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397章 這位是(1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7章 這位是(1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歷史穿越

若不是連忙扶住門框,她鐵定摔個狗啃泥。

可是她的腳趾頭喲。

那日在太子府踢門受的傷還未好全,如今又這般一踢,簡直了,連帶著腳脖子那裡的傷口都痛得鑽心。

手心背心都是冷汗,可是此時她卻還顧不上這些,她做夢也想不到在這裡碰到卞驚寒。

為何他們會來了此地?

為何他們會來這賭館?

所以,那個賭遍天下無敵手的男人,就是卞驚寒?

她又震驚又慌亂,還是厲神醫回頭扶了她的手臂:「沒事吧?」她才強自讓自己鎮定下來。

木事木事,他們認不出她呢,她戴著minp呢。

見她站穩,神醫便鬆了她的手臂,徑直走到桌子的另一邊,一撩袍角坐下。

「聽說這位公子賭術超群,萬某特來討教一二,不知公子如何稱呼?」

弦音也護著腳上的痛,一瘸一瘸走過去,坐在了神醫的邊上。

感覺到有誰的目光深凝,她抬眼,便撞上卞驚寒堪堪瞥過來的視線,四目相撞,她不動聲色撇開。

才幾日不見,他好像瘦了。

是因為裂遲剛解的原因嗎?

不過,饒是如此,他依舊是英氣逼人、俊美得無法比擬,雖未看他,可他卻在她眼角餘光所及的範圍之內。

她看到他在看她,她便看向其他三人。

管深和薛富還是老樣子,兩人的目光此時都落在神醫身上,而李襄韻

讓她意外的,李襄韻的眼睛竟還沒有好。

「公子不說話,是不屑賜教嗎?」

厲神醫再度出聲,將弦音的思緒拉了回來。

對面卞驚寒似是也才回過神的樣子,唇角一勾,笑道:「哪裡?聽說今日萬公子贏得大局,那才是賭術了得,所以,賜教二字斷不敢當,切磋,切磋而已。」

「公子如何稱呼?」

「韓。」

寒?弦音汗,這個男人竟然直接將自己的名字告訴了出來。

「韓公子,幸會。」厲神醫抱拳。

卞驚寒也優雅地略略一抱拳,末了,忽然揚手一指:「這位是」

弦音呼吸一滯。

尼瑪,問她作甚?厲神醫也沒問他管深薛富、李襄韻是誰不是。

厲神醫微微一笑:「這丫頭只是來看熱鬧的,韓公子不必在意。」

弦音在心裡默默地給神醫點了個贊。

卞驚寒也未在她身上多問,而是問了神醫另一個問題:「聽說萬公子是神醫府的人?」

弦音眸光微微一閃,這男人聰明過人,不會已知神醫身份吧?

后又覺得不會,神醫平素喬裝得那般滴水不漏,就連這賭館里的人每日每日跟她打交道,都無人知曉,卞驚寒不可能知道。

厲神醫回得也快:「不好意思,萬某是哪裡人似乎跟賭局沒有什麼關係吧?萬某不是也沒問韓公子來自哪裡嗎?賭桌上越賭服輸,銀兩足夠,不欠債不抵賴就行了,對吧?」

艾瑪,弦音再次默默地為厲神醫點了個大大的贊。

被如此一懟,卞驚寒也未見慍色,連絲毫尷尬之色都沒有,反而輕勾了唇角,煞有介事地點點頭,非常認可地道:「對,萬公子所言極是。」

「那我們賭什麼?」厲神醫直奔主題。

「隨便,韓某初涉賭場,對這些一知半解,聽說萬公子是此館常客,經驗老道,所以,一切聽萬公子的,萬公子想賭什麼,怎樣賭,韓某一定奉陪到底。」

厲神醫笑:「韓公子謙虛了,一知半解,還能無一敵手?」

「不過亂拳打死老師傅,僥倖而已。」卞驚寒亦微微笑。

弦音坐在邊上,聽著兩人的寒暄都替他們累,不過,她也沒閑著,一直在想此人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難道也是為神醫而來?

可是他身上的毒不是已經解了嗎?

為李襄韻?要找神醫給李襄韻醫治眼睛?

厲神醫和卞驚寒的對話還在繼續。

「當真聽萬某的嗎?」

「當然。」

「好,那萬某就恭敬不如從命,要不,就賭」厲神醫聲音微頓,假裝略一思忖。

其實,來的路上她們就已經說好賭什麼了。

「就賭最最簡單的,猜大校」厲神醫揚手指了指兩rnmin前桌上的一個骰盅。

卞驚寒說:「好。」

見他答應得爽快,厲神醫唇角一勾,起身將骰盅從桌上往自己面前一移,掀開看了看:「六粒骰子一起玩,一方搖骰,一方猜大小,十八點為半數,過半則大,未過半則小,每人一輪,輪流坐莊,先賭十輪,一輪的賭注是」

眼尾一掃邊上的弦音,厲神醫胸有成竹道:「一千兩銀子,如何?」

管深和薛富大駭,連李襄韻都露出震驚的表情。

一千兩?

一次就一千兩!十次就是一萬兩!方才幾十兩一百兩的,他們都就覺得太大,現在一下子就一千兩,還一口氣賭十次!

然,卞驚寒眼波都未動一下,說:「好1

「韓公子真是痛快人1厲神醫朝卞驚寒豎了豎大拇指,「那,誰先搖?」

問話的同時,厲神醫腳下碰了碰弦音,提醒她要開始了,讓她看好。

弦音正在神遊想著亂七八糟的事呢,壓根沒聽到他們說什麼,被這一碰,才回過神來。

聽到神醫道:「這樣,韓公子方才也說了,自己初涉賭場,而萬某我已是這賭場的老油條,客人為先,韓公子先搖坐莊,萬某來猜大小,萬某猜錯,即付韓公子一千兩,萬某猜對,韓公子即刻兌現萬某一千兩,如何?」

卞驚寒含笑點頭:「好。」

弦音卻是小臉都白了,趕緊在桌下踢了踢厲神醫的腳。

她忘了一件最最最要命的事啊,她的讀心術,對所有人都有效,唯獨對卞驚寒不行啊啊啊啊啊!

厲神醫不知何意,側首瞥了瞥她,而那方卞驚寒已經起身將骰盅移了過去,抓起,墨袖一揚,搖動,一陣清脆碰撞聲之後,骰盅被扣於桌上,動作一氣呵成。

略略垂目,掀起一尾縫隙看了看,卞驚寒抬眼,朝她們這邊看過來:「萬公子,請猜1

厲神醫做冥思狀,眼角餘光則是留意著身側的弦音,因為來時她們已經說好,若是大,弦音看向大門,若是小,弦音看向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