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93章 心都被你融化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3章 心都被你融化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是天慕內部員工培訓,不對外招收學員的臨時培訓班,一個星期三堂課。周一、三、五上午九點到十一點半,你看看時間可以嗎?」

劉燦避重就輕地避開了她的問題,徑自介紹著上課時間。

「既然是內部員工培訓,我又不是公司員工,能參加嗎?」舒苒越聽越覺得疑點重重,而且還問她時間可以嗎?

「席先生的意思,肯定是可以的。」劉燦忙點頭,果然是不好糊弄的,難怪席瑾城讓他說話注意點。

「舒xioji,我說句心裡話。你也是知道的,羅晉的課別說在國內是聽不到的,就是在世界,想邀請他演講一次都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我覺得,你現在該想的不是該不該去參加,而是該想怎麼從羅晉那裡學到其他地方學不到的東西。你為kosh準備這麼多年,難道不希望一次通過嗎?再說,羅晉那裡的知識,不光光只是應付kosh用的,還有許多都是他自己的心得,積累的經驗。難道你不好奇嗎?不想親眼看看這位聞名世界的天才嗎?不想知道他為什麼會被譽為天生數字管理學家嗎?」

劉燦一席話,句句都像是戳著舒苒的心窩說的,每個字都飽含著打動她的力量。

舒苒沉默了,緊緊的攥著報名表,臉上出現了搖擺不定的掙扎。

她從來不是一個追星的人,可是對羅晉,卻是多年的關注。

從這個十八歲剛符合考p條件就擁有資格zhngsh,成為世界最小的p時,就是她們專業的活標本。

是她唯一一個當成偶像一樣崇拜的人。

她從沒想過,能有一天可以跟他近距離的面對面交流。

如今既然有這樣一個機會,她真的不想因為那些條條框框而錯過。

就像劉燦說的一樣,她現在還想的,是怎麼從羅晉那裡學點真本事,讓自己少走幾道彎路。

「劉先生,謝謝你。」舒苒站起身,朝他深深的鞠了個躬,真摯的感激。

「舒xioji不願意去嗎?」劉燦哪敢受她這麼大的禮,忙跟著起身回禮。

心裡卻挺失望的,他就這麼的出師不利,失敗的回去復命了嗎?

「我願意去!我是想謝謝你們公司給我這樣難得的機會,讓我可以聽到羅老師的課!很感激1舒苒笑了起來,深深的梨渦伴隨著溪流般清澈明朗的笑聲。

「哎呀!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舒xioji是要拒絕我呢1劉燦用力拍打著胸口,誇張地鬆了口氣。

隨即又笑著說道:「舒xioji就該這麼笑,你不笑的時候,跟席先生真的是太像了,給人壓力太大1

舒苒一愣,笑容有些尷尬:「是嗎?」

她也不是刻意的去那樣對人,只是這些年為了生活,為了保護自己,不知不覺中變了自己。

在家人和朋友面前時,和上班時間的她,完全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如果能快快樂樂、開開心心面對,她又何苦天天板著臉去自虐?

她本身也不是一個嚴肅或是悲觀的人。

「是呀!你笑起來的時候,有一種陽光照進來的感覺,特別有感染力!就算心情不好的人看著,都會暫時忘記了自己的煩惱,跟著你笑1

劉燦深有感觸地說道。

「你說的是我嗎?」舒苒被他的話誇得都不敢相信自己了,笑得眉眼彎彎。

「當然!其實你要是天天這樣對著席先生笑,我敢保證,席先生一定什麼脾氣都發不上來了!說不定時間久了,他那顆心都被你融化了1

劉燦半真半假的笑著說道,拿出筆遞給她。

舒苒接過筆,低頭認真的填寫自己的資料,沒把劉燦的話聽進心裡去。

「中午約了羅晉一起吃飯,你也一起去吧1劉燦趁著她的注意力集中在表格上時,似是隨口一說般提起。

「你們見面也是談公事,我就不去打擾了,我上課的時候去參加就可以了。」舒苒卻沒著他的道,回答得一絲不苟。

劉燦咂吧了下嘴巴,真是太小看了她!

舒苒把填好的資料遞給了劉燦:「劉先生看看,這樣可以了嗎?」

劉燦接過,看了一下後點頭:「可以了!很完整1而且連字都寫得這麼好看!

都說見字如見人,可以從一個人的字跡看出一個人的長相。若是舒苒這手字,還真不拉低她這副好容貌!

「謝謝,麻煩你了!讓你這麼一大早的親自送過來,真的不好意思1舒苒客氣的道謝,她可不敢忘記他可是席瑾城的御用助理!

拿來fw她,簡直不能再浪費資源了!

「舒xioji你可千萬別這麼說,這都是席先生吩咐的,我就是照著做罷了!你要是真的想謝謝他,中午就賞個臉,一起吃飯1

劉燦笑著把資料放迴文件夾里,一邊半開玩笑的說道:「席先生中午也會一起在。」

「不了,我身體有些不舒服,不太想出門。對不起,下次吧1舒苒一聽到席瑾城也會在,心裡那麼一點點的猶豫頓時就變成了堅決的否定。

昨晚她凍成狗一樣的回來,可都是拜他所賜!

既然他這麼不相信她,總覺得她會背著他勾三搭四,那她乾脆不出去總行了吧!

每天呆在家裡誰也別見,他還能有話說嗎?

劉燦也不好再說什麼,便告辭離開了。

舒苒送他到門口后,才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拿起手機給舒沐然打dinhu,告訴他這天大的喜訊。

姐弟倆高興了半天,舒沐然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姐,你和天慕的誰認識?羅晉就算辦內部人員的培訓,那也不可能哪個小員工都可以參加的吧?能有資格上他課的,應該也是主管以上的領導。你既不是他們公司的領導,就連職員都不是,為什麼人家會願意讓你去上課?姐,你認識的這個人,大人物啊1

「」舒苒啞口無言,無以為復。

「姐,一直都沒問,你是在哪家公司上班?」舒沐然又緊接著問道。

「」舒苒依然沉默以對,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不安了起來。

以前只顧著媽媽的病和錢,從來沒有真正想過她的工作。

現在生活慢慢穩定下來,也有了空暇的時間和精力,舒苒知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