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87章 聞到了醋酸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7章 聞到了醋酸味兒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上車后,舒苒便安靜的坐在副駕駛座上,手肘搭在車窗上,手背支著下巴,出神的看著外面霓虹燈閃爍的街頭。

猛然想起,再過兩天,就是聖誕節了。

很多店鋪的櫥窗上,外面都已經早早的布置起聖誕樹了。

聖誕節的氣氛濃郁得連她這種不過聖誕節的人,都有種被勾起過節**的想法了。

「這個給你。」席瑾城丟了一個禮物過去,興許是出門時的好心情還沒消失,他的聲尾有些上揚。

舒苒低頭看著落在腿上的盒子,包裝很精緻,藍色的盒子,邊緣都是銀色的燙金,銀色的絲帶系著蝴蝶結。

「這是什麼?」舒苒沒打開,只是不解的看著他。

她不是想問他裡面裝了什麼,而是想知道他為什麼無緣無故的送禮物給她。

「劉燦說過兩天就是聖誕節,一定讓我給你帶回來的禮物。」席瑾城看了她一眼,沒有隱瞞的坦白道。

舒苒笑了下,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送她禮物,卻是因為他助理說讓他送,他才送的。

而不是他想送才送的。

「謝謝。」舒苒不想去計較心裡那種煩躁的想把禮物丟掉的心情是從何而來:「不過我沒有準備你的。」

「不需要。」席瑾城點了根煙,將車窗降下幾公分換氣。

舒苒也沒有再客套什麼,撇了撇嘴唇,又扭頭去看外面的街景。

「打開看看喜不喜歡,如果不喜歡,給你重新買一個。」席瑾城今晚心情好,對舒苒也格外的耐心。

「喜歡。」舒苒維持著動作沒動,也沒打開看,只是用著特別敷衍的語氣回答了句。

「你在鬧什麼?」席瑾城這才聽出了她的聲音里有情緒,不由地把眉頭一皺,臉色冷了下來。

「我沒鬧,只是覺得,你送的,差不到哪裡去1舒苒揚了揚手中的盒子,淡淡地笑著。

嘴角下的梨渦淺淺,甜得涼保

席瑾城納悶自己又哪裡激惱了她,出門前還好好的,他這禮物還送錯了?

「舒苒,如果不想要這禮物,就扔出窗外去。別給我擺臉色,我看著不舒服1席瑾城吸了口煙,隨著他說話時薄唇一啟一闔,渺渺白煙忽濃忽淡的噴出,模糊了他深刻如雕的側臉。

舒苒閉了閉眼,吐出一口氣,低頭帶著幾分堵氣的拆了禮物。

黑色的錦布上,躺著一支滿鑽的手錶,玫瑰金的邊緣,同色金屬的寬錶帶,處處體現著它的奢華與精緻的貴氣。

舒苒不用去問多少錢,就知道這支手錶還是有多值錢。

「很漂亮。」她讚美了聲,卻沒有特別的興奮或是因為喜歡而想要戴上的樣子,輕輕的合上了盒子。

「你不喜歡。」席瑾城只是瞟了她那麼一眼,便下了斷定。

「我很喜歡,只是太貴重了。」舒苒笑了笑,低頭看著盒子,這種手錶戴在她的手上,她怕掉了這手錶的檔次。

「再貴重的東西,還不是給人消費的?能比人更貴重?」席瑾城不屑地嗤之以鼻。

如果她只是因為這個原因,那麼,大可不必!

在他身邊,再貴重的東西,她也配得起!

車子停在沁園,舒苒剛解了安全帶,便被席瑾城拉住手。

「你幹嘛?」她回過頭,疑惑地看著他。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拿過她手裡的盒子,單手打開,拿出手錶戴進了她手上。

舒苒皺眉看著,沒有反抗,也沒有拒絕。

「很合適。」席瑾城滿意的看著玫瑰金的手錶在她白皙的肌膚上,反射著燈光,格外耀眼,光彩奪目。

舒苒沒說什麼,只是覺得手腕處沉得快要成為她的負擔了。

「下車。」鬆了她的手,他率先下了車。

舒苒跟著下車,席瑾城在車頭位置等她,不等她走近些,他便牽著她的手,往裡面走去。

門口的迎賓xioji看到席瑾城時,莫名的覺得溫度又降了好幾度。

「席先生。」迎賓xioji走過來,朝席瑾城行了個九十度的禮,在起身之際,好奇的看了眼舒苒。

舒苒對她微笑了下,她當即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忙也向舒苒彎腰致禮。

「你倒是對誰都好脾氣。」席瑾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帶著並不難察覺的不悅。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舒苒竟聞到了某種醋酸味兒。

狐疑地抬頭,還沒看清他臉上什麼表情,額頭上被他不輕地彈了下。

舒苒痛得淚沫子都冒出來了,怪地遞過去一記白眼:「席瑾城,很痛1

「不痛不長記性。」席瑾城輕哼了聲,擁有她上樓。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舒苒不服地撅著嘴,她幹什麼了她?

不就是對著人家小姑娘笑了下嗎?

這是多大的錯?

還需要席大老闆下如此重手?

「感覺受委屈了?」席瑾城挑了下眉,對於她這樣不常見的嬌憨模樣,倒是覺得可愛得緊。

「不敢。」舒苒哼了聲,陰陽怪氣地否認。

「出息1席瑾城輕輕戳了下她的額頭,這次是真的放輕了力氣,只是象徵性的那麼一點。

舒苒翻了個白眼,無語:「席先生,咱先吃飽肚子再討論出息這種問題吧!我現在是又餓,腿又酸!我全身骨頭都散架了1

「……」席瑾城認真的審視著她,想看看她說的話有幾分可信度。

「中午吃了那麼一頓幾百塊的午餐,我心裡流了很多血,肉也很痛!最要命的是,我還沒吃飽1舒苒不悅地向他抱怨,投訴他的餐廳不合理收費。

「我給你的卡里,每個月都會打進三十萬,不夠用?」席瑾城一愣,有些好笑地問。

「我還沒落魄到花你的錢的地步。」舒苒說的聲音並不大,他們已經在一個包廂門口停下了。

「你說什麼?」席瑾城皺眉,沒聽清楚她的話似的,緊追著問了遍。

「夠用。」舒苒的聲音響亮了些。

「舒苒,對自己好點。」席瑾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才推門進入。

舒苒一時反應不過來的愣在原地,腦海里反覆咀嚼著他的那句話。

「進來1席瑾城走了幾步,見身後沒聲音,頭也不回地命令道。

對,就是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