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86章 你怎麼會認識魏莉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6章 你怎麼會認識魏莉莉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你在生氣?」席瑾城挑了下眉峰,似笑非笑的看著舒苒那愛搭不理的樣子。

「沒有。」舒苒本想直接上二樓去書房的,聽到他開口,她便打消了念頭。

跟他大半個月不見,她不想一見面又鬧矛盾,僵持著。

畢竟,他愛見誰,都不是她的事情,也不是她能干涉或是管得了的。

想到這,她的心情也沒剛才那麼自我糾結了。

她抱著書本走過去,在他右手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

席瑾城對於她似疏遠,又太過自然的遠離了他的舉動沒怎麼動色。

「真的要考?」瞄了眼她懷裡的書,看來,她當初跟他說的時候,並不只是說說而已。

「嗯。再鞏固一下,就差不多了。沐然讓我報考明年的試試。」舒苒順著他的目光看向懷裡的書,微微一笑,帶著一絲期待與志在必得的決心。

「看起來,挺有把握的。」席瑾城不由地跟著勾了下唇角,他就喜歡看她笑。

笑起來的時候,梨渦淺淺的,甜美可愛,很有感染力,讓人忍不住油然而生一種想要寵著她的衝動。

她不是屬於那種可愛型的女孩,可是卻偏偏擁有和笑便猶如蜜汁般的梨渦。

可愛的梨渦配上勾人的桃花眼,竟然毫無違和感,不由地感慨,上天造物時真的是很奇妙。

不笑的時候,光看那雙眼睛,便像極了兩把小鉤子,勾得人心痒痒,隨時隨地都想弄了她。

「還行吧!書里的內容能看懂,但不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對不對。我身邊沒有這個專業里的人。」舒苒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因為沒有方向,她要比別人多費些心思,記得比別人要多很多。

別人可能重點只需要沿一條線去記和掌握,她卻得比別人多記幾條線,這樣才不會漏過可能會是真實的那個重點。

粉色的小舌在視線里快速閃現而過,席瑾城的目光都跟著沉了又沉。

朝她勾了勾手指,舒苒猶豫了一下,還是乖乖的坐了過去。

原本她留了一個人的距離,卻被他長臂一撈,直接把她攔腰抱起,放在了腿上。

舒苒臉一紅,身體跟著僵硬了起來。

「我們財務部里,小至打雜遞水的小妹,都是會計專業的。要不,我給你弄個人教你?」他埋首在她頸窩裡,深呼吸了一口氣,聞著她身上散發的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心情不錯地「格外開恩」。

舒苒被他弄得像有一根羽毛掃過般,癢得一個勁的縮著脖子。

她怕癢,「咯咯」地笑著推他:「別鬧,很癢1

席瑾城勾著她的下巴,這才從她的頸窩裡出來,眼底染著濃得化不開的**:「如何?」他的聲音低沉而沙啞,有著男性荷爾蒙大幅度上升后的性gn的暗示。

「不用了,你花錢請她們是為你公司工作的,我……唔……」舒苒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吻住,推倒在沙發上。

舒苒的懷裡還抱著書,他趴在她身上時,兩個人中間隔著書,閭郟他卻連拿開一下的時間都騰不出來。

他想這麼做,想了一世紀之久他如此覺得。

「席……席瑾城……」關鍵時候,舒苒突然喊停,用手推著他。

「嗯?」席瑾城不悅地咬住她的鎖骨,作為她突然叫停的懲罰,倒也真的停下了動作。

「那個……李醫生拿過來的東西……」舒苒咬了咬唇,雙眼迷離地看著他,大腦里僅存著那麼一絲理智勉強的支撐著她的憂慮。

「……」席瑾城一震,十分不情願地抿了抿唇,想到李醫生說對她的危害,便也就咬咬牙忍下了:「放在哪?」

「室。」舒苒卻突然有種莫名想笑的衝動。

不過,看著他一聽說在樓上而猛然下沉陰鷙得能滴出水來的臉色,硬是不敢笑的抽搐了幾下嘴角。

「小妖精1席瑾城說完,邪魅而笑,挺身而入。

舒苒有些失望,他根本不會顧及她的身體……

在她眸色黯淡的垂下眼瞼時,席瑾城抓起她的腿環在他腰上,抱起她,快步的往二樓走去。

舒苒不敢想這男人竟然會如此輕狂,他每走一步,都是對她的一種折磨……

……

席瑾城肯放過她時,已是晚上八點多了。

舒苒筋疲力盡的趴在床上不想再動。

「起來,跟我出去。」席瑾城拍了下她的屁股,朝浴室走去。

「席瑾城,我不想出去,我很累。」舒苒低啞地拒絕,將臉埋進了枕頭裡。

「就這麼幾次就不行了?」席瑾城的腳步一頓,轉身回到床前。

「席先生,您的幾次就是幾個小時好嗎?」舒苒抬頭想瞪他,卻發現連抬一下眼皮都是在浪費力氣。

每個男人在這件事上能把一個女人做到求饒,不管以任何一種形式或贊或怪他太勇猛,都能最大程度的膨脹自尊心和驕傲。

顯然,席瑾城也不例外。

從他唇角上揚的弧度以及他彎下腰,動作無比溫柔的抱起舒苒,以及他用著十足的耐心幫她仔細洗完澡可以看出。

舒苒這句分明是指責的話,在他耳朵里,卻是再動聽不過的讚美了。

「席瑾城,我自己可以洗。」即使再累的不想動,但由著他略感粗糙的手掌一寸寸撫摸身上的肌膚時,舒苒還是沒那個臉去用享受的態度接受。

「意思就是你還能再動?」席瑾城漾著勾魂的眼神,從上到下的看了一遍她,毫不掩飾某處的激昂。

舒苒心裡暗罵一聲「不要臉」,別過頭去不看他。

怕又看著他流鼻血。

「要不是看在要出去的份上,小妖精,我定與你大戰三百回合1席瑾城用花灑衝去兩人身上的泡沫,拿起一條浴巾圍在自己腰間,又抽了一條包住她,還是和剛才一樣抱起她出了浴室。

舒苒一句話都不敢頂嘴,就怕自己一不小心踩到地雷。

換衣服時,席瑾城似是不經意的開口問了句:「你怎麼認識魏莉莉的?」

「初中同學。」舒苒沒想到他會向她打聽魏莉莉,不禁愣了一下:「她怎麼了嗎?」

想起他和魏莉莉四個小時左右的會談,舒苒的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怪異。

「沒事。」席瑾城短短兩個字便結束了這個話題。

舒苒聰明的沒有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