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14章 喜歡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4章 喜歡上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在陸雙雙的同意下,他們報警了。

因為牽扯到的都是皇城舉足輕重的人物,警方格外重視,並且又不能公開調查,還得防止事情被傳出去。

酒店裡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個個被單獨帶去談話,弄得人心惶惶。

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席瑾城讓他們誰都不準離開酒店半步,否則後果自負。

他們住的這一層被清了,走廊上裝上了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

一個個明著是配合查案,實際是被禁足了。

可是席瑾城下的令,沒有誰敢不從。

被這樣奸kng著,不能與外界接觸,只能手機上dinhu、shpn。

一天兩天還好,可是時間久了,不得不說,這是一場心理戰。

席瑾城這是要逼的作案的人心理崩潰,自己現身。

席瑾城的房間被陸雙雙住著,他便光明正大的跟舒苒住在一起。

一天三餐所有人一起吃,可想而知這種感覺有多壓抑。

舒苒已懶得再管別人怎麼看她,也懶得管他們怎麼想她和席瑾城的關係,反正就那樣了!

他們一個個的,哪個不是人精,誰會不知道這麼點事?

陸雙雙自從那件事情發生后,情緒低落了很多,整個人變得沉默了。

比較愛和舒苒在一起,也只跟舒苒和席瑾城說話。

第七天的時候,林馨怡有些受不了了。

晚餐的時候,她對席瑾城說:「瑾城,如果一直查不出來,我們要住在這裡一輩子嗎?」

「查不出來?」席瑾城看著她,突然笑了起來,笑得讓人只覺得後背發涼。

「已經查到了嗎?」林馨怡驚訝的問,隨即看了眼陸雙雙,似乎有些不相信。

其他人都緊張的看著席瑾城,等著他的回答。

這些天下來,一個個都經歷著心理上的壓力大轟炸,唯恐自己成了被冤枉的,所以誰也不敢開口問離開的事。

可是一直住在這裡,就怕等不到警ch查出真相,他們已經被逼瘋了!

舒苒像個沒事人一樣低頭吃著飯,除了不能參加羅晉的課讓她覺得遺憾,其實在哪裡都一樣。

反正去哪裡,都躲不過席瑾城。

「就當是放自己一個長假,大家在這裡好好玩幾天。」席瑾城夾了一隻螃蟹到碗里,用著工具耐心的剝好了殼,蘸了醋放到舒苒碗里。

這幾天,他都這樣,對舒苒體貼得讓人吃狗糧吃得生無可戀。

感覺他們是在受審,他是來談戀愛的!

只有舒苒知道,他這樣對她,無非就是在變相的逼她逼她給出一個dn。

那天無疾而終的談話,被他記上了,這些天便天天如此變著法的給她施加壓力。

晚上還得用體力來逼供。

她已經覺得自己習慣了,習慣他這樣的「好」了。

從開始的抗拒,到現在的享受,她吃得心安理得。

「好吃嗎?」席瑾城將挑出的蟹腳肉喂到她嘴邊,似笑非笑。

「好吃。」舒苒回他一個皮笑肉不笑的假笑,張嘴不客氣的吃下。

林馨怡的拳頭「咯咯」響,舒苒視若無睹。

「dn。」席瑾城七天如一日的追問。

「我已經給過了。」舒苒波瀾不驚的看了他一眼,淡然回應。

「太假1席瑾城冷哼,昨晚他整的她體力不支差點昏死過去,她是給了他一個dn:「我很開心第一次給你!我上輩子一銀河系才能這輩子把第一次給你……」

他開心不起來,如果不是她真的昏過去,他一定不會就這麼放過她!

「席瑾城1舒苒忍無可忍,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失去理智的怒瞪著他大吼。

誰能知道她全身都痛,全身都難受,全身每個毛孔都是大寫的壓抑?

她連不想去回憶一個讓她並不開心的記憶的權力都沒有嗎?

一次可以說是被人強和姦偕而失去的第一次,她真的找不到可以讓她開心的理由!

她實在不明白,他為什麼就非得這樣緊揪著不放。

就算不是和自己心愛的人發生,至少不該是那樣的情況下發生,哪怕是她在成了他情婦之後也好……

她不是矯情,她只是不想去回憶!

所有人都在為她這不要命的舉動捏了把汗,希望她死的不要太慘!

果然,席瑾城的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知道最後陰沉的看著她。

「晚上開始,這裡的警ch全部撤掉,奸kng也恢復原狀,你們是自由的!但是,在沒有我的允許下,請不要私自離開酒店。」說完,拽住舒苒的手,將她從座位上拉起,往外走去。

舒苒連反抗都沒有,木然的跟著他的腳步,她知道接下來等待她的將會是什麼。

「城到底想怎麼樣啊?這樣下去,舒苒遲早得被他玩完1厲輝煌在祖勤遙耳邊輕輕說道。

最近席瑾城像變了個人似的,雖然看不到他們到底怎麼了,但是看著舒苒天天精神恍惚,全身跟沒了骨頭一樣,走路的姿勢讓人並不難想象她經歷了什麼。

「城這次真的玩得太過了!他到底要什麼dn啊?」祖勤遙也是一臉擔心,可是又看不透席瑾城的心思。

「言,你怎麼看?」厲輝煌傾身看向施郁言,這個世界上,最了解席瑾城的,估計就只有施郁言了。

「喜歡上了。」施郁言只給了他們四個字,卻已能解釋所有為什麼了。

「那我們要不要出手幫幫他們?」祖勤遙一聽就樂了,有種摩拳擦掌的興奮。

施郁言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祖勤遙簡直恨慘了他這種說句話都能要人命般的性格。

……

回到房間,舒苒便被他甩在了床上。

她沒有爬起,只是躺在那裡連動都懶得動一下。

「你什麼時候能收起你那一身沒用的倔強?舒苒,你明知道在我面前,這些東西只會讓你自己難堪,你何必找虐?」

席瑾城並沒有如她如意料如果去壓在她身上,而是站在床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懊惱的,壓抑的。

「席瑾城,我在你面前也就剩這些東西了,再失去,就真的一無所有了1舒苒喃喃的自言自語,痛苦而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