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11章 你就等著收律師信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1章 你就等著收律師信吧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唇角的笑意逐漸加深,直到她解完最後一顆鈕扣,停下:「剩下的你自己來。」她瞟了眼他的腰帶,臉不由地紅了起來。

「繼續。」席瑾城卻沒動,只是淡淡地給了兩個字。

舒苒又用力磨了磨牙,磨得「咯咯」響。

席瑾城肆意的看著她,藍眸里涌動著不再平靜的暗濤。

舒苒只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的捏著皮帶扣,怎麼都不肯多碰一點其他的地方。

他的皮帶扣是按扣的,明明兩個扣子按下去,彈簧開關就會鬆開,平時看他單手就輕鬆的解開了。

可是她卻用四個手指怎麼捏都不夠力氣。

難道還有什麼機關?

舒苒不耐地直接抓起他的皮帶扣,低頭仔細的研究著上面的開關。

席瑾城看著那顆黑色的小頭顱,從他這個角度看下去,這畫面……

實在是無法言喻!

呼吸逐漸的急促了起來。

舒苒一門心思的專註在他的皮帶扣上,好不容易聽到「吧嗒」一聲,開關終於開了。

「耶1她歡呼了聲,抬頭朝他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

在看到他那清澈如湖水般的藍眸中,泛著她所熟悉的那種光芒時,舒苒暗叫一聲不好。

說時遲,那時快。

她還來不及逃開,胳膊已席瑾城牢牢抓祝

「席瑾城,我現在還不方便。」舒苒急急的喊了聲,他該不會是想要跟她浴血奮戰吧!?

「我知道。」席瑾城點頭,卻笑得隱晦。

「所以……」舒苒防備地看著他,既然知道,幹嘛還露出這種狼一樣綠油油的光芒?

「所以我也沒打算幹掉你。」席瑾城笑了,舒苒卻寧願他不要笑,因為他這樣的笑容,比他冷著臉的時候更可怕!

「那好,睡覺吧1舒苒舔了舔唇,小心地陪著笑,想爬過去撿回地上的被子。

這解開的皮帶,也不管他了。

「舒苒,可是我想要。」席瑾城從容不迫地陳述,就彷彿說著:我餓了,我們去吃點什麼吧!

舒苒的下唇都要被她咬出血來了。

「席瑾城,我真的不方便!我才第二天,那個……量有點多。你有潔癖,你……」

「我沒說做啊1他一本正經地回道。

「那你想怎麼樣?」舒苒乾脆放棄了掙扎,他不沒打算做,卻又拉著她說他想要……

幾個意思?

「用其他地方。」他說著,修長漂亮的食指抵在她的唇瓣上,暗示得很明顯。

「……」舒苒震驚地瞪大了眼睛,全身的血液都往腦門上沖,一張臉漲得跟能滴出血來般。

「嗯?」席瑾城說著,輕輕撬開她的牙齒,手指探入她的口中。

她的舌很軟,很綿……

「唔……」舒苒覺得自己要瘋了!

不,是席瑾城瘋了!

這種事情,打死她也不會做!

……

第二天清晨,舒苒被一陣陣的嘈雜著吵醒。

聲音不大,卻持續的清擾著她的耳朵。

煩躁地睜開眼睛,床邊已沒有了席瑾城的蹤影。

舒苒皺眉,心裡一股怨氣,兩邊的腮幫子到現在都酸痛得難受。

總覺得嘴巴里還有那種噁心的味道。

聲音是從門外傳來的,舒苒甩了甩頭,甩去那滿腦子不好的回憶,起身換好衣服,洗漱了一番后,才開門出去。

她的正對面是陸雙雙的房間,現在正開著門,而聲音就是從她房間傳出來。

吵吵鬧鬧的,似乎在爭吵。

舒苒皺了下眉,不想去摻和別人的事,正要回房間,卻聽到席瑾言的一聲歡呼:「苒苒!早1

舒苒對著門翻了個白眼,卻又無可奈何地轉過身,對他微微一笑:「早,席二少爺。」

「叫我瑾言就好啦!叫席二少爺,多見外呀1顯然,席瑾言對昨晚上發生過的事情毫無印象了,只是對臉上幾道傷和身上某些地方的痛,只當是半夜從床上摔下來摔的。

「好的,席二少爺。」舒苒依然笑著回道,卻沒有按他說的叫他的名字。

她連席瑾城都連名帶姓的喊,有時候還喊席先生,自認她跟席瑾言,還沒熟到可以直接喊名字的程度吧?

「苒苒,你怎麼還叫我席二少爺?」席瑾言不悅地斂了笑容,長了一張娃娃臉的他,生氣起來,顯得很是孩子氣。

「我以後會注意的。」舒苒笑了笑,開門回房間。

「跟我去看看吧1席瑾言卻拉住了她,拽著她便往陸雙雙的房間里走去。

舒苒再次無語地對天翻白眼,遇上這種不知道該說是單純還是愚蠢的少爺,她真的是很無力啊!

房間里,陸雙雙披頭散髮的坐在床上哭,那邊坐著臉色鐵青的柳盛威,身上明顯的有著曖昧的青青紫紫。

席瑾城雙手環胸的倚牆站著,陳靜如她的名字一樣安靜的站在席瑾城旁邊,端莊優雅,並沒有對他做出什麼故意親近的動作來。

倒是林馨怡,整個身子幾乎都貼在席瑾城的手臂上。

舒苒看著撇了撇唇,牽動了嘴巴上的某根神經,忍不住的狠狠剜了眼席瑾城,沒想到竟然與他目光撞上。

他唇角微不可聞地動了一下,舒苒擰著眉頭泛著冷光的瞪他。

「席瑾言,把關門上1祖勤遙皺著眉頭對後面的席瑾言說道。

「哦。」席瑾言看著房間里這種凝重的氣氛,沒多說什麼的把門關上。

「柳少爺,這是雙雙的房間。」席瑾城開口,語氣淡淡,但所含的意思很明白。

「陸雙雙,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明白。」柳盛威沒回應席瑾城的話,卻看著一直在哭的柳雙雙,忿忿地說道。

「我呸!我明白什麼啊1陸雙雙瞪著通紅的眼睛,怒不可遏地朝柳盛威嘶吼。

「大家都是出來混的,這種事情,心知肚明。真要說出來,恐怕對你的名聲不好吧?」柳盛威的怒氣並不比陸雙雙的好到哪裡去,但畢竟是個男人,並沒有像陸雙雙那樣大喊大叫的。

「什麼名聲不好?什麼叫心知肚明?柳盛威,這件事情,我跟你沒完!你就等著收律師信吧1陸雙雙指著柳盛威的手指劇烈地顫抖著,聲音都吼得嘶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