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398章 我有辦法(2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8章 我有辦法(2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弦音覺得自己快要瘋了,見卞驚寒正好朝自己看過來,她也趕緊凝神望進他的眼底試了試,心想著說不定以前不行,今日突然就行了也不是不可能。

然,除了深邃如潭,她什麼都沒看到。

只得腳下又碰了碰厲神醫,並看向她,想暗示她自己不行。

可大概是為了避嫌,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是zub,厲神醫並不朝她看。

她一想,雖然她不朝她看,但既然在等著她給dn,那眼角餘光也一定是瞥著她的,於是,她用頭指了指門口,告訴她出去一下。

她必須將這個情況跟她說清楚啊,不然一下就一千兩,一下就一千兩,太可怕了。

然,就是她用頭指了指門口的這個動作,被厲神醫誤解為她看向大門,遂唇角一勾,dn出口:「大1

弦音:「」

這才意識過來自己做了什麼。

冷汗涔涔,雙眼盯著卞驚寒手中的骰盅,心裡默念祈禱著:大,大,大!

卞驚寒微微一笑,揚手拿起骰盅,六粒骰子靜陳。

眾人全都看過去。

弦音只差站起來了。

六面點數快速一加。

十五!弦音呼吸一滯,所以,是小?她白著小臉看向厲神醫,厲神醫一副驚訝和難以置信的表情,然後疑惑轉眸,看向她。

怎麼回事?你不是告訴我大嗎?怎麼是小?

讓弦音抓狂的是,她能看到厲神醫的心裡,厲神醫看不到她的,她無法跟她說明情況啊!

不行,再這樣繼續下去,厲神醫肯定會輸光光。

沒有辦法,她只得起身,剛準備說自己去一趟茅廁,驀地想起自己一出聲他們必定就能認出來。

就算貼了minp,小弦音的聲音就是小弦音的聲音,她又不會口技變音,哪怕捏著嗓子,卞驚寒那種觀察入微、心細如塵的男人也一定能識出來。

只得緊急將脫口而出的話語收住,什麼都沒說,就徑直一瘸一瘸地出了門。

厲神醫莫名,但是知道弦音如此舉措必定事出有因,遂對著卞驚寒歉意一笑:「韓公子請稍候,萬某看看小丫頭去哪裡?丫頭年紀小,賭場又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萬某將她帶出來,就得看好她,有個什麼閃失,回去沒法跟她家人交代。」

卞驚寒側首,揚目看向走出門口,卻並沒有走遠,就站在不閱那一抹小身影,含笑點頭:「萬公子請1

「韓公子請放心,萬某絕非因為輸了一局就要逃跑,願賭服輸,這一千兩銀票,萬某先付上。」

厲神醫說完,將一張銀票放在卞驚寒面前的桌上,這才拾步出了房間的門。

弦音見厲神醫終於出來,連忙迎了上去,將她一直拉到離房間比較遠的隱蔽處,確定就算卞驚寒他們會武功也絕對聽不到他們說什麼的距離,才低聲跟厲神醫道:「讀心術讀不出來此人的心裡。」

厲神醫驚訝:「為何?」

弦音皺眉,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讀不出他的,別人的都行。」

「怎麼會這樣?」厲神醫微微眯了眸子看著她,「難道人家是仙是妖不成?」

弦音當即從她的眼裡讀出了懷疑。

汗,竟然不相信她。

「我是真的讀不出他的,你難道還懷疑我幫他不成?我跟他素不相識,你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做什麼要做這種事?」

「好了好了,」厲神醫不耐地將她的話打斷,抬手扶額,也是一個頭兩個大,「那現在怎麼辦?」

「要不就找個理由不賭了,這一千兩輸就輸了。」

「可是我大話都說在前面了,要賭十輪的,哪能言而無信?這要是傳出去,以後我還怎麼在這賭館里混?」

弦音汗。

心想,你不是連zub都用上了,還在乎言而有信?

當然,她不敢說出來。

「那怎麼辦?」

厲神醫咬唇想了想,眸光倏地一亮:「有了。」

「怎樣?」

神醫剛準備說,男人低醇的嗓音就傳了過來:「萬公子好了嗎?」

是卞驚寒。

大概等得有些不耐,也出了房間,正長身玉立在門口的外面,黑曜一般的鳳目映著半下午的陽光,微微眯著,看著她們這邊。

「好了好了1厲神醫立即回道,末了,又轉眸看向弦音:「走,我有辦法。」

然後,就帶頭走在了前面。

弦音莫名,什麼辦法?還能有什麼辦法?

可見她這般篤定,想她也定然是有把握,便脖著腳一步一步跟上去。

見她們回來,卞驚寒也未先進屋,而是就站在門口,讓厲神醫先進了門,然後又看向弦音,視線在她的腿上略一盤旋,問道:「小丫頭的腳沒事吧?」

「能走就說明沒大事。」厲神醫回得快,也回得心大得很,一撩衣擺在原位上坐下來。

弦音也不能做聲不是,反正神醫也幫她回了,便低著頭默不作聲拾步進門,在邁過門檻的時候,胳膊上一暖,是卞驚寒的大手順勢扶住了她。

弦音心跳踉蹌,原本還沒什麼的雙腿反而有些發軟,好在過了門檻,他就非常自然地鬆開了她。

弦音長睫顫了又顫,對著他略略一頷首,以示感謝,便跛著腳回到厲神醫的邊上坐下。

這廂卞驚寒也回到位子上坐好。

「繼續?」他問向厲神醫。

厲神醫微笑點頭:「當然。」

起身將骰盅拿到了自己面前,「現在該萬某坐莊,韓公子來猜了。」

搖骰、扣桌,厲神醫一套動作也是嫻熟得很。

略略抬盅看了看裡面的,她含笑問向對面的卞驚寒:「韓公子請猜。」

卞驚寒本是低垂著眉目靜默,聽聞此言,徐徐抬起眼,薄唇輕啟:「大。」

厲神醫臉色微微一滯,旋即又恢復如常,揚手拿開骰盅。

六粒的點數相加赫然是二十。

「韓公子又贏了,厲害厲害1厲神醫重新將骰盅扣上,推向卞驚寒。

末了,又自袖中掏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起身遞到卞驚寒面前。

弦音汗。

不是說有辦法嗎?這就是她的辦法?辦法就是繼續賭運氣?

又輪到卞驚寒搖骰了,他伸手攥上骰盅,厲神醫忽然開口:「韓公子且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