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10章 連這麼點痛都不能忍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0章 連這麼點痛都不能忍嗎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陪著席瑾城去藥店買了點葯,順便拿了包姨媽巾,接收到席瑾城不悅的目光,她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昨晚流到現在,還有?」席瑾城就這麼當著藥店幾個minxioshu員和收銀員的面,坦蕩蕩地問。

「噗1舒苒一口老血噴他臉上去,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逆流,她的臉全被他丟沒了!

「先生,女孩子的月經正常情況下都是來四到七天左右,哪有一天就完事的?」幾位min無不笑得花枝亂顫的,也順便好心的給他解惑道。

「……」席瑾城看了舒苒一眼,沒說什麼的付了錢,一手提著東西,一手牽著她出去了。

「這男的好帥啊!而且還這麼可愛1舒苒聽到某花痴如此評價席瑾城時,差點想折回去問問她是否瞎。

這男人帥是真的,可是哪裡可愛了?

明明這麼白痴好嗎?

無奈地翻了個白眼,真是一帥遮所有啊!

「你怎麼跟怪物一樣?」席瑾城怪異地看著她,突然冒出一句讓舒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的話來。

「醜八怪的怪嗎?」舒苒沒明白他的話,他是在說她丑么?

「四到七天都在流血,你的造血功能還真強大1席瑾城還是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席瑾城,你真的是……」舒苒用力拍了下自己的額頭,突然覺得好無力。

原來無所不能的席大,只有在面對女人的時候,才能顯露出他這麼「親民」的一面!

無知得……那麼清新脫俗!

席瑾城揚了揚眉,沒再說什麼了,只是摟緊了她,用自己的身體給她擋去了寒風。

……

回到酒店,席瑾城跟著她回房間。

「你房間在那1舒苒擋在門口,指著隔壁的方向,提醒。

「我受傷了,你不用給我上藥?你良心不會痛?」席瑾城一把推開了她,徑自的走進了她的房間,甩給了她一個帥氣的背影。

舒苒翻了個白眼,無奈地嘆了口氣,關shngmn。

跟著他走回房間,他大赤赤的往床沿上一坐,雙后往後一撐,半仰著身子,抬頭:「給我上藥。」

舒苒努了努嘴,走過去,拿起他扔在床上的袋子,打開包裝,跪在床上,按著藥店xioshu員說的方法,給他舌頭上上藥。

「嗯嗯……」他皺眉,說著舒苒聽不懂的話。

舒苒的目光往上移了下,鄙視地白了他一眼:「大男人,連這麼點痛都不能忍嗎?」

即使他只給了她兩個什麼都表示不了的單音節字,她卻依然知道他在說什麼。

她不知道這是不是默契。

「嗯熬哩嗯嗯1席瑾城半點不覺得自己忍不住痛有什麼丟臉,是真的很疼好么?半個舌頭都差點斷了!

「我是女人,你是男人,怎麼能一樣?你丟臉嗎?」舒苒看著他張著嘴巴、伸著舌頭不能閉上的樣子,莫名的就想到了二哈,不由地笑出了聲。

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對著他的嘴角親了一下,哄小孩般的哄道:「乖乖的,等一下就好了1

席瑾城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正要起身去放葯的舒苒一時不察,失去重心的跌在了他身上。

舒苒愣了一下,指了指他伸出的半截舌頭笑著:「幹嘛?你還嫌不夠嗎?反正買了葯,要不,我再咬幾口?」

「……」席瑾城猛的沉下了臉,一把鬆開了手。

舒苒笑得直接趴在了他身上,從沒像這一刻一樣放鬆的不用去防備他會對她做什麼。

放下男女之間的那種關係,只是因為想笑而靠著他笑著。

席瑾城伸手彈了下她的額頭,把她擁進懷裡,抱著她一起躺在了床上。

舒苒環著他的脖子,用手碰了下他的舌頭:「還痛不痛?」

「嗯1他點頭,眼神哀怨地看著她。

「……」舒苒不知道他還會有撒嬌的一面,這種小眼神一出,冰山男竟然還有萌萌噠的一面。

「我給你吹吹,吹吹就不痛了1舒苒說著,對著他的舌尖輕輕吹著氣。

席瑾城的雙眸眯了眯,有什麼思緒在涌動,突然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了起來。

「舒苒。」席瑾城捏起她的下巴,淺淺地笑。

「幹嘛?」舒苒眉頭一擰,怎麼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在凝聚的感覺?

「經常對人這麼做?」席瑾城難得如此眉眼含笑的看著她,舒苒卻怎麼都覺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沒有。」舒苒搖頭,老實地回答:「我就只對我弟這樣做過。小時候我爸媽太忙,有時沐然摔倒時,我就這樣給他吹吹,他便不哭了。」

「真的?」席瑾城挑眉,審視著她的眼睛,銳利的目光不錯過絲毫的端倪。

「騙你幹嘛?」舒苒撇了撇唇,隨即想到什麼般,眼神閃爍了下。

「還有誰?」那麼一秒的差距,后一秒,她明顯想起什麼了。

「沒誰了!我把東西放一下,睡覺了。」舒苒躲閃著,掙扎著起身,把手中的袋子放到桌子上后,又去了下洗手間。

席瑾城坐起身,若有所思的看著洗手間的門。

如果沒猜錯,那個人應該是林遠翔。

舒苒從洗手間回來,席瑾城還靠在床頭上,不知道在想什麼,連身上的衣服都還沒換。

舒苒把衣服掛回衣櫃,走過去,剛爬到床上,聽到他懶洋洋的說道:「幫我更衣。」

「你傷的是舌頭。」舒苒瞥了他一眼,沒理會地鑽進被窩裡。

「我舌頭的傷是誰傷的?」席瑾城扯掉了她身上的被子,不止不休的強迫她換衣服。

「你手拿來讓我咬一口,我給你換衣服。」舒苒沒好氣地瞪他,去搶回被子,還沒蓋,就又被他扯了過去,直接掀落在地上。

舒苒氣得直咬牙,死死的瞪著他。

「你想跟我這樣耗到天亮嗎?」席瑾城笑了,這氣鼓鼓的樣子,像極了一隻小松鼠,禁不住的就伸手去捏了把她的臉頰。

舒苒拍掉了他的手,都快一點了,她早困死了!

誰要跟他耗到天亮!

舒苒咬了咬唇,跟他,她真心耗不起!

跪著挪過去,她粗魯的抓著他的襯衫前襟,心不甘情不願的解著鈕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