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69章 一種依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9章 一種依賴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事情都解決完了嗎?」席瑾城突然開口問道。

「沒有。」她淡淡的回著,沒有了剛才看到臭豆腐時的激動與歡悅。

「很棘手?」席瑾城低頭看了她一眼,這個角度看下去,長長的睫毛擋去了她星眸,她的臉色因為高燒后而微微的顯得有些蒼白。

「以前買了我家房子的人,舉家移民去了加拿大,聯繫不到他們。」舒苒嘆了口氣,沒多想的就把事情跟他說了出來,忘記了自己剛剛才氣著他的事情。

「你想買回之前的房子?」席瑾城從她的話里聽出了端倪。

「嗯。那裡有我們從小到大的回憶,有我爸的回憶,之前為了籌錢幫我媽做手術,我迫不得已把房子賣了。」舒苒點頭,有些失落地將轉過臉,深深埋進他的肩窩裡,聞著他身上獨特的味道,心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她似乎越來越習慣有他陪伴的感覺了,也越來越放鬆在他面前的狀態,就連在外rnmin前強裝的堅強與防護,似乎都在他這裡不知不覺中卸下……

她不知道這樣到底是好是壞,可是她有種控制不住自己。

這些話,她連面對林遠翔時都說不出口,可是卻輕而易舉的在他面前說出口。

「我幫你們另外弄套房子……」

「不用1舒苒忙搖頭,從他懷裡坐直,堅定的看著他:「我自己來就好,如果需要請你幫忙的時候,我再告訴你。但是在此之前,讓我自己來。」她不想把他當成一種依賴。

他於她,是她必須要戒的毒只是早晚的問題!

「嗯。」席瑾城看著她片刻,最後淡然地點了下頭,便轉頭看電視了。

舒苒垂下眸子,咬著唇暗自苦笑。

……

下半夜時,舒苒又燒了起來,一直在囈語。

席瑾城給她餵了葯,用溫水一遍遍的擦著她的身子。

直到凌晨,她出了一身的汗后,這才退了燒,雖然仍有些低燒。

換了乾淨的床單和被子后,席瑾城又去洗了個澡,才回到床上,擁著她淺眠了小會。

即使一夜沒睡,生理鬧鐘還是準點的讓他醒來,眼睛都沒睜開,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用手去探她的額頭。

微涼的,比他的手心溫度還低。

這才鬆了口氣,總算是退燒了。

放鬆了后,他又擁著她,繼續睡個回籠覺。

舒苒被渴醒,口乾舌燥的,感覺能一口氣喝兩千毫升的水。

睜開眼睛,額頭上,壓著他的大掌,腰上,也被他的手臂緊緊環繞。

舒苒愣了一下,眼珠子轉了一下,看向窗戶。

窗帘沒拉上,雖然外面下雨了,但也能看得出來,這個點,應該不是他還在床上的時間。

沒再深究的,她輕輕挪開他的手,掀開被子下床。

猛的瞪大眼睛,衣服呢?

氣極的回頭怒視著他,可床上的男人睡得很沉,別說她這麼瞪他,就連她從他懷裡出來,他都沒察覺。

舒苒咬著唇,收回視線,躡手躡腳的溜進更衣室,找了睡衣穿上。

這才下樓去倒了水喝。

喝完水,肚子有些餓。

本想自己煮碗面隨便吃點就好,可想到攏只好挽起袖子,忍著身子的虛軟無力,煮飯炒菜。

……

席瑾城半睡半醒中,又伸手去探舒苒的額頭,卻只摸到了枕頭。

他皺了下眉,半睜著眼睛找了下她的位置。

看到空空的床畔時,頓時清醒了。

忙撲過去看了眼地上,確定她不是掉在地上后,閉了閉眼。

拿過床頭的手錶看了眼時間,九點多了。

爬起靠在床頭,抹了把臉,習慣性地抽了根煙,在打火機「叮」了一聲時,火苗卻遲遲沒有湊上煙頭上。

最後又「叮」一聲合上,叼著煙走到窗前,打開了半扇窗后,這才點燃了煙。

外面的風夾著雨的濕氣,陰寒的刮在他**的胸膛上,驚起一片毛孔。

席瑾城卻彷彿感覺不到冷般,目光幽遠的看著窗外的雨幕,不知道在想什麼。

手機在床頭柜上震動,發出「嗡嗡」的聲音,他回頭看了眼,沒有想要去接的意思。

直到抽完一根煙,將煙頭丟進了雨中,這才關上窗,走到床前,拿起手機。

手機早已安靜了好一會,他解了鎖,回撥過去。

「席先生,林氏集團的林遠翔今天又來公司。」劉燦不浪費一分一秒的,在接起dinhu時,馬上彙報了事情。

「你去查查當年是誰買下舒家的老房子,把房子給買回來。」席瑾城連回應一句都沒有,直接吩咐了劉燦一個任務。

「好的。」劉燦沒有遲疑地答應著,隨後又問:「那林少爺……」

「你要不要換家公司干?」席瑾城冷聲建議。

「……」劉燦頓時沒有了聲音。

「把昨天和今天需要我處理的送到景天。」席瑾城說完,便掛斷了dinhu。

食指挑起床尾的睡袍往身上一穿,一邊系著腰上的帶子,一邊往樓下走去。

樓梯還沒走完,呼吸里已傳入了陣陣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動。

席瑾城心情愉悅地勾起唇角,將剛才聽到林遠翔來公司找他的不悅撇之一邊了。

走到廚房,舒苒再背對著他在炒菜,鍋里「滋滋」的聲音,掩蓋了席瑾城靠近的腳步聲。

直到腰上一緊,舒苒嚇得差點扔掉手裡的鍋鏟,鼻息間尼古丁的味道,讓她吐了口氣。

「你要嚇死我嗎?」舒苒側頭,不悅地指責他老是這樣走路沒有聲音的行為。

「做什麼虧心事了?」席瑾城將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看著鍋里的西芹炒肉,突然覺得餓了起來。

舒苒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懶得跟他為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浪費口舌。

轉過頭專心的翻炒著鍋里的食物,脖子上一陣溫熱,酥酥麻麻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四肢百骸,過了電般的顫抖了一下。

「席瑾城1舒苒不悅地嗔了聲,用手肘去撞他的腹部:「別鬧,我在炒菜。」

「我知道,你炒你的菜,我做我的事。」席瑾城埋首在她的頸窩裡,悶悶的聲音穿透她的肌膚傳至耳朵時,舒苒丟下手中的飯鍬去推他。

席瑾城不悅地抬眸看了她一眼,低頭不輕不重地咬了下她的肩膀。

舒苒痛得「嘶」了聲,隨即被他扳回身子,背對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