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07章 席總憐香惜玉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7章 席總憐香惜玉啊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我不吃別人夾的菜」這句話餘音未了,他現在抓著她的手,吃了她筷子上的東西是幾個意思?

舒苒再一次覺得席瑾城是在整她,是在給她挖坑,招仇恨值!

陳靜握著筷子的手都在輕顫,低下頭,臉上顯露出被羞辱的氣憤。

那是她夾給他的,他不吃,說什麼不吃別人夾的菜。

他有潔癖,其他幾個女人的菜他也都沒吃,她還能接受。

如今,只不過是換了一個人喂對,是喂!

直接從別的女人筷子上吃下,這是什麼意思?故意當眾打她的臉嗎?

而林馨怡和陸雙雙的臉色就更別提有多難看了,直接翻了臉,瞪著舒苒,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般。

「還有什麼吃不了的?」席瑾城對幾個女人的反應視若無睹,用筷子輕輕敲了一下舒苒的筷子,淡淡地問。

「沒……」舒苒忙搖頭,如果可以,她想溜桌子底下去。

「嗯,那就快點吃,吃完睡覺。」席瑾城勾唇,看著她在聽到「睡覺」兩字時,那甭提有多精彩的表情,簡直是太逗了!

舒苒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在這麼坐著聽他說下去,她靈魂都要脫竅了!

「我去一下洗手間。」舒苒拿起包,小聲交代后,便低著頭匆匆離開了。

席瑾城也沒阻攔,只是將她碗里的山藥都挑出來吃掉。

一桌子人誰也不敢說什麼,大家視若無睹的各自聊著天,唯有三個女人暗濤洶湧。

「瑾城,這位舒xioji是誰呀?以前從沒見過她。」林馨怡開口問,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溫婉。

「這皇城裡你沒見過的人,就只有她一個嗎?」席瑾城端起酒杯,輕抿了口紅酒,似笑非笑的反問。

「說的也是,不過舒xioji這麼漂亮的,還真是不常見。如果見過,一定忘不了1林馨怡被他嗆得面露窘態,尷尬的笑了下,忙轉換了語氣。

「那就說明她也沒你說的那麼漂亮。」席瑾城又沒給餘地的堵了句,林馨怡頓時面如豬肝色,低頭不說話了。

「她是你女朋友嗎?」陸雙雙就沒有林馨怡那麼多彎彎繞繞,一句話問得直白又直接,語氣里的不滿意也不作絲毫掩飾。

「你看她是嗎?」席瑾城沒給她dn,只是笑睨了她一眼,回得曖昧。

「我看她像小三,一股子狐媚味兒1陸雙雙不喜歡舒苒的心態坦露無遺。

「那誰是小二?你嗎?」席瑾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然會為了舒苒跟兩個女人在這裡唇槍舌戰。

這麼無聊的事情,換作以前,他不該是懶得解釋一二嗎?

「我……」陸雙雙被他說得答不上話,撅著嘴,眼眶紅紅的別過了頭。

席瑾城也被自己反常的舉動弄得心情莫名的煩躁,一口乾掉了杯子里的酒。

「有情況啊1祖勤遙在厲輝煌耳邊嘀咕,這麼認真維護一個人的席瑾城,他沒見過……

不!

是太久沒見過了!

「希望是好情況。」厲輝煌點頭,席瑾城能有這樣的變化,不能說是壞事。

……

舒苒洗了把臉,心裡想著高檔酒店就是好,連洗手間的水都是溫的。

擠了點潤膚露擦臉,便收拾了包包,準備回包廂。

轉身看到陳靜進來,舒苒朝她微微點頭微笑:「陳xioji,你好。」

「你好,舒xioji。」陳靜回以微笑,不失高貴優雅的大氣。

「那我先走一步。」舒苒為陳靜的修養點了個贊,不愧為書記之女,這氣度確實跟其他兩個大xioji沒法比。

如果這樣的女人當席太太,應該怎麼看都比林馨怡或是陸雙雙要拿得出手!

如果席瑾城是顏值控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舒xioji。」舒苒與她擦肩而過時,陳靜輕輕的喊了聲。

「有事嗎?陳xioji。」舒苒停下,側頭看著陳靜,不卑不亢的。

「冒昧的問一句,你和席先生是什麼關係?」陳靜也側過身,還是微笑著面對舒苒,語氣里並沒有咄咄逼人的壓迫。

舒苒笑了下,意料中的事,並沒有什麼懸念或是能讓她驚訝的。

「我跟席先生其實沒什麼關係,不會影響你和他之間的。你們的事,我不會插手,也不會阻擋了你們,請陳xioji放心就是了。」

舒苒自然不能到處宣揚自己和席瑾城那樣的關係,只是隱晦的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只要席瑾城跟任何一個女人確定下來,那她就可以獲得自由了吧!

「我還以為……」

「陳xioji多慮了。」舒苒朝她笑著暗示了句后,便離開了。

陳靜看著她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揚了起來。

……

回到包廂,幾個男人正在猜拳喝酒,席瑾城看到她來,朝她勾了勾手指。

舒苒皺眉,倒也沒有拒絕的走過去。

在外rnmin前,她是該給夠他面子,畢竟每個男人都好面子。

「替我喝點。」席瑾城將一杯倒得滿滿的酒杯遞過來,眸色深深的看著她。

舒苒抿著嘴唇沒接,她有大姨媽,這幾天根本不想喝酒。

「我喂你?」席瑾城揚眉,正要起身,杯子已被舒苒拿走。

「我身子不太舒服,不能喝太多,就喝完這杯。」她看著他說完,仰頭大口的喝下。

掌聲雷動,眾人紛紛歡呼喝彩。

席瑾城眉眼微涼,伸手奪走了酒杯,酒在杯子里劇烈的晃動著,還剩下三分之二。

「怎麼?」舒苒不解地看著他問。

席**oss又哪根筋不對了?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不聲不響的把剩下的喝完了。

眾人又是一陣唏噓聲:「席總憐香惜玉啊1

「少喝點。」舒苒不由自主地關心了聲,她記得他胃不好,喝完酒總會胃疼。

席瑾城看著她微紅的雙頰,唇上殘留著一層薄薄的紅酒色,不禁又心神蕩漾了起來。

伸出的大拇指輕輕撫摸過她的唇,眸中閃過舒苒再熟悉不過的異樣。

「來來,接著接著1柳盛威在那裡吶喊著,舒苒震驚,忙擋開他的手,心裡亂成麻。

臉紅心跳的低下頭,拿起筷子吃東西。

卻食不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