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18章 一隻黑色的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8章 一隻黑色的貓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苒苒,我不是這個意思。」席瑾言皺眉,他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

舒苒卻沒有再理會他了,只是對著林馨怡,抬頭將散落的髮絲勾回耳朵后,才悠悠地說道:

「林xioji,你還真的說對了,就我這樣低賤的職業,我依然需要立牌坊。你可以用你那種高傲輕蔑的目光看我,可以用你那高貴神聖的心態鄙視我,但是,你卻不能用你那張象徵你素質修養的嘴說我的低賤。林xioji,做女人,可以沒有美貌,可以沒有身材,可以沒有家庭背景,但是,不能沒有智慧!別讓我看不起你1

舒苒說完這番話后,朝她輕輕地笑了笑,這才轉身,傲然的離開餐廳。

餐廳里幾個人都被舒苒這種深斂而又張狂的氣場給驚到,一個個面面相覷,特別想鼓掌稱讚。

「果然不是一隻貓1奸kng室里,祖勤遙嘖嘖稱奇。

「媽的,說得太棒了1厲輝煌也是兩眼發亮的拍了下大腿,被舒苒這番口才給驚艷到了。

席瑾城卻陰沉著一張臉,目光滲著寒意。

好一個「在你們眼中是瑰寶,但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

舒苒,你還真是一頭養不熟的狼啊!

施郁言唇角動了下,眼中閃過一絲趣味:有意思!

……

舒苒回到房間,席瑾言也要跟著進去,卻被舒苒擋在了門外。

「苒苒……」

「席二少爺,我要午睡了。」舒苒漠然的看著他,實在搞不懂這席瑾言到底是想怎麼樣,她自認自己從來都不是那種讓人自來熟的體質。

所以這麼多年,除了一個英子,她都沒有其他的朋友。

「苒苒,你別往心裡去,林馨怡的話,你就當她是個屁給放了1席瑾言沒再堅持要進去,貼心地慰勸著她。

「謝謝席二少爺的關心,我沒那麼脆弱。」舒苒笑了,這形容真是夠逗的!

「那你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1席瑾言朝她擺了擺手,退後讓她好關門。

舒苒點頭,關上了門。

手機傳送了一條簡訊,舒苒點開看了一下,被上面的內容給嚇得臉色驟然失色,驚恐地「氨了一聲,將手機摔出去。

全身從頭皮開始麻起,一直到腳趾頭,她無法自己的顫抖著縮起自己,驚嚇過度的看著被她摔在遠處的手機。

為什麼會給她發那樣的zhopin?

為什麼會有人知道她怕貓,還偏偏給她發一張如此恐怖的zhopin?

她不知道自己維持這樣的動作多久,抖擻了多久,只知道在初始的恐懼過後,慢慢冷靜下來時,她的四肢都不是她的了。

舒苒用力閉了閉眼,腦子裡無法抹去手機里那張zhopin一隻貓。

一隻黑色的貓。

被殘忍的割了頭,血淋淋的脖子還在噴著血,四肢還處於一種掙扎的狀態,割下的頭用一把鉤子掛在旁邊,貓的眼睛猙獰的瞪著她……

她彷彿能聽到貓的慘叫聲,一聲聲,無比凄慘而陰森。

她忍不住的又抖了起來,臉色灰白。

看來,是有人想警告她什麼。

是在告誡她,她該注意什麼,否則會像這隻貓一樣的下場嗎?

是巧合,還是故意的?

是因為知道她怕貓,所以才讓這隻貓來暗示她,還是無意的,只是為了嚇唬她而隨意找的?

她不得而知。

父親出車禍時,車上一箱的海鮮翻倒在他身上,引來附近一大群的貓。

家養的貓搶著海鮮,野貓卻撕扯著父親的肉……

那血腥恐怖的畫面跟隨了她這麼多年,時不時的會出現在她的夢中,狠狠的吞噬她了她。

每到雨天的夜晚,春天更甚,貓總喜歡用它那如嬰兒的啼哭聲來撕扯著黑夜,撕扯著她的精神狀態……

她整夜整夜的不敢閉眼睛,害怕再看到那些畫面。

這件事,除了沐然和媽媽,根本沒有任何人知道。

門上傳來響動,舒苒又一次受到驚嚇,整個身子都縮進了沙發的角落裡,隨手握緊旁邊的落地燈桿,驚恐而防備的看著門口。

她已經做好了作戰準備,這個落地燈她昨晚移動過,不重,完全能提起。

只要進來的人想對她不利,她絕不會手軟!

門上發出「滴」一聲,緊接著便是鎖開的聲音,門被推開。

舒苒也提起了落地燈,橫在身前,手指關節泛白。

「你幹嘛?」席瑾城進來后看到的,就是一個紅著眼睛,含著淚水,要與他同歸於盡的烈士。

他冷著臉朝她走過去,根本沒把她手上拿著的wq放在眼裡。

舒苒鬆了口氣,任著他拿走落地燈,放回了原處。

癱軟在沙發上,她已經沒有心力去強裝堅強了。

「因為林馨怡的話,生氣了?」席瑾城脫掉外套,習慣性的抖了抖衣服后,才折好放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

舒苒搖頭,看了眼遠處的手機,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他。

「你也沒吃虧,該氣的人是她,而不是你。」席瑾城在她旁邊坐下,兩個人隔了一個人的位置。

舒苒轉頭看他,咬住了唇。

所以,他是在怪她?

怪她不該說那些話去氣林馨怡?

席瑾城點了根煙,吸了口,朝她吐出渺渺的白色煙霧。

她看他,揣測著他的想法。

他也在看著她,卻什麼都沒想。

「可以給我一根嗎?」她指了下他指間的煙,突然開口向他要。

「我不喜歡抽煙的女人。」席瑾城皺眉,嫌棄地說道。

「就算我不抽煙,你也一樣不可能會喜歡我的。」舒苒自嘲道,朝他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伸手去他口袋裡掏。

席瑾城沒動的坐在那裡,任著她的手在他口袋裡一陣摸索,只是微眯起雙眼看著她。

舒苒很快便拿到了香煙,打開煙盒,拿了一根,學著他的樣子夾在手指間。

想去拿他手裡把玩著的打火機,卻被他舉高,躲開了。

舒苒撲了個空,趴在他的胸前,冷淡的看著他:「給我1

「你想要?」席瑾城高高的舉著手,打火機在他指間轉了個圈,閃出一道圓形的銀色光芒。

「對,我想要1舒苒點頭,堅定的看著他。

席瑾城勾起唇角,耐人尋味的笑著。

舒苒不想去分辨這笑容背後的意義,不管是什麼,她只想讓自己可以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