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81章 我想嫁給愛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1章 我想嫁給愛情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光光是知道她們回來,來慰問她們,探望她們的人,舒苒她們就應付到了下午兩點多。

人都是陸陸續續的人,卻也是一茬接一茬的來。

她們也不好當著來人,自己去做飯吃。

餓到兩點多的時候,舒苒和舒沐然覺得,這樣下去可不行!

就算老媽心情好,精神好,但是也太耗體力了!

所以,便帶著舒母,坐上林遠翔的車,以出去吃飯為由,躲避了一下。

車上,舒母依然興奮得喋喋不休。

誰家嫂子變了,誰家嬸嬸都快不認識了如此如此。

舒苒和舒沐然已手腳都直了的癱在座位了,有些懷疑到底誰才是病人。

只有林遠翔卻是極有耐心的跟舒母說著聊著,雖然舒母說的人,大多都是他不認識的。

但他也會很配合的發表一些他所能記得住的人的話題。

也許是因為舒沐然和舒母早已把林遠翔當成了舒苒的男朋友,以及是已經要談婚論嫁的對象,所以,總是融洽得像極了一家人一樣。

連最基本的客套都省去了。

舒苒讓林遠翔停在了鎮上一家叫「江南水鄉」的餐廳前。

跟林遠翔她也沒客氣,以前跟他交往的時候,他經常陪著她去吃路邊攤,麻辣燙,所以這種小餐館,她也沒覺得尷尬。

若是換成席瑾城,她才要覺得忐忑不安,怕他會因為沒有檔次而死活不肯進。

舒苒笑了笑,她都能想像到席瑾城坐在這裡時的表情。

「什麼事這麼好笑?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來,說出來大家一起笑笑1林遠翔喝著餐館里tgng的那種廉價的茶,倒也真沒什麼嫌棄的意思。

「沒啦1舒苒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自己又莫名其妙的想到席瑾城時,懊惱得想咬自己的舌頭。

「這麼不給面子1林遠翔伸手彈了下她的額角,語帶寵溺地笑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嘛!你想想,現在我媽也出院了,遠翔哥你也回國了,她也是該放鬆下來,偷著樂兒了1舒沐然對著舒苒嘿嘿一笑,擠眉弄眼地調笑道。

舒苒狠狠地瞪了舒沐然一眼,當著老媽的面,不好說什麼,便低下頭,沒作聲。

林遠翔笑著朝舒沐然敬了杯茶,贊他說的對。

「我爸媽說,過兩天等伯母這裡穩定下來了,再來拜訪。到時商量一下婚期」

「遠翔。」舒苒打斷了他的話,不悅地皺眉,他怎麼還沒放棄這件事情?

她那天不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嗎?

「苒苒,我很認真的。」林遠翔難得如此嚴肅的看著舒苒,一本正經的樣子,讓整個氣氛都跟著嚴謹了起來。

「姐,你怎麼了?」舒沐然也覺得舒苒這反應有些不太正常,能跟心愛的人結婚,不是最該值得開心的事情嗎?

「是呀,苒苒。之前你說我生病了,在醫院裡,不想談,這也可以理解。現在,我們都回到家了,你怎麼還推託呢?」舒母也是一頭霧水。

「結婚是兩個人一輩子的事情,我想再考慮清楚。我跟遠翔分開了這麼多年,感情上是否還是當初的感情,我已經沒那麼確定了。我想嫁給愛情。」舒苒覺得再瞞下去,到時真的到林家長輩過來時,就真的會打了長輩的臉。

她還沒能狠絕到那種地步,可以把人往死里傷害。

只是當她的話這麼說出來的時候,飯桌上的氣氛,也已經是緊張到了極點。

舒母和舒沐然都沒想到,舒苒竟然會拒婚。

故而,看看舒苒,又看看林遠翔,尋思著是不是兩個人吵架了,正在慪氣也故意這麼說的。

林遠翔臉上那抹溫柔的笑容更是沉到了底,被悲痛所取代。

愛給愛情?

她是以這樣的方式委婉的在告訴他,她已經不愛他了,是嗎?

如果嫁給他,便是與愛情無關?

林遠翔心裡的疑問幾次都將要脫口而出,卻又咬著牙吞咽回去。

最後,只化為一句:「只要你沒披上婚紗嫁給別人之前,我都不會放棄的。」

舒苒複雜的看著他,明明該是感動的,可是內心卻無比酸楚。

她會不會披上婚紗嫁人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她是不可能會披上婚紗嫁給席瑾城的。

而林遠翔的意思,分明是在間接的告訴她,他不會就此放手。

一頓飯,四個人草草的吃了一些便結束了。

肚子雖餓,卻也沒有了胃口,更是沒了心情。

林遠翔沒再提婚約的事情,舒苒更不會主動提,而舒母和舒沐然也就只能這個看看,那個看看,不知道說什麼。

買單的時候,舒苒和林遠翔各爭執了一會誰付錢,最後被林遠翔搶走了賬單:「總不能你不跟我結婚,就連請你們吃頓飯都不讓了吧?」

舒苒無奈,只好隨了他。

「苒苒,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不喜歡遠翔了?」舒母趁著林遠翔去錢時,拉住舒苒,小聲地問道。

「是呀姐,這些年你連一個男朋友都沒談,難道不是在等遠翔哥回來嗎?」舒沐然也靠了過來,對舒苒這樣出其不意的舉動,也是徹底的懵逼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感覺沒有以前那種非他不嫁的感情了。我想,確定一下彼此的感情,不要被過去的美好蒙蔽了真實的情感,還是很有必要的。媽,你覺得呢?」舒苒根本不敢說席瑾城的事情,只能往著感情的方面說事。

「感情的事,媽也說不好。不過,媽支持你的選擇,如果你覺得你真的沒那麼喜歡遠翔,不想這麼不清不楚的跟他結婚,那就跟遠翔好好的談談。不能耽擱了人家,畢竟,遠翔都已經二十八歲了,再這麼耽擱下去,好女孩都沒了。」

舒母只是點了點頭,她不想過多的干涉孩子的感情,特別是婚姻。

就像舒苒說的一樣,這是一輩子的事情,選擇得好是一輩子,選擇得不好,也是一輩子。

雖然說現在的社會,不好可以離婚。

但是,總歸是不一樣的。

「好,我知道了,媽。」舒苒看著買好單朝這邊走過來的林遠翔,該說的,她早就跟他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