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第401章 可以是你(1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1章 可以是你(1更)

小說:華帳暖,皇上隆恩浩蕩| 作者:素子花殤| 類別:女生小說

厲神醫靠在門後面,眉頭皺成了小山。

「此事來得蹊蹺,我敢肯定,外人絕對沒有人知道我是厲神醫。」

「那他們」弦音就不懂了。

「這些人這般一窩蜂過來,定然是有人安排的,而安排此舉的人要不就是試探我,看我是不是神醫,要不就是借圍攻我,逼神醫現身,畢竟我是神醫府的人。」

弦音想了想,好像有些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打開門給他們說,自己不是神醫?反正沒有人確定你是不是?而且,也沒有人見過神醫。」

「他們不會輕易相信我的,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他們肯定要逼出神醫才會罷休,所以,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神醫站出來。」

「神醫不是你嗎?」弦音有些懵了。

厲神醫看著她:「也可以是你。」

「我?」弦音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1厲神醫點點頭,「如今也只能你幫我度過這個劫了,看在我給你解了裂遲的份上,你不會不答應吧?」

「不是,」弦音還是沒有搞明白,「我如何能成為神醫?且不說我根本不會醫術,就說我還是一個小孩子,他們也不會信吧?他們方才也已經看到了,我是小孩子進來的,我不可能再變成原本的樣子。」

「沒事,只要想讓他們相信,他們就一定會相信,畢竟是神醫呀,在一個神醫身上,起死回生都能發生,還有什麼奇怪驚人的事不會發生呢?」

「沒懂。」弦音是真的沒聽懂。

「聽說過駐顏之術嗎?聽說過返老還童之術嗎?這些發生在一個神醫身上,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

弦音汗,總算明白了過來。

「所以,我其實並非小孩,現在之所以看起來是個小孩子,是因為我研製出了秘葯,吃了以後返老還童了,是嗎?」

艾瑪,她想起了金庸的天山童姥,是這個意思嗎?

「是。」

弦音依舊汗噠噠。

「這樣他們也能信?」

「想辦法讓他們信便是,現在就說你願不願意幫吧?」厲神醫看著她。

「我」

弦音不知該說什麼,她並非不願意幫,畢竟面前的這個女人救過她的命,若不是她出手解毒,她必死無疑,現在只是讓她冒充一下她解決一下眼前的危機而已,又不是讓她去赴死,她沒有不幫的道理。

而且,她承認是神醫,後面也好解決,這些人見過的神醫是她現在這個樣子,只要以後她不縮骨,就也沒有人會認出她了,的確比面前的這個女人直接出去的強。

「只是我不知道該如何幫啊?」

「這個簡單,我會告訴你怎麼做,現在你只需告訴我,你願不願意?」

外面的撞門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大力,厲神醫抵在門板上,都要被震開的樣子。

弦音咬了咬唇,點頭,又忽的想起一件事:「對了,我身上還中了一種叫三月離的毒,你能幫我解了嗎?」

其實這件事她上午就想提了,但是覺得對方剛給自己解了裂遲,又馬上提出另一個解毒要求,有得寸進尺之嫌。

而且,秦羌說過,這種毒只有三月滿才是毒,平素跟正常無異,想必現在探脈什麼的,也看不出來,她便沒有說。

如今提出來,雖然有些跟她談條件的意味,但是她其實就是跟她談條件喲喂。

「三月離?」神醫看著她,眸色忽的轉深,不知是怕被她讀到了什麼心裡還是怎麼的,扭頭去看門縫外面,問她:「你怎麼會中那麼多奇奇怪怪的毒?」

弦音沒做聲,這些事說來話長,一句兩句說不清楚,現在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大概是我人品的問題吧。」弦音隨便搪塞了句。

「什麼?」

「就是命不好的意思。」

厲神醫又轉回了頭,看向她。

「這種毒平素不是毒,什麼都看不出來,不好解,只有三月滿,毒發時,看具體情況,才好配置解藥,我答應你,到時定竭盡全力便是。」

弦音凝眸望進她的眼底。

厲神醫也非常坦然地與她對視。

弦音收回目光:「好,那到時候就拜託你了,現在,你告訴我怎麼做吧,再不出去,門真的就要被撞開了。」

「嗯,你會讀心術,到時候我會用心裡告訴你。」

厲神醫說完,就抬手「砰砰砰」地敲了幾下門板,朗聲道:「大家靜一靜,靜一靜,想得神醫治病的就靜一靜1

外面瞬間四寂了下來,雅雀無聲。

「不是神醫不想出手救人,是因為神醫最近剛食了自己煉製的返老還童丹,身子還在恢復期,不宜操勞,這樣,你們依次排好隊,我去拿筆墨紙硯過來,一個一個給你們記錄下來,待神醫三日恢復期過去,便一個一個給你們救治,如何?」

外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該不該相信,也不知該不該答應。

而且,返老還童丹?

食了返老還童丹,身子還在恢復期!

所以,神醫不是那個男人,而是那個小孩子?

眾人震驚非常。

見外面的人都不做聲不表態,明顯還在懷疑,厲神醫又繼續道:「你們這樣圍著,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神醫既然答應你們,就一定會兌現承諾。你們以為神醫真能被你們困住?若是如此,她就不叫神醫了,她隨便撒一把毒,你們就會全部不省人事,她現在只是不想如此對你們而已,畢竟你們也是求醫心切,可若你們一意孤行,惹惱了神醫,那可是連三日後的救治機會都要丟掉,你們自己掂量掂量吧。」

外面眾人聞言,就有些被嚇住了。

弦音笑笑,「你倒是會編故事。」

厲神醫瞥了她一眼:「你若是神醫,整日被人追趕,如過街老鼠一般,你比我還會編。」

弦音汗。

這形容。

「過街老鼠是人人喊打,你是人人求之不得好嗎?」

「在我看來,都差不多。」

厲神醫趴在門縫裡朝外看,不知忽然看到了什麼,面色一喜,朝她招手:「機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