的是雙?」

裡面幾個唱折子戲的大人聞聲都回過頭來,她便與那個唱青衣的、貌似是領頭的男人對上了視線,並快速從他的眼裡讀出了一條心裡。

這個女人從哪裡看到的是雙,明明是單。

弦音心裡一聲哀嚎,扭頭就跑。

果然,果然不能賭,果然上天不會站在她這邊給她那百分之五十的幾率,結果是單!

神醫說過,他只管猜雙!

得趕快去通知神醫,結果是單。

顧不上腳痛,完全顧不上,她快速出了君悅茶樓。

天旺賭館的二樓,厲神醫和蘇公子面對而坐,聞香品茗,賭館的老闆微微笑:「二位公子可想好dn,時辰差不多了。」

厲神醫沒做聲,一副胸有成竹之姿。

蘇公子微微揚目,看向君悅茶樓。

雖然與賭館這邊正面相對的是唱折子戲的東閣,看不到其餘的三個方位的雅閣,但是,若與東閣左右相鄰的南閣和北閣開窗的話,視線之內,是可以看到窗門的。

南閣打開的窗門入眼,蘇公子唇角輕勾,dn已然於心。

在賭館老闆,以及專門請來的幾位見證人的見證下,雙方給出了dn。

此賭項是,若雙方給出不同的dn,則揭曉結果,賭局結束,若雙方給出的dn是一樣的,則再比一局。

弦音這廂剛穿過馬路,入了賭館大門,就聽到「當」一聲鑼響,她腳步一滯,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神醫說過,鑼響為號,賭局結束。

賭局就這樣結束了?她還沒來得及將信息傳給厲神醫呢。

上天果然是不給她一絲機會。

弦音身子一頹,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

南閣的窗邊,卞驚寒自是也聽到了鑼響,想必這是那什麼天旺賭場里賭局結束的聲音。

不知會是一個什麼結果呢?

唇角輕勾,他略略垂目,驀地,一樓廊柱外的花叢里,花草半遮半掩間,一枚顏色鮮艷的東西入眼,他呼吸一滯。

面人!

第一反應探向自己的衣袖,以為自己掃袖風關窗時將袖袋裡的面人甩了出去而不自知。

熟悉的觸感入手,不,不是他的,他的還在!

腳尖一點,他飛窗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