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09章 你特么連自己男人都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9章 你特么連自己男人都認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發生什麼事了?」柳盛威他們幾個好奇的拉著祖勤遙八卦著,怎麼才洗個澡的時間,這裡變得這麼熱鬧?

「沒事!席瑾言喝醉了,鬧事。」祖勤遙四兩撥千金的聳了下肩膀,攬著厲輝煌的肩膀:「走走,回你房間,我給你用冰塊敷敷吧1

「早知道我特么的就不出來了1厲輝煌還氣憤不已地冷哼了聲,打哪都行,打他的臉,絕對不能原諒!

席瑾言,這筆賬我記下了!

「唉喲,沒想到,這舒xioji的魅力還真是大啊!讓席二少這麼惦記著1林馨怡在大家都轉身準備回房時,冷不餉疵俺雋艘瘓洌看著眾人眼前一亮,她卻笑了笑,自己回房了。

「原來是為了舒xioji呀1柳盛威驚訝,再怎麼沒眼力架的人,看完今天晚上席瑾城的態度都該知道,這舒苒跟席瑾城,可絕不清白!

難道說,這兄弟兩人,還為一個女人有什麼事?

豪門的圈子裡,叔嫂亂和倫諧時有發生,不算什麼新鮮事。

更何況是一個讓席瑾城根本沒給正名的女人,就算真跟席瑾言有什麼,也不過就是給別人一點茶餘飯後的話題罷了。

「這舒xioji跟席瑾城應該也就那一回事吧?他也就介紹她叫舒苒,也沒說是他什麼人。」徐大少爺曖昧地笑了笑,沒挑明了說,但大家卻心知肚明。

「男人帶女人出來,無非就是那麼幾種情況。要不就是自己媳婦,要不就是女朋友,既不是媳婦,又不是女朋友,還能是什麼?」剩下幾個人笑得格外猥瑣了起來,暗搓搓的心癢著,這裡幾個男人,哪個沒在看到舒苒的時候,垂涎過她的美色?

「差不多就行了,也不怕席瑾城聽到1陳靜分別白了他們幾個一眼,轉身之際,眸底卻閃過一絲無以擬比的鄙視。

就沖著今天晚上誰也弄不明白席瑾城帶舒苒過來是什麼目的之下,他們誰也沒資格論斷舒苒跟席瑾城的關係。

一群窮得只剩下錢的窮人!

幾個人目送著陳靜回房,並「砰」一聲關shngmn。

「嘁,你要有舒苒這樣的美貌,今晚又有舒苒什麼事?醜八怪1柳盛威對著關上的門狠狠的啜了口,當著幾個大少爺的面,就這麼的懟了句陳靜。

大家誰都沒敢介面,一個代表著書記,一個代表著市長,誰敢說什麼?

萬一說得不好,那可不是什麼小事。

幾個人默默的轉身各回各房。

……

舒苒半睡半醒間,覺得床的一邊陷了下去,隨後有人躺了上來,背後一陣冰涼。

本能地反抗了一下,想往前避開,腰上卻環上了一隻手臂,將她緊緊擁入懷中。

舒苒瞬間被驚醒,猛的睜開眼睛,「氨一聲驚呼聲還沒喊出來,便被人翻過身,壓在了身下。

男人的氣息滾燙的卷著些許的酒氣,唇上被男人的唇堵得死死的。

她雙手雙腳奮力抵抗,奈何力氣根本不敵他。

雙手被強制性的壓在了頂上,兩條腿被迫的壓住,根本動彈不得。

舒苒驚恐地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唔唔」的抗議著,不停的轉頭,卻被他的一隻手控住了耳側。

舒苒冷靜了下來,單憑抵抗,她根本不是他的動手。

她靜靜的躺著沒動,等待著機會。

男人似乎很滿意她舉械投降的順從,動作也輕柔了許多。

直到口腔里瀰漫著對方的味道,淡淡的煙草混合著牙膏的薄荷味襲擊了她的味蕾時,舒苒心裡暗笑:機會來了!

她用力咬住他的舌尖,「唔1

耳邊一聲悶哼,舒苒皺了下眉,感覺有點不對勁,趕緊鬆了口。

男人也放開了她,翻身躺在了她旁邊的位置上。

舒苒忙打開了床頭燈,驚訝的看著捂著嘴,正皺著眉頭瞪她的席瑾城。

「席瑾城,你怎麼進來的?」舒苒絲毫不想為自己的行為道歉,誰叫他一聲不吭的捉弄她?

誰知道他會半夜闖進她的房間里?

難道她被一個陌生的男人那個啥,還不能反抗一下嗎?

「穿牆1席瑾城鬆開了手,沒好氣地冷哼了聲,下床往洗手間走去。

什麼**都被她那一下不留餘力的一咬給咬沒了,感覺舌頭一角都被她給咬斷了。

舒苒抿著唇,想笑又不敢笑。

特別想說活該。

可是她沒敢。

灰溜溜的下來,跟著他往洗手間走去。

席瑾城照著鏡子吐舌頭檢查傷口,真特么的狠!

上下兩個牙印上,不斷的在冒血!

「還好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啊?看著挺嚴重的啊1舒苒看著都覺得疼,剛才她是真的一點不客氣的咬下去的,沒把他舌頭咬下兩截,都還算客氣了。

「你特么連自己男人都認不出來?」席瑾城吐了口血水,憤憤地瞥了眼鏡子里的舒苒,打開水龍頭,接了杯水漱口。

嘴裡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放下水杯,轉身朝外走去。

「這也不能怪我啊!你洗了澡,而且用的也不是平時那個味道的沐浴露,那麼黑,我又不是狗,我怎麼認得出你1舒苒挺委屈地為自己辯駁著,看著他撿起浴袍穿上,她站在那裡手足無措。

「不是狗還能這麼咬人?」席瑾城舌頭痛得連說話都有些口齒不清,見她站在沒動:「還傻站著幹什麼?還不去換衣服,陪我去買葯。」

「哦!好嘛1舒苒撅了撅嘴,忙拿起掛在衣櫃里的衣服往洗手間去。

「站住1席瑾城又喊住了她。

「怎麼了?」她轉身,眨巴眨巴著長睫毛,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問。

「就在這裡換1席瑾城雙手環胸的在床沿上坐下,以著命令的口吻說道。

他摸過了,浴袍下,什麼都沒穿。

「……」舒苒張了張嘴,不可置信地看著席瑾城,許久后,才面露血色地瞪著他:「席瑾城,我剛才應該更用力一點!怎麼就沒直接咬死你呢?」說完,快步的走進了洗手間。

席瑾城抿著唇笑了起來,扯動舌頭時,痛得直「嘶嘶」倒抽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