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400章 (4末)【八千字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0章 (4末)【八千字畢】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不止弦音,對於他的舉措,其餘幾人也都甚是意外。

管深、薛富、李襄韻意外的是,且不說這個男人幾時會有這樣的耐心去教一個小孩這些,單說他生人勿近、不喜人觸碰、也不會輕易觸碰他人的性子,這種事情就不應該發生在他的身上埃

不過,依照他的性子,賭場都不可能來,現在不是也來了,還賭得起勁。

所以,定是有原因的吧,只是這個原因他們不知道而已。

而厲神醫意外的是,怎麼說,他們也是對手方吧,他教她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古道熱腸呢,還是故意顯擺?

弦音卻沒想那麼多,也顧不上去想,只覺得自己不僅心跳,就連呼吸都失了節奏。

好在將骰盅扣在桌上,卞驚寒便放開了她,舉步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然後示意邊上的李襄韻:「可以猜了。」

李襄韻垂首靜默。

弦音微微掀了一條縫隙瞅了瞅。

「大。」李襄韻抬起頭。

弦音就真的覺得自己要瘋了。

生無可戀地將骰盅揭開,她怏怏轉眸,看向厲神醫。

的確是大!

厲神醫看完,也有些崩潰,抬手揉了揉額頭。

那廂李襄韻因為眼睛看不到,就急急扯著卞驚寒的衣袖問他:「襄韻對了還是錯了,是大嗎是大嗎?」

卞驚寒「嗯」了一聲。

李襄韻當即就好激動的樣子,雖然沒有開心地手舞足蹈,甚至沒有任何舉措,但是那滿面紅光的小臉已經告訴了弦音她心裡的喜悅有多大,畢竟這個女人穩重,不似她這種喜形於色的人。

弦音心裡那個不爽埃

可又沒有辦法。

厲神醫自袖中又掏了一張銀票出來交給卞驚寒。

弦音真是不知該說什麼了。

如此一來,等於四千兩銀子輸出去了。

上午雖說賭注是五千兩,可是賭館提走一千兩,茶樓提走一千兩,神醫其實只得三千兩。

如今四千兩輸出去,等於神醫倒貼了一千出去。

還有六局,如果還是局局輸,那就真的虧大了。

最可恨的是,自己又幫不上忙。

那廂李襄韻又開始搖骰子了,弦音只覺得那清脆的碰撞之聲甚是讓人心煩,驀地一個抬眸,發現管深正略帶著幾分促狹地看著自己,他們的視線便不期然地對上。

那一瞬他的心裡入眼,弦音呼吸一滯。

王爺會武功,李姑娘雖然眼睛看不見,也會武功,他們可以用內力控制骰子,也可以用耳力聽對方搖的骰子,這萬公子和小丫頭是怕要一輸到底了。

靠!弦音汗。

完全震驚,完全汗。

難怪一直輸,她還想呢,就算賭運氣也不應該局局錯啊,尼瑪,原來問題出在這裡!

她想起以前看的電視上,那些人耳朵一動一動通過聽聲音辨骰子,還以為是誇張表現,竟原來是真的。

這是欺負她們不會武功,這跟zub又有什麼區別呢?

憤然起身,她攥了一把厲神醫的衣袖,然後又一瘸一跳地朝門口走去。

厲神醫莫名,不僅她,大家都莫名。

厲神醫起身,笑道:「小丫頭定然是見輸了,心裡接受不了呢,畢竟就那麼大一小屁孩,萬某去看看,實在不好意思,讓各位見笑了。」

「沒事,可以理解。」卞驚寒朝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厲神醫拾步追了出去。

弦音怒氣難平地等在方才站的地方,見厲神醫過來,她便義憤填膺地將從管深眼裡看到的那條心裡告訴了她。

厲神醫也很意外:「原來是這樣。」

這廂,卞驚寒也起身:「本王去去就來。」

三人不知道他要去哪裡,就見他出了門,也並非朝方才萬公子和小丫頭的方向去的,而是另一個方向,想來是去恭房。

這頭,弦音跟厲神醫還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辦,該如何反敗為勝?

神醫提出,只能換一種賭項了,這種他們能控制能聽,就算換第三方的人來搖也沒用。

弦音覺得確有道理。

就在她們兩人正在那裡想,換哪一種對她們有利的時候,忽然傳來一陣嘈雜。

「厲神醫」

「神醫」

伴隨著呼喚叫嚷的,還有紛沓的腳步聲。

厲神醫和弦音一震,循聲望去,只見不知從何處突然冒出一群人,直直朝這邊跑過來,一邊跑,一邊喊著:「神醫,神醫」

厲神醫嚇住:「什麼情況?」

弦音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駭道:「不知道。」

見一群人餓狼一般撲過來,厲神醫當即做出了反應:「跑1

見神醫扭頭就跑,弦音才反應過來,也顧不上腳痛,連跛帶跳地追了上去。

厲神醫原本對這賭館挺熟的,可能是因為情急慌亂,一下子發現跑到了走廊的盡頭,無路可走了,只得進了邊上的一間房。

待弦音進去,她就「」的一聲將門關上,栓好門栓。

「這些人怎麼知道我是神醫的?」厲神醫氣喘吁吁。

弦音同樣喘得厲害:「不知道他們為何知道?你不會懷疑是我說的吧?」

「那倒沒有。」

厲神醫透過門縫朝外看,發現那些人已經追到了近前,她返身抵在門板上。

「若真的被他們發現我是神醫,那我從此就別想過安生日子了,走到哪裡都別想。」

弦音也深深這樣覺得。

昨日她就在神醫府外面的樹上呆了一會會兒,就親眼看到一堆人來尋他,昨夜深更半夜都有來敲門的。

「那現在怎麼辦?」

外面的那些人已經開始在拍門了:「神醫,厲神醫,麻煩神醫開開門,救救老夫的兒子1

「神醫,神醫,我的丈夫才三十歲,已躺床上數月了,藥石無醫,我全家就指著我丈夫一人,沒有他,全家都活不下去了啊,請神醫救救他吧。」

「神醫,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娘,我娘養我那麼大,我都還沒盡孝呢,神醫」

「神醫」

「神醫」

大概是見拍門不開,他們又開始撞門。

弦音汗死。

「這哪裡像是求人的姿態啊,這分明是土匪進村啊1

神醫瞥了她一眼:「別說別人,生死面前,誰都瘋狂,昨日你的賴皮勁兒不比他們少。」

弦音:「」

好吧。

「那現在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