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12章 你特么還要不要臉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2章 你特么還要不要臉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皺著眉,默默的看著,聽著。

雖然不明白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看著這兩個人,再怎麼遲鈍,也明白他們倆做了什麼。

陸雙雙喜歡的人是席瑾城,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可是,為什麼柳盛威會在陸雙雙的房間里……

而且,兩個人都在推卸責任。

「陸雙雙,你特么的還要不要臉了?你自己拿兩杯下了葯的酒去找席瑾城,你本來是想今天在他床上醒來的吧?可是沒想到恰巧碰到本少,不小心喝了你的酒,你又怕讓人知道,所以……」

「你胡說!你血口噴人!我根本沒下什麼葯1陸雙雙激動地尖叫著爬起身朝柳盛威撲了過去,柳盛威一閃,陸雙雙直接撲了個空,趴在了地上。

索性便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嘴裡一直念叨著「我沒有,我才沒有下藥」。

舒苒看了眼席瑾城,席瑾城皺著眉頭,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目光凜冽的看著地上的陸雙雙,不知道在想什麼。

舒苒有些看不過去,便走過去,蹲下身子,想要扶起陸雙雙,卻被她一把推開,跌坐在地。

「我不用你假惺惺!你現在一定跟她們一樣,心裡開心死了吧?這件事情,我會報案,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你,你,你,你們一個個都是嫌疑犯1陸雙雙指著舒苒,又指著林馨怡和陳靜,恨得咬牙切齒。

舒苒起身,沒再去扶她,只是退了幾步,不再多事。

直覺告訴她,陸雙雙不可能會對席瑾城下藥。

就像陸雙雙說的一樣,一定是有人陷害她。

而這裡,每個人都有嫌疑,特別是她,陳靜和林馨怡。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從席瑾城給眾人製造出的假象里,難道矛頭不該指向她嗎?

為什麼會對陸雙雙下手?

比起林馨怡、陳靜和她,陸雙雙是離席瑾城最遠的一個了。

就算為了得到席瑾城,那也不該是對陸雙雙,也是應該對她舒苒!

舒苒不由地又看向席瑾城,她想,這些,席瑾城應該也會想到吧?

她都能想到的,他沒道理想不到。

「你的酒是房間里的?」席瑾城問著陸雙雙,剛才看了一遍房間,別說酒**,就連那兩個被他們喝過的杯子,都沒找到。

「不是,我叫了客房fw。」陸雙雙搖頭,哽咽地說道。

「能認出哪個fw員嗎?」席瑾城接著又問道。

「……」陸雙雙臉上出現了茫然,遲疑,不確定,最後,搖頭:「我沒注意看。我當時只看……只看你房間的門了,我讓他放在桌子上后,他就走了。」陸雙雙又哭了起來,突然有了絕望。

「遙,去調查奸kng。不過,如果我猜得沒錯,昨晚這邊的奸kng,應該已經被人做了手腳。」席瑾城冷笑,不過抱著一絲希望,祖勤遙還是臉色凝重的點頭,離開房間去了奸kng室。

這裡是祖家的產業,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發生這種事情,絕不可饒恕!

而且被害人中一個還是市長公子!

尼瑪,這是想陷祖氏於混沌之中么?

別讓他逮到這王八蛋,否則,一定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在祖勤遙離開去奸kng室的過程中,房間里誰也沒說話,安靜得只剩下陸雙雙的哭聲。

柳盛威不停的抽著煙,房間里沒一會兒便被白色的煙霧繚繞,呼吸里全是嗆口的煙味。

「把窗戶開了。」席瑾城對站在窗邊的舒苒說道。

舒苒忙把窗戶開了,卻只拉開了一道十公分左右的縫。

沒辦法,這裡是酒店,基本上都是這樣的設計。

「柳少爺,你是想讓整個皇城的人都知道我們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嗎?」席瑾城指著上面的煙霧自動報警系統,不冷不熱地問。

柳盛威順著席瑾城所指的方向抬頭看了眼,不情不願地抿滅了煙頭。

如果不是陸雙雙,皇城十大家族之一的千金,他才懶得搭理呢!

睡了就睡了,她還真能在皇城裡翻了天不成?

可是這陸雙雙不一樣,她追席瑾城的事情,整個皇城的人都知道,雖然席瑾城從來沒有開口承認過什麼。

可是誰又能知道席瑾城心裡的那點心思?

幾分鐘后,祖勤遙氣喘吁吁的回來,對著席瑾城搖了搖頭。

意思不言而喻。

席瑾城斜斜地勾起唇角,一抹如罌粟般的笑容,邪魅的在臉上暈染開。

「有意思1席瑾城說完,朝陸雙雙走過去,彎下腰,朝她伸出手:「來。」

「你不要碰我了,我知道你有潔癖,我不想弄髒了你的手。」陸雙雙搖頭,自己扶著床沿站了起來,卻又雙腿無力的跌坐回地上。

舒苒正對著她,隱隱的看到她大腿內側上的血跡,目光不由地轉向床單。

果然,雪白的床單上,一灘褐色的乾涸的血跡。

舒苒莫名的就想到了自己,她的第一次,也是這樣不明不白,稀里糊塗的沒了……

就跟陸雙雙一樣。

不,至少陸雙雙還能知道自己是給了誰。

而她呢?

她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切都覺得無所適從的恐懼,還有那一疊錢

她從沒像那一刻一樣覺得自己那麼骯髒過!

比下水道冒著臭氣的污水還噁心!

席瑾城抱起陸雙雙,轉頭對柳盛威說道:「這事,不會就這麼算了,至少……不能就這麼算了1

他的話,讓柳盛威震了一下,猛的站起:「席瑾城,真的不是我……」

「所以,你現在要做的,是儘快給雙雙一個交代1席瑾城的護短從來不分青紅皂白,不聽理由,他想護著誰,便不會在乎是非對錯。

柳盛威點頭:「這件事,我也沒打算就這麼算了!不過,陸雙雙,最好不要讓我查到最後的人是你,否則……」

他看著被席瑾城抱在懷裡的陸雙雙,臉上沒有了平時的紈樣子。

「你最好也別讓我查到下藥的人是你,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1陸雙雙也不是省油的燈,她的溫柔向來只對席瑾城一個人。

如今,她所有的希望都被柳盛威毀盡了!

她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機會跟席瑾城了,就連喜歡他的資格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