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399章 要教你嗎(3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9章 要教你嗎(3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卞驚寒一怔。

不僅他,是所有人,全都疑惑看向厲神醫。

厲神醫看了一眼弦音,再看向卞驚寒,眉眼彎彎道:「方才小丫頭之所以跑了就是坐不住,說太無聊了,要不這樣,反正小丫頭是萬某的人,就讓小丫頭來替萬某猜,韓公子不是也帶了人嗎?」

厲神醫揚目看看管深和薛富:「就也讓他們誰代韓公子來玩,如何?」

艾瑪!

弦音眸光斂了斂,原來她想到的辦法是這個。

她讀不出卞驚寒的心裡,就不讓卞驚寒上。

她的讀心術也就僅僅對他一人失效而已。

高!

弦音心裡剛對厲神醫的機智表示佩服,就聽到對面卞驚寒的聲音傳來:「好,那韓某這邊就讓她上。」

說完,側首看向李襄韻:「襄韻,你來1

弦音:「」

汗那個汗啊!

尼瑪,李襄韻是個瞎子啊,對她來說,還不是等於零。

厲神醫唇角笑意微微一僵,似是也沒有想到卞驚寒會這樣安排。

「這樣不好吧?讓一個姑娘涉毒,韓公子看,這賭館裡面可都是大老爺們做這種事」厲神醫訕訕笑著解釋。

「沒事,那小丫頭不也是女孩子?」卞驚寒一臉的雲淡風輕,揚手指了指弦音,「不僅是個女孩子,還是個小孩子呢,所以韓某這邊若是派個大老爺們上,多少有欺小之嫌,而襄韻上的話,她們兩人對弈才算公允,對吧?」

厲神醫無言以對。

弦音更是無語得很。

如此一來,還不是又死翹翹了。

「好!就依韓公子說的。」厲神醫笑容略顯僵硬。

主意是自己出的,總不能又說作罷吧。

那廂李襄韻清潤如珠的聲音響起:「襄韻不懂這些,恐會將三爺的銀子輸掉。」

「沒事,輸得起。」卞驚寒將手裡的骰盅放到她的手上。

弦音心裡嗤了嗤,沒事,輸得起,尼瑪,有錢了不起啊!

看到兩人這樣,又聽到他如此說,她真是覺得英雄氣短得厲害!

尼瑪,這讀心術怎麼就對他失靈呢,尼瑪,李襄韻的眼睛怎麼就還不好呢?不然,不然的話好想讓李襄韻輸得屁滾尿流啊,哎。

那廂李襄韻一臉的甜蜜,攥起骰盅,揚臂搖骰,扣盅於桌面:「請猜1

弦音頭疼得厲害。

無論古代現代,她對這個都毫無研究好嗎?

完全沒有頭緒,完全不知道結果,讓她怎麼猜?

她求助地看了看厲神醫,厲神醫回給她一個隨便猜吧,聽天由命的眼神。

好吧,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視線所及範圍之內,看到邊上放賭具的架子上有個花**,**子里插了幾隻石榴花,她起身。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她跛腳過去,伸手抽了一隻出來,然後一邊回到自己位子,一邊扯花瓣。

一瓣一瓣掰掉,心裡默念:大,小,大,小,大

意識過來她在做什麼,眾人集體汗。

弦音自是看到了對面男人興味的眼神,她也沒辦法,不是說交給天意嗎?那就這樣看老天給她什麼dn。

當最後一瓣花瓣被她掰下,她的心裡念到:大。

不能開口,她便用手指在桌上一筆一劃寫了一個「大」字。

「大。」厲神醫念出來。

那廂李襄韻唇角一勾:「襄韻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是大是校」

邊說,邊將骰盅揭開。

弦音噌的起身,湊過去看。

五個三,一個二。

十七!

尼瑪,竟然比十八就差了一點!

所以,什麼狗屁的天意,天意就是要亡她!

見厲神醫又從袖袋裡掏出一千兩銀票,弦音覺得甚是甚是不好意思,一臉歉意地看著她。

「沒事,輸得起。」厲神醫響亮逸出一語。

弦音怔了怔,這話怎麼那麼耳熟?哦,對,就剛剛卞驚寒對李襄韻說過。

轉眸看向對面,見卞驚寒面色如常,就像是沒有聽到,可唇角一點微弧,卻告訴她,這個男人心情很好。

尼瑪,可太難得見他心情那麼好了!今日似乎自見到他,到現在,他一直心情不錯的樣子。

不就是僥倖贏了些臭錢嗎?

她就不信老天永遠都站在他那邊!

輪到她搖骰了,她從未搖過這玩意,以前在現代,朋友們一起去唱,都是男孩子在玩這種的賭酒,她們負責當麥霸,早知道就也學一學了嚶嚶嚶。

手本來就不大,又縮了骨,一手都沒能將骰盅拿起來,只得另一隻手去幫忙。

好不容易拿起來了,一手拿開,另一手學著他們的樣子猛地一揚臂,結果骰子不跟著蠱跑,盡數甩出,紛揚四飛,她一驚,慌亂之中,手裡的骰盅也沒拿穩,脫手而出。

事情發生得太快,也太突然,連邊上的厲神醫都沒反應過來,眼見著就要掉下來砸在頭上,弦音嚇得縮了頸,忽的一抹玄黑一動,滑涼的衣袖輕擦過她的臉,一隻大手穩穩地接住了骰盅。

骰盅距她的頭定然不到一指的距離,因為她感覺到了那隻大手已經觸碰到了她的發頂。

是卞驚寒。

是他在那千鈞一髮之際,起身、伸手,接住了骰盅,動作快如閃電。

弦音餘悸在心,有些緩不過神來。

其餘眾人也是受驚不小,骰盅是瓷的,雖不大,卻也不小,如果就那樣砸在一個小孩子的頭上,受傷不會輕,好在卞驚寒眼疾手快,才避免了一場意外,紛紛鬆了一口氣。

「拿好了。」

低醇的嗓音就響在面前,弦音怔怔回過神,抬眸看向他。

「要教你嗎?」她還未回應,然後就感覺到手心一涼,接著又手背一熱,這個男人竟然將骰盅放在她手心的同時,大手直接裹了她的手背,握祝

與此同時,他的另一手將管深薛富他們自地上拾起來的骰子投入盅中,然後便引著她的手猛地一搖:「這樣搖,就不會掉,速度要快。」

對於他這樣的舉措,弦音完全猝不及防,她發現速度快的,不是搖動的骰子,而是她的心跳。

撲通撲通聲聲入耳,強烈地就像是要從胸腔裡面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