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77章 郎才女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7章 郎才女貌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不喜歡這種應酬,基本上能躲的都不會去參加,除非像這種躲不過去的。

這三杯酒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但空腹、又這麼急的下去,確定也是挺撓胃的。

劉燦沒驚動任何人的走出宴場,去辦公室拿了盒胃藥,回來后借著跟席瑾城說話,偷偷塞了兩顆到他手裡。

「瑾城,聽說,你跟馨怡就要辦婚禮了?」祖老太爺問這句話時,沒有什麼用意,純屬好奇。

然後,卻讓聽到這句話的人,同時的屏住了呼吸,目光一致的看向席瑾城。

這個新聞,可是現在整個皇城最熱門的了!

可是男女雙方都沒有出來正面回應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哦,是嗎?我怎麼不知道?」席瑾城挑了下眉,一臉驚訝的表情。

「」祖老太爺頓時就沒有了能應答的話。

「應該是那些狗仔隊又瞎扯的吧1林哲臉上有些掛不住,看了席利重一眼后,忙笑著說道。

席利重桌子下的手緊了又緊,卻又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席瑾城臉色看。

隔壁桌的林馨怡在聽到席瑾城的話時,低著頭,躲開了其他人看向她時的目光。

「不過,我覺得這兩個孩子要真在一起也挺好的!郎才女貌!可惜我沒有孫女,要不然,我也想給瑾城牽牽線呢1祖老太爺也察覺到了尷尬的氣氛,忙笑著打趣。

「席總的眼光要高到什麼程度呀?連林大xioji都看不上?」一向與林家不和的陸家當家的哈哈一笑,半是嘲諷,半是玩笑。

林家想攀上席瑾城這顆大樹,這心也真是夠大的!

「聽說,陸大xioji上學那會兒,可沒少給瑾城遞情書啊?怎麼,難道說,瑾城這是真的被陸大xioji給打動了?」林哲馬上不示弱地反譏了回去。

就算席瑾城看不上他女兒,也輪不到這個陸鼎州來嘲笑他!

「你1陸鼎州頓時黑了臉,怒視著林哲,卻還算有理智的沒當著眾人的面發飆。

臨桌與林馨怡相鄰而坐的陸雙雙紅著臉,咬著牙,狠狠地瞪了林馨怡一眼。

林馨怡當作沒看見般的低頭,看著自己腿上的手指。

席瑾城像個局外人一樣,自顧自的吃著飯。

「行了行了,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我們這些老頭子就少操這些心,還能朗朗爽爽的多活幾年1祖相明忙出來打圓場,免得他們兩個人真的吵起來,影響了老太爺這好好的壽誕。

「對對,還是相明兄說的有道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這些老頭子就不管了1席利重也忙附和著應道,舉起酒杯,對著眾人轉了一圈。

大家也都給面子的拿起杯子,幹了一杯。

席瑾城微垂的臉上,唇角漾起一抹諷刺的嘲弄。

真是不巧,若不是舒苒生病了,現在的戲,才精彩!

「林馨怡,我告訴你,瑾城是我的,你別想打他的主意1洗手間里,陸雙雙推了林馨怡一把,霸道地宣布所有權。

林馨怡被她推得後退了一步,卻也沒生氣的偏著頭斜睨著她,冷笑了聲:「那也得讓他看上你。」

「他看不上我,他也不會看上你1陸雙雙被她激得怒了,捏著拳頭朝她大吼。

「那也說不定。不管是外貌,身材還是能力,你都比不上我。就算他不喜歡我,看不上我。但是你覺得,席太太這個位置,只是他喜歡就能坐上的?」林馨怡微笑著,動作優雅地照著鏡子,整理著頭髮。

「無知1陸雙雙鄙視地白了她一眼:「你一點都不了解瑾城,也敢跟我爭他1

「不用了解,我只要知道,席伯伯會讓他娶我的,這就夠了!了解這種東西,只要時間久了,再不想了解,都能了解得透透的,你說呢?」林馨怡打開手包,從裡面拿出口紅,熟稔地描畫著精緻的唇瓣。

她的長相,在這十大家族的女孩子中,是最漂亮的。

而且,她還是麻省的高材生,琴棋書畫無一不精通,就憑這些條件,她有的是自信跟那些庸脂俗粉比。

席瑾城,她是勢在必得的!

放眼整個皇城,除了席瑾城,沒有哪個男人能配得上她的了!

「不要臉的東西,你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去hul席伯父1陸雙雙的性子直,受不了這種「歪門邪道」的手法。

在她眼裡,愛就自己去追,而不是靠長輩強勢壓迫獲得。

「hul席伯父?我只是讓席伯父看到了誰更適合當他的兒媳婦而已!有本事,你也可以去讓席伯父幫你啊1林馨怡嗤笑了聲,這種智商堪憂的白痴,還想跟她搶席瑾城?

除了送送情書,做些白痴一樣的事情困擾席瑾城,惹他討厭外,一無是處!

席瑾城是那種幼稚到會看情書動心的小男孩嗎?

她都懷疑這笨蛋一天一封寫過去的情書,席瑾城有沒有拆開看過一封!

「林馨怡,你真特么的不要臉1陸雙雙氣紅了眼,伸手便用力推了她一下:「頂著這麼滿城的fiwn,還被瑾城當面給拒絕,竟然還能臉皮這麼厚的說了這種話來1

「陸雙雙,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1陸雙雙一推,林馨怡手裡的口紅一個沒拿穩,直接畫到了嘴唇外,拉開一條長長的紅痕,看上去特別滑稽。

陸雙雙卻得意地笑了起來:「哈哈,醜八怪1

林馨怡狠狠地瞪著她,心裡一氣,半點不留餘力地將陸雙雙用力推了一把。

陸雙雙估計是沒想到她會真的對她動粗,一個沒站穩,「」的往後退了好幾步,腳下十幾公分的高跟鞋一扭,便摔了下去。

然而,陸雙雙還沒摔倒,卻只聽到「撲通」一聲不算小的響聲,倒是推人的林馨怡摔在了地上。

陸雙雙沒看清是誰扶了她一把,只是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著地上摔得特別狼狽的林馨怡。

她的頭撞上了旁邊的一個台階,額頭上流下了血。

林馨怡一臉慘白,配上額頭上汩汩而下的鮮血,襯托得臉色更是蒼白到了極點。

她哀怨的看著陸雙雙,一臉委屈又無奈的嬌弱:「陸雙雙,你恨我又有什麼用?這些fiwn又不是我放出去的,我也是受害者啊1

陸雙雙一臉懵逼的表情:她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