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03章 血口噴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3章 血口噴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舒苒在沉睡中被人喊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迷迷糊糊中,一張過度放大的陌生的男性臉龐讓她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

「你是誰?」她盡量地往椅子上靠,握緊拳頭保持冷靜,沒讓自己尖叫出聲。

「舒苒?」這男人好像對她一點都不陌生,對上她睜開的眼睛,嬉皮笑臉地看著她。

「我是。」難道要一直保持這樣的說話姿勢嗎?

席瑾城呢?

她轉頭,駕駛座上早已空無一人,不禁皺了下眉。

他怎麼到了也不叫她?

「很失望嗎?」他輕易的便看出了她的心聲。

「呃?」她表現的很明顯嗎?舒苒難堪地想,沒回答。

意識清醒后,慢慢的發現,眼前這個男的,給了她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好像在哪裡看過!

「我都知道你叫舒苒,為什麼你不問我叫什麼名字呢?」他不高興地埋怨。

「……」舒苒抿唇。

「我叫席瑾言。」不等她問,他便直接自報姓名了。

「席……瑾言?」舒苒愣了一下,終於明白怎麼會覺得在哪裡看過這個男的了!

對了,之前她被席利重帶到席家的時候,她見過他!

只是那會兒她太緊張、太壓抑,根本沒有心思去記下那麼多。

他是席瑾城的同父異母的弟弟。

「是不是在猜測我和席瑾城是什麼關係?」席瑾言看著她兀自沉思不語,嘻笑著問道。

「沒有。」舒苒搖頭,這兩兄弟的性格可真是天差地別啊!

若是把席瑾言的開朗陽光分一半給席瑾城,那這個世界的冬天,也許就不至於這麼冷了吧!

舒苒好笑地想,比起第一次看到席瑾言時覺得這個男人挺討厭,現在反而覺得,這個男人挺可愛。

「沒有?嘖嘖,你果然不一樣1席瑾言反倒有些意外:「難道我哥什麼事都告訴你嗎?他跟你……」

「鬧夠了沒?」席瑾城揪著他的衣領將他從車裡拉了出來,沉聲訓斥道。

「幹嘛啦!聊聊天而已,你也吃醋啊1席瑾言不舍地看了眼舒苒,朝她拋了個媚眼。

「……」舒苒無語地翻了個白眼,這小子不但看起來陽光,連腦子也白熾化啊?

席瑾城會吃醋?怎麼可能礙…

「還不下車?」席瑾城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直接看向舒苒。

「哦。」舒苒應了聲,慢慢的從車上下來。

暈死,她到底睡了多久?車子是什麼時候停下的?這又是哪裡呀?

舒苒打量起周圍,拱型的大門上方几個偌大的英文字母,原來,這裡就是超有名氣也超有人氣的「伊莉莎白跑馬潮。

神經病啊?

大晚上的來跑馬場幹嘛?馬兒都不用休息的嗎?

「苒苒……」

「閉嘴1對於席瑾言這種不分生熟的過度親昵,席瑾城微慍地瞪了他一眼,「叫舒xioji。」

「喂……怎麼可以這樣啊?!人家和苒苒……呃……舒xioji一見如故不行嗎?」在他警告的目光下,席瑾言扁了扁嘴,委屈地改口。

「rthur,還不進來,都站在門口乾嘛?」這個聲音,只要聽過一遍,一定再也不會忘記了!

舒苒笑,原來,那個天使也在這裡,那席瑾城為什麼還要帶她來這裡?

「嗯,來了。」席瑾城應了聲,直接丟下舒苒,朝她走去。

他……好像真的很在乎那個天使,只有看到她的時候,他的笑容才是溫柔的,才有人情味……

「怎麼了?怎麼不開心了?」席瑾言細心的發現了她緊鎖的眉心中,那絲被她隱藏的淡得不易察覺的憂傷。

「我沒事。」她搖頭,朝他淡淡的笑了下。

「哇塞!你笑起來好漂亮啊!有梨渦耶1席瑾言驚艷地喊了起來,伸手就去碰舒苒嘴角的小窩。

舒苒忙退了幾步,避開了他的手,明顯不悅的沉下了臉:「席先生,請自重。」

她特別討厭別人碰她,上班時如是,下班后,她更厭惡!

「我沒惡意的1席瑾言忙舉起手澄清。

舒苒看著他,沒再說什麼的轉身,朝著席瑾城離開的方向走去。

席瑾言卻突然跑過來,拉起她的手,揚起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放手1她縮回手,卻被他牢牢的拉著不肯放,皺起眉,不悅地瞪著他:「別動手動腳的行嗎?」

「沒關係啦,我帶你進去……」

「放手1席瑾言的手被一隻突然插入的大手給揮去,眼睜睜的看著舒苒的纖纖玉手落入他人之手,而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去而復返的席瑾城!

「席瑾城?」舒苒訝疑地看著他的舉動,他怎麼回來了?

「你就這麼喜歡和男人勾搭?」席瑾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語帶嘲諷地說道。

「我沒有……」她想要為自己辯解,最後,卻默默地抿住唇,不再說話。

突然莫名的想起他之前在車裡說過的那番話。

他說她有一雙桃花眼,長得很漂亮,就算站在那裡什麼都不做,也會有很多人靠近她。

現在這麼想起,那幾句話,並不是什麼讚美她的話。

而是……

在諷刺她特別能招蜂引蝶吧?

所以,不管她說什麼,他都不會去聽,更不會相信的。

所以,不管她再怎麼解釋,估計也不過是浪費口舌罷了!

「哥,你怎麼說話呢1席瑾言看不過去的為她抱不平,卻只是換來席瑾城一個不耐的冷視,他的俠義之膽便全部都萎了。

「我自己可以走。」舒苒甩了下他的手,被他握得更緊。

「既然你不能自理,那我還是帶在身邊安全點。」席瑾城瞥了她一眼,直接將她拉進懷裡,大掌握住了她的腰側,擁著她往前。

「席瑾城,你能不能不要老是這麼血口噴人?找事的人是你弟,關我什麼事?你沖我發什麼火?」舒苒不停的扭動身子,他的話實在太讓人不爽了,從頭髮到腳趾頭都不爽!

他就只看得到別的男人碰她,就看不到她抗拒的一面嗎?

他哪隻眼睛看到她主動靠上去了?

席瑾城並沒有回答她,更沒有搭理她,任憑她在那裡鬧得像個潑婦一樣。

舒苒等不到他的回應,也吵不下去了,握著拳頭沉了沉氣息,別過了臉。

腳步猛的卡住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

一個個見鬼般的看著她,幾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