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02章 情非得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2章 情非得已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從humn進了後台。

妖妖看到她來時,二話沒說,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舒苒被抱得措手不及,有些懵。

「領班,你……」

「看到你回來,真是太開心了1妖妖鬆開了她,把指間燃了三分之一不到的煙掐滅了。

舒苒看著那細長的白色香煙被她摁斷成兩截,心裡依然有些泛懵。

「哎呦,妖妖對安安可是真的好呀!以前我請假一個月回來,也沒見這麼熱情的對我1一個穿著hung色緊身短裙的女人酸溜溜的用著半搭子的語氣嘲諷了句。

其他幾個女的便跟著「咯咯」笑了起來,看著舒苒的眼神里,有著讓人渾身不舒服的異樣的眼光。

「你們誰能跟她一樣有才藝,招客人喜歡,我一樣對你熱情!自己沒什麼本事不自我檢討,天天記恨著別人為什麼得到比我好的待遇,乾脆你們去跳廣場舞吧!誰跟誰都是公平的1

妖妖冷哼了聲,妖嬈的聲音說著不留情面的話。

幾個剛才還在跟風笑的女人,此刻也一個個的散開了。

「你不用理會她們!一群只會爭風吃醋惹事端的女人,沒一個正常的1妖妖對舒苒說道,順帶的又數落了一遍。

舒苒只是笑笑,沒作聲。

她知道妖妖是為她好,幫著她避免了聽那些女人明朝暗諷的話。

可是妖妖有沒有想過,經過她這麼一幫,幾乎是幫她樹敵呀!

而且還是大規模的!

基本上她算是把這裡所有的人全部得罪光了!

輪到舒苒時,正要開唱,台下的fw員過來,給她遞了張紙條。

舒苒接過,展開看著上面的字。原來是有人出了五千點她唱一首情非得已。

這種花錢點歌的方式她經常遇見,並不稀奇。

稀奇的是不知道是誰,出手這麼闊綽。

一首歌五千塊!

按照規定,她把紙條上的字念了一遍,然後把紙條展示給台下的人。

這是酒吧的一種營銷方式,利用人心的攀比心理,激勵著他們消費。

當然,有時候,也會是酒吧內部的托,促進消費嘛!

等舒苒把一首情非得已深情的唱完,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一波接一波的喊著「好,再來一首」的呼喊聲。

本來她唱完這首就下場,下面是舞蹈的節目,可是呼聲太高。

妖妖便上來,讓她緊接著唱,直接把她的歌唱完,直接下班。

舒苒心想著這樣也好,不用在後台等著下常

舒苒又連著唱了兩首老歌和一首新歌,便下場了。

剛到後台,手機響了起來。

舒苒看著席瑾城的來電,心想著他不會是真的在等她吧?

「車上等你。」席瑾城說話從來不拖泥帶水,不浪費時間。

能一個字表達的,他絕不會用一句話。

「我卸了妝就來。」舒苒答應著,心裡有些小興奮。

她還以為他一個人走了,畢竟她下車時,他連話都沒跟她說就把車開走了。

等席瑾城掛了dinhu,她才掛。

舒苒心裡想著,他剛才一定就在裡面聽她唱歌!

否則,他怎麼會知道她的節目變動,提前下班了?

該不會那個花五千點歌的人就是他吧?

如果是他的話,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出手這麼闊綽了!

她可是他花了兩億從流金歲月把她弄出來的!

正要卸妝,妖妖又跑了過來:「等一下!安安1

「怎麼了,領班?」舒苒疑惑的看著她問。

「又有人花五千點歌,你唱嗎?」妖妖將手裡的紙條遞給她。

舒苒一驚,這個人不是席瑾城!

接過紙條看了一下,這次點的還是那首情非得已。

「知道是誰嗎?」舒苒捏著紙條問妖妖。

「只知道一個人的,年輕人,不認識,是新面孔。」妖妖搖頭,她還特意去看過那個人,結果號稱江湖百曉生的她也沒有見過那個人。

舒苒猶豫了,一邊是五千的高價,一邊是席瑾城的等待。

「怎麼了?不想唱嗎?」妖妖沒見過舒苒對錢這麼猶豫過,以前就算別人花一百兩百點歌,舒苒也都唱的。

「我今天有事,約了人,有點不方便。」舒苒咬了咬牙,最後還是在錢和席瑾城之間選擇了席瑾城。

「好,那我就幫你推了啊1妖妖沒勉強的點頭,尊重了她的選擇。

「謝謝領班,麻煩你了1舒苒感激的道謝。

表演的紅包,是要跟酒吧五五對開的,妖妖這樣也是真的關照她了。

「你趕緊卸妝吧1妖妖拍了拍她的肩膀,便離開了。

舒苒看著到嘴的兩千五就這麼被她自己給拒之門外,心裡怎麼都覺得有點不舍。

跟颳了塊肉似的。

卸了妝,換回自己的衣服后,便匆匆的往停車場趕去。

席瑾城的車就停在出口處,悶騷的跑車,不用找的。

「真慢!我等了你二十分鐘1席瑾城看了眼腕錶,很是不悅的開口追責。

「……」舒苒無言以對,她已經很趕了好嗎?為了不讓他等太久,她連兩千五都沒了!

想到這,她側身看著他:「席瑾城,剛才台上那五千的歌不是你點的?」

席瑾城看了她一眼,將車子開出了停車場,卻沒回復。

舒苒沒得到他的dn,又從他臉上看不出什麼,不由得撇了撇嘴。

「這種做給別人看的事,我不會做。」席瑾城在她放棄追問的時候,突然開口。

「哦。」舒苒點頭,沒敢再在這個話題上說下去。

可是她不說,並不代表他也不說。

「你希望我這樣做?」席瑾城問,涼薄的語氣聽不出喜怒來。

「不是,只是覺得有些人真是不拿錢當錢看。」舒苒嘲諷了句,而有些人,一輩子都在辛辛苦苦掙錢,錢卻少得可憐。

「男人在女人身上花錢,只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為了得到你,另一個是因為愛你。

舒苒,你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你的清冷和高傲會激起男人的征服**。基於這兩點,你身邊不會缺乏追求者,不管是生理上的還是情感上的。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生了一雙桃花眼?」

席瑾城修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有節奏的輕敲,他的話是舒苒印象中他說過最長的一句話。

比他一個星期對她說的累積起來還多。

可是她卻分不清,他這是在誇她,還是在向她暗示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