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96章 這男人到底是有多小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6章 這男人到底是有多小氣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不過舒苒還是太低估了席瑾城的惡劣。

他一旦開始整你的時候,不整到你死,他是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的。

當她看著他手中的茶壺「咚咚」將淡hung色的茶水倒進她的茶杯時,臉都綠了。

握緊了拳頭,死死的咬著下唇,一副想要將他生吞活剝了的瞪著他。

「席總,你幹嘛這麼為難一個小女孩?」羅晉是看不下去了,雖然這茶不像酒,就算多喝幾杯,也沒有什麼害處。

可是這麼為難一個小女孩,當著人的面讓她下不了台,那可不是君子所做的!

「席總,舒苒是不是哪裡做錯了?要不,我」

「閉嘴1席瑾城冷冷的橫掃了魏莉莉一眼,魏莉莉便馬上噤若寒蟬,低下頭不敢再替舒苒求情了。

「席總,舒苒好像也沒做什麼事得罪你的吧?」魏莉莉怕他,羅晉不怕他,安撫的看了眼魏莉莉后,他接著為舒苒說情。

「怎麼,你想替她喝?」席瑾城挑眉,一聲暗含嘲諷的冷笑。

「我」

「羅老師,沒事,正好,我渴了1舒苒不想羅晉因為她而開罪了席瑾城,朝魏莉莉和羅晉笑了笑后,拿起杯子,一臉漠然的喝完。

就這樣,舒苒一杯杯的喝,席瑾城一杯杯的倒。

茶壺裡沒了,他就讓fw員再上一壺。

舒苒直喝了三壺,肚子快被撐破就別說了,就連膀胱都快要爆炸了。

其他兩個人看著一身冷汗,真的是莫名到了極點。

實在搞不懂,席瑾城這到底是鬧的哪一出。

劉燦看著直著急,直嘆息舒苒的性格太倔了,哪怕稍微服軟,說個好話,席瑾城也不會這樣為難她啊!

「席先生,我去一下洗手間1舒苒也不管他了,再憋下去,可就不是面子的問題了。

說完,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拿起椅子后的小包,快步的離開了包廂。

席瑾城挑了下眉,一聲冷哼。

魏莉莉看了他一眼,硬生生的吞了口口水后,瑟瑟地開口:「那那個,我也想去一下洗手間」

「二樓的壞了,你去一樓。」席瑾城點頭,好心地提醒了她一句。

「好,謝謝席總。」魏莉莉說著,便起身往外走去。

席瑾城朝劉燦使了個眼色,劉燦忙也跟著起身:「那我也去一下吧!看著舒xioji喝了這麼多茶,怎麼都覺得好像是我喝的一樣1說完,別有深意的看了眼席瑾城。

席瑾城一個冷眼掃過去,劉燦逃命似的奔出了包廂。

「你也要去洗手間嗎?」席瑾城笑睇著羅晉。

「不去」

「嗯,那我去一下。」席瑾城不等他說完,便起身,丟下一臉錯愕的羅晉,朝外走去。

舒苒洗著手,腹部右下隱隱有種抽筋的疼,她皺著眉:「席瑾城,王八蛋1

昨晚害她凍了個半死,現在又難受得有苦不能訴。

甩了甩手上的水漬,一抬頭,卻被鏡子里倒映著人給嚇得差點尖叫出聲。

連連倒退了好幾步,驚恐的迴轉身,看著斜倚在門口的席瑾城:「沒想到席先生還有這樣的愛好,喜歡進女廁?」

平靜下來,舒苒那三壺茶的怨氣一下子便升騰了,在每個肺泡里跳躍了起來。

席瑾城挑眉,徑直的朝她走了過來。

「席先生,你是不是男人?」舒苒倒退,不悅地指責著他這種不要臉,又沒底限的耍limng行為。

堂堂天慕總裁,竟然這麼堂而皇之的闖進女廁,到底是有多噁心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最有發言權了!不是嗎?」席瑾城嗤笑,面色冷然的看著她嘲諷道。

「既然你喜歡在女廁,那我出去,不打擾你了1舒苒貼著牆換了個方向,一邊防備的看著他,一邊朝門口挪過去。

「不打擾,沒你在,談什麼打擾。」席瑾城陰惻惻的笑,雙手斜插入褲兜中,意有所指。

「席先生別開玩笑了,現在正是用餐高峰期,隨時都會有人進來。你身份高貴,可不能因為我毀了清譽,我一介賤民,可擔當不起1瞟了眼就在身後的門,舒苒心裡放鬆了一些,只要轉過這個拐角,外面就是大廳了。

「舒苒,你以為,你逃得出去?」席瑾城一眼看穿了她心裡的想法,以著一種她不自量力的目光睥睨著她。

「誰說我要逃了?」舒苒輕哼,臉上一潮,咬了咬唇,繼續嘴硬:「我是在給你騰地方!你請便1說完,轉身撥腿便往外跑。

只是一隻腳還沒邁出門口,肩膀上一痛,側頭看看過去,他的大掌按在了她的肩膀上,修長的五官如鐵鉤般用力扣緊了她的肩關節上。

舒苒痛得罵了聲娘,臉都白了。

「席瑾城,你給我放手1舒苒咬了咬牙,這種痛令人頭皮發麻,抽筋挫骨般。

「不是不認識嗎?不認識還知道我名字?」席瑾城冷哼了聲,想到她剛才當著他們的面說不認識他時,他就一肚子莫名的火。

「不然你想怎麼樣?是要讓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告訴他們,我拿了你的錢,是你情婦?跟你上過床?」肩膀上的痛與心裡的無名火編織成一張偏激的情緒,把理智統統的阻隔在外面。

「如果你想要這樣,我沒意見1席瑾城的臉色更冷,甩開了她,抿著唇冷視著她。

「行,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回去跟他們說1舒苒揉著肩膀,咬牙切齒地賭氣大喊。

席瑾城的唇角抿成了一條直線,直勾勾的看著她,沒吭聲。

舒苒紅著眼瞪著他,他這是咬准了她不敢出去說是吧?

「不去?」席瑾城朝門口抬了抬下巴,大有一副你趕緊說去的架勢。

舒苒咬著唇沒動,衝動過後,理智歸位,這種愚蠢的話說了也就罷了,還能真的去做這種愚蠢的事情來挖坑埋自己?

「你到底想怎麼樣?」舒苒突然鬆了語氣,態度有所軟化。

「不是身體不舒服?」席瑾城皺了下眉,語氣也跟著緩和了下來。

「」舒苒心裡不禁又暗自腹誹:這男人到底是有多小氣啊?

這一句一句的,都是直戳她心虛的點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