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15章 懷疑的對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5章 懷疑的對象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你說什麼?」席瑾城沒聽到她說的話,只看見她的嘴唇蠕動過。

「昨晚你沒用套,今天我吃藥了。等會,可以麻煩你」

「該死1席瑾城一拳頭砸在舒苒耳邊的床上,呼呼的風聲和床墊彈起的力道,讓舒苒無法自己的縮了下脖子。

瞳孔跟著收縮了一圈,咬緊了唇才沒讓自己驚呼出聲。

「舒苒,你真特么的犯賤1席瑾城說完,抬起她的腿環在腰上,完全不顧她的感受,挺身而入。

舒苒痛得咬破了嘴唇,指甲掐進了肉里,閉上眼,默默的承受著每一次都像要把她撞得散架的力量

痛,襲擊了四肢百海

席瑾城沒有像平時那樣碾轉纏綿的要她,只是懲罰似的做了一次,便離開了。

房門摔得震天響,幾乎連著門框都要被拆下。

舒苒的眼淚在他離開后才敢滑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倔,倔到寧願受他這樣傷害,都不願意給自己一個台階下。

席瑾城說的對,她就是特么的犯賤!

所以才會在說了這麼多年的謊話后,竟然不願意再給他說一個!

她完全可以假惺惺的告訴他:第一次嘛,遲早要給人的!給了你,總比給別人好!

只要不去計較那麼多,不過就是再多說一個謊而已!

她何必要那麼較真?

席瑾城一夜未歸,舒苒失眠了整晚。

她一直害怕自己太依賴了他,怕自己陷得太深。

可如今,她還是依賴了他。

天亮的時候,舒苒才眯了一會兒,還沒睡踏實,恍惚中感覺自己好像一腳踏空了般,猛的驚醒。

睜著布了血絲的眼睛看著天花板,卻已是怎麼都沒有了睡意。

直接起床換了衣服,梳洗一下后,便下樓去吃早餐。

昨晚席瑾城說過,現在大家都是自由的,她也不必跟一群並不那麼和諧的人一起吃早餐。

舒苒去的有些早,餐廳里沒有幾個人。

她給自己盛了碗八寶粥,拿了幾個小菜,便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自從來到這裡后,她都快忘記一個人吃飯是什麼感覺了。

「舒xioji。」舒苒還沒感慨要一個人的感覺有多好,便聽到有人叫她。

「陳xioji。」舒苒不用回頭都能聽著聲音知道是誰。

她還是站起身,微笑著看著陳靜:「陳xioji也這麼早就起來了?」

「發生那樣的事,心裡總也有一些說不出的感覺,說實話,都好幾天沒睡個安穩覺了1陳靜端著托盤就這麼不請自入的放在了舒苒的桌子上,露出了一個略顯疲憊的表情。

舒苒笑了笑,沒說什麼。

「不介意一起吧?」陳靜從這些天的相處下來,也掌握到舒苒的脾性,知道她不是一個容易跟人熱絡的人,更別說話多了。

「當然。」介意!

舒苒做了個請的手勢,等陳靜坐下后,她才緩緩坐下。

「席先生沒陪你吃飯?」陳靜沒帶攻擊性的問道,彷彿真的只是隨口問問。

「席先生想不想陪我吃飯那都是看他心情的,我哪敢要求他。」舒苒不著痕的把自己跟席瑾城的關係拉遠了些。

陳靜並不是低智商的人,聽舒苒這麼說,她便笑著沒回應。

兩個人就這樣相對無語的吃著飯。

「你可有猜過對陸xioji下藥的人?」就在舒苒以為可以這麼安靜的吃完一頓飯時,陳靜又突然猝不及防的開口。

舒苒拿著調羹的手一頓,不由的抬眸看過去。

這是最近太敏感的話題,人人避而不及,她不明白,陳靜怎麼會突然對她問起。

而且,她自認她跟陳靜的關係,沒好到能這樣互洗嫌疑的地步吧?

「舒xioji這麼聰明的人,心裡一定早有懷疑的對象。當然,我也有,就是不知道我們想到的,是不是同一個人。」

陳靜又笑了起來,一點不因為舒苒的防備而不悅。

舒苒抿了抿嘴唇,低下頭對著調羹上的粥吹了幾下,塞入嘴裡。

舒苒的沉默,總算讓陳靜沒再說話。

兩個人把最後一口飯粥喝完,都沒再有其他交流。

陳靜起身時,舒苒坐著沒動,沒有要一起走的意思。

「那我先回房了,舒xioji再見。」陳靜對舒苒點頭微笑著說道。

「陳xioji慢走。」舒苒只好起身相送。

目送她離開后,她才坐下,眸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思緒。

對,她有懷疑的對象!

但她能保證,絕對跟陳靜會說出來的名字不是同一個!

而她並不想被捲入這場豪門陰謀中,以她的身份,她沒有資格參加他們的遊戲。

所以她更希望他們能直接忽略她,當她不存在就好。

餐廳里的人漸漸多了起來,舒苒才起身離開。

她沒有回房間,而是搭電梯去了一樓,酒店前面是一個很大的湖,雖然是人造湖,可是規模不小於一個天然的。

舒苒沿著湖邊漫步,一隻手有一下沒一下的在木質的柵欄上拍著。

湖水很藍,早晨的空氣很清新,陽光還沒散發出溫暖,迎面吹來的風都是冷的。

舒苒豎起衣領,縮了縮脖子,儘可能的讓下巴都藏進衣領中去。

湖邊沒什麼人,走了半圈,也沒見到一個人。

再過去是一座很大的假山,假山後有大片的竹林,風吹過時,沒靠得很近,她也聽到「沙沙」的聲音。

莫名的打了個冷顫,舒苒停下了腳步,看著那座假山,她沒再往前。

若是換成以前,舒苒會喜歡這樣的風景,她喜歡竹子,喜歡站在竹林里聽著風聲從竹林里穿過留下的聲音

可是現在,她卻多了份防範。

發生了陸雙雙的事情,嫌疑人還沒找到

或許說,席瑾城已經找到,卻沒有公布之前,她就算真有懷疑的人,也沒有任何證據,也不能確定那個人就是下藥害陸雙雙的人。

她不會讓自己陷於危險之中。

轉身,朝著來時的路原路返回。

一種被人盯上的感覺,讓舒苒加快了腳步。

雙手插入口袋,想拿著手機,可以以防萬一時,卻發現,她忘記帶手機出來了。

舒苒的心被提到嗓子眼,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