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80章 公平競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0章 公平競爭?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劉燦說的該委婉的委婉,該直接的直接,有些沒有明赫赫說出來的,林遠翔也算是聽懂了。

劉燦的意思無非就是表示席瑾城是不會跟他談舒苒的事情,更不會把舒苒還給他的。

如果非得以硬拼硬的話,到時就連林氏都會受到牽連。

林遠翔的雙手鬆開了又緊,緊了又松,如此反覆了幾次,卻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劉燦看了眼腕錶,略顯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林先生,我要趕航班,那就先走了1

「麻煩轉告席總,舒苒我是不會放棄的!我想跟他公平競爭。」林遠翔意識堅定地說完,朝劉燦點了下頭后,這才轉身離開。

劉燦:「」

這林遠翔還真的是用情至深啊!

不過,公平競爭?

他也真是天真,在席**ss的字典里,可從來就沒有過「公平」兩個字!

席**ss要不就不出手,要不就只有一個結果:贏!

而讓席**ss為了一個女人而戰

劉燦突然有些好奇,要是席瑾城聽到林遠翔的話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公平競爭?」席瑾城聽到劉燦轉述了林遠翔的話后,一臉不屑地嗤笑了聲:「他拿什麼跟我爭?」

「」舒苒的感情算嗎?

劉燦也就只敢如此腹誹。

舒苒跟林遠翔的過去,他可是調查得清清楚楚的,兩個人談戀愛那會兒,可是如膠似漆,恩愛異常啊!

就算當年兩個人分手,也是舒苒為了不拖累林遠翔才忍痛割愛的。

雖然事別五年,可是誰知道她心裡,是不是就真的已經把林遠翔給丟出愛情領域裡去了呢?

再說,人與人之間,沒有得到圓滿的感情,總是會抱著一份難以言喻的遺憾。

就算不再是愛情,可是也往往會被蒙蔽了心智,繼續延續曾經沒得到圓滿的愛情。

席瑾城有他的自信,他有這樣的資格。

可是,對舒苒來說

席瑾城與她不過就是一種責任的捆綁,為的是那一份協議。

「我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時間。」席瑾城的態度明確而又強硬,更多的是不耐。

「好的,席先生。」劉燦馬上會意。

第二天,舒苒便幫舒母bnl了出院手續,林遠翔自告奮勇的開車送她們回家。

「媽,對不起啊!本來是想提前打掃了再接你回去的,沒想到,我沒來得及。等下到家后,你先去三叔婆或是三嬸家坐一下,我跟沐然打掃一下,會很快的。」

早知道自己會暈倒躺醫院,那天劉燦說找人幫她打掃時,她就不該推託的。

「傻孩子,跟媽還客氣什麼?」舒母在醫院斷斷續續的一住就是幾年,對老家早已思念成災。

這回馬上就要回家了,心裡的興奮從舒苒把家裡的鑰匙交給她起,就日益見增了。

舒苒笑著沒有回復,只是將頭輕輕的靠在舒母肩膀上,摟著她的手臂:「媽,我們回家了。」

短短一句話,包含的卻是這一家三口心裡多年的牽挂。

更是舒苒心中終於圓了的一個夢。

在她付出了所有后,今天突然覺得,什麼都值了!

車子還沒到家門口,遠遠的,就被自家門前圍成一圈的人給嚇著了。

「這是怎麼回事?」舒母拍了拍舒苒的手背,有些懵圈的問道。

舒苒小眯了一會,被舒母叫醒,睜開眼睛看了眼圍在自己家院子外的鄰居們。

眉頭一皺,也驚嚇到了:「不會是進小偷了吧?」她惴惴不安地問。

「不會吧?我們家都空著這麼多年,哪個小偷會瞎了眼的往我們家摸?」舒沐然搖頭,而且看鄉親們的神色,也不像是綴難子

「呃」也是,就算真是小偷光臨的話,那也應該有警ch。

馬路上自行車、摩托車、電**車的停得到處都是,車子開不過去,林遠翔便靠邊停了車。

「會不會是他們知道你們今天回來,所以都來探望你們的?」林遠翔坐在車裡觀察了一會兒后,覺得這是最有可能的。

「可是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們今天回來。」舒苒撓了撓額頭,使勁的想了下,怎麼也沒想到她有跟哪個婆婆嬸嬸說過她們要回來的消息。

「下去看看吧1舒母說著,便推開了門。

舒苒忙跟著下了車,舒沐然也緊跟其後,兩人一左一右的攙扶著舒母往人群里走去。

林遠翔也下車跟上,走在她們身後。

「二嫂回來了1不知是誰叫了聲,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一致的回過頭來,給舒苒她們讓開了一條道。

「二嫂,你回來了?身體好些了嗎?」有個老婆婆走過來,看著舒母,關切地慰問。

「謝謝七嬸,沒事,有勞您掛心了1舒母紅了眼眶,握著老人的手,聲音都有些哽咽。

舒苒看向院子里,有些驚訝。

見媽媽在跟鄉親鄰居們打招呼,便獨自走進了院子。

林遠翔緊跟著她走進去。

「請問,你們是」舒苒看著三個有些灰頭土臉的兩婦女和一中年男子,他們手裡各拿著掃把、拖把,抹布的,站得齊齊的看著她。

「我們是劉先生派過來打掃的。劉先生讓我轉告舒xioji這是席先生的意思。本來是不想插手,讓您親自打掃的,可是您生病了,不適合做這些事情,所以便讓我們代替您打掃了房子。舒xioji放心,屋子裡的東西,我們一樣都沒有弄壞,也沒有移動過,原來怎麼樣的,現在還是怎麼樣的。劉先生特意交待,一切都按原來的擺設,位置都不可以移動一下。」

那名為首的婦女恭恭敬敬的向舒苒稟告,也特意的強調了他們沒有私自挪動過房子里的東西。

舒苒咬著唇,失神了好半晌,最後什麼也沒說的點了點頭:「謝謝。」

「不客氣的,那舒xioji您進去看看,哪裡還需要我們再清理一下的。」婦女微笑著回道。

舒苒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只見又從屋裡走出了兩名男子,看到她時,點了點頭。

林遠翔的手緊握成拳,席瑾城他到底是在想什麼?

難道他真的對舒苒動了真情嗎?

否則,怎麼會事情做到如此細心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