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75章 是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5章 是我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苒苒,對不起,都是媽害了你,拖累了你。」舒母哭得悲戚,舒苒聽得心驚。

什麼意思?

難道媽媽已經都知道了?

林遠翔把她和席瑾城的事情都告訴媽媽了?

「媽,你你都知道了?」舒苒心驚膽顫,心臟都疼了一角。

「我還能不知道嗎?你都倒下了,你還想瞞著我到什麼時候?」舒母心疼地撫摸著她的臉,這燒怎麼還沒退呢?還是這麼燙。

「媽,不是這樣的。我跟席」

「苒苒1林遠翔突然出聲,打斷了舒苒的話,在舒苒抬眸看向他時,他朝她搖了搖頭:「苒苒,醫生說你操勞過度,身體太虛弱了,所以才會昏倒。伯母一直在自責,一直在說都是因為她你才累倒。我是怎麼勸她都不聽,你看,眼睛都要哭腫了1

林遠翔一段話里,半個字沒提她和席瑾城的事情,只是加重解釋了舒母傷心的原因,就怕舒苒誤解了。

舒苒愣了一下,困惑的看著林遠翔:所以說,媽媽並不知道她和席瑾城的事情?林遠翔並沒有告發她?

林遠翔以口形無聲的說著:「沒有。」

舒苒千腸百結,她那樣對他,他竟然一點想要報復她的意思都沒有?

咬著唇,垂下了眸子。

可是能怎麼辦?

她跟林遠翔之間,註定不會有任何好結果。

林遠翔這麼幫她,只不過是讓她覺得更虧欠了他,面對他時,更愧疚罷了啊!

林遠翔看著她突然間的沉默下來,即使她什麼都沒表示,他卻想起了與她的最後那通dinhu。

縱使有千萬個問題想要問她,可現在也不是說話的時候。

「伯母,苒苒她剛醒,讓她再休息一會吧。我扶您去床上躺著,您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要是您也累壞了,要讓誰來照顧苒苒呢?」林遠翔也沒再跟舒苒說什麼,只是柔聲的勸慰著舒母,攙扶著她回了她的病床。

「遠翔,都虧有你在,謝謝你呀1舒母躺下后,林遠翔細心地替她掖好被子。

「不客氣的,伯母。」林遠翔笑了笑。

「苒苒跟你在一起,我也就放心了1都說患難見真情,在她們家落魄成這樣,林遠翔都沒有嫌棄過她們,以後,也不會對苒苒不好的。

林遠翔回頭看向舒苒,舒苒也正看著他,四目相交時,舒苒尷尬地挪開了視線。

林遠翔的心直往下沉,澀澀地笑了下:「伯母放心,我會對她好的。」

不管舒苒是不是真的喜歡上席瑾城,他都不想放棄。

舒苒不是那種貪圖富貴,愛慕虛榮的人,他不相信她說的那些話!

他不相信舒苒是因為席瑾城比他有錢,比他好看或是有能力,就去愛席瑾城

「我相信你,我也相信苒苒。」舒母點頭,對他託付了全部的信任。

「媽,我困了,我眯會。」舒苒不想參與他們的話題,當著母親的面,她也不可能去跟林遠翔說什麼。

「好,你睡吧1舒母忙應著,沒再跟林遠翔說話,怕吵到了她。

林遠翔一直到舒沐然回來,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伯母,我明天再來看你們。」

「忙就不用過來了,我能照顧苒苒的。」舒母有些不好意思。

「不忙!我現在也沒什麼事,還沒進入我爸的公司。」林遠翔笑著回道,眼神閃過一絲黯淡。

在還沒追回苒苒,他根本無心去理其他的事情。

「那行吧!你們也這麼多年沒見了,多相處相處也是好的。」舒母見他這麼說,也就沒再過於干涉了。

看得出來,遠翔對苒苒的感情還是一往情深的。

可是苒苒對遠翔

卻表現得並不是那麼明顯,甚至有些冷淡和疏遠。

「好,謝謝伯母。」林遠翔自然明白舒母也是在有意撮合他和舒苒的。

「謝什麼呢?傻孩子,快回去吧!不早了1舒母笑著擺了擺手。

「那我先回去了,伯母好好休息。」林遠翔走到沐然旁邊時,拍了下他的肩膀:「好好照顧你媽和姐,如果有什麼事,就給我打dinhu,知道嗎?」

「知道的,遠翔哥,我送你。」舒沐然說著,和林遠翔肩並肩的離開。

林遠翔直到房門口,回頭看了眼雙目緊閉的舒苒,她好像是真的睡著了,連再見都沒跟他說。

舒沐然送林遠翔上電梯后,就回了病房。

剛關shngmn,便聽到手機響。

顯然不是他的,是舒苒的,在床頭柜上發出「嗡嗡」的震動聲。

舒沐然忙跑過去,拿起看了眼來電:「媽,一個叫劉燦的,要不要叫醒姐?」

「劉燦?哦,沒事,是你姐的同事。來,給媽接。」劉燦她是知道的,見過兩次,都是陪著他妻子去產檢,人特別好。

舒沐然把手機遞給了舒母。

「是我,晚上」

「是劉先生嗎?我是舒苒的媽媽。不好意思呀,舒苒現在睡著了。她生病了,發高燒,暈倒了。你看,能不能幫忙向你們老闆請個假?等她病好了再去上班,可以嗎?」舒母沒等對方說完,便急急的說明了原因。

dinhu那頭沉默了那麼兩秒后,才低沉的傳來一聲:「好的,伯母。讓她好好休息。上班沒關係。」

「真是太謝謝你了,劉先生!給你添麻煩了!回頭我告訴舒苒一聲,到時讓她給你回個dinhu。」舒母開心地笑著向他道謝。

「不用特意告訴她了,我明天讓我明天會過去看她。」那邊聲色微斂的說完,又說了聲再見后,便掛斷了dinhu。

舒母看著手機,有些納悶地皺了皺眉。

「怎麼了媽?」舒沐然拿過手機,看著母親的神色,有些不解地問:「不會是不能請假吧?」

「那倒沒有,說話也是客氣得很。就是覺得,跟劉先生平時說話的語氣有些不一樣。」舒母嘀咕著,難道一個人dinhu里的聲音和dinhu外的聲音,還能變成不一樣的?

「既然能請假就行了,管那麼多幹什麼呢?好了媽,時間不早了,你也該休息了。」舒沐然沒聽到dinhu里的聲音,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區別,按著母親的肩膀,放她躺回了床上。

「你量量你姐的體溫,退了沒?」舒母便也沒再糾結於劉燦的聲音為什麼不一樣了,轉過頭看著另一邊的舒苒,對舒沐然說道。

「剛才量過了,還有一點點低燒。你就放心的睡吧!我會看著姐的,有事我會去找醫生,你這麼擔心著不睡覺也沒用啊!要是你自己的身體再擱出個什麼來,這不是又得讓我姐連生病都不得安心嗎?」舒沐然不擔心舒苒生病,更擔心剛剛有所好轉的母親再犯病,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行行,知道了1舒母笑睇了他一眼,他說的也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