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19章 最後的結局便是像陸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9章 最後的結局便是像陸雙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不止一次的看過及聽過一句話:「男人事後,總喜歡抽一根煙。」

而席瑾城卻喜歡緊緊抱著她,似是在回味著那種魚水之歡時的澎湃,用之後的餘味細細平復兩個人之間的呼吸與心跳。

她覺得,這是這個男人帶給她的,最讓她感激的尊重和溫情。

「林馨怡的話,讓你這麼在意?」席瑾城讓她趴在他的身上,她的耳朵緊貼著他的心臟。

他每說一個字,胸腔與她的耳朵間便會有一樣的共鳴。

舒苒喜歡這樣,他的心跳聲在給她傳遞著源源不斷的安全感。

舒苒不知道他是聽誰說了今天餐廳里的事,但看起來,他似乎聽到的不是一面倒的顛倒是非黑白的說辭。

想必不是林馨怡告訴他的。

只不過,他誤會了。

以為她的反常和低落的情緒是因為餐廳里發生的事情。

她不想解釋,從他進門時便偏了重心的話里,聽出了她在這件事里的位置。

舒苒的沉默讓席瑾城有些不悅,剛才她用著從未有過的熱情拚命迎合他,取悅他……

他還以為她想通了,被林馨怡刺激覺悟了。

沒想到事後,她又恢復這種若即若離的樣子。

「在你心裡,我真的什麼都不是?」席瑾城又想起了奸kng里聽到的話,好不容易被她的主動取悅的怒氣,再次升騰。

「席瑾城,你曾說過,我不會在你心裡。所以,從此以後,我便很有自知之明的告訴自己,我們之間,不走心,走腎便好。現在,你卻問我,你在我心裡是什麼樣的,你希望我怎麼回答你?」

舒苒心平氣和的說著,她是在陳述一件事情,一件她一直這麼認為的事情。

「所以,你現在這麼說,是在以牙還牙?間接的指控我當初不該對你那麼說,是么?」席瑾城眸色一凜,勾起她的下巴,與她直視。

這個女人,真的是他遇到過的女人里,對他最不屑的一個!

他就不明白,為什麼整個皇城的女人都在追著他跑,她卻要對他避之唯恐不及?

「不是。」舒苒搖頭,只是在經過最近這一系列的事情后,她更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男人身邊,不管出現什麼樣的女人,在皇城女人心裡,都配不上他!都無法讓她們服氣!

而最後的結局便是像陸雙雙這樣。

而她現在,也正在承受著某一位他的愛慕者發出的威脅和警告。

如果她不離他遠點,估計又會是一個新的悲劇!

「席瑾城,你我都明白,你不需要我的感情。而我,也不會愛上你的。這樣維持下去,不好嗎?等到哪天你找到了你的席太太,我們就解除合約,就當從來沒有認識過對方,這樣不對嗎?」

舒苒異常的平靜,她實在犯不著為了一段註定了分離的關係,去傻傻的傾注自己的感情。

而回應她的,是席瑾城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用一次次貫穿始終的撞擊給予她寸草不生的絕望……

她想,也許經歷了他之後,餘生都不會再想要去找一個男人做這件事!

……

下午,一行人一起去跑馬常

這場事隔一個星期後,又重新拾起的hudng,感覺有那麼重要般。

即使發生了那樣的事,卻依然進行。

她不會騎馬,也沒什麼體力和精神參加。

明明躺著享受的人是她,出力的是他,她就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最累的卻是她!

而他,像是吸收了她的力氣般,每次事後都更精神抖擻了。

整場hudng,她就像個不入格的局外人。

靜靜的坐在二樓的觀眾台上,看著他們幾個在馬場上歡樂的策馬奔騰。

席瑾城真的很帥,穿著騎士裝的他,少了幾份陰柔美,多了幾分英挺的陽剛之氣。好像不管是什麼樣的場合,他總是可以成功的攫住所有人的眼光,吸引著所有人往他身邊靠近就像一直緊隨其後又不得靠近的幾個女人。

不過,他唯一願意親近的就是ngel。

他對她似乎有種不同尋常的親近,看著她的眼裡,總是會流露出寵溺的柔和,總是會對著她露出溫柔的笑容,也總會對她很遷就……

陳靜騎著一匹棕紅色的馬,緊追著席瑾城,卻又總被他拉開一段不長又不近的距離。

舒苒再一次覺得,陳靜真的是一個很有內在的女人。

能文能武,她還以為像陳靜這麼安靜的人,不會騎馬這種體力運動。

看來,她是小看陳靜了。

林馨怡就明顯的不行了,被遠遠的拋在後頭,席瑾城他們的馬兩次從她身邊經過,她想追,卻看起來力不從心。

舒苒笑了一下,這挺符合林馨怡給人的印象。

而陸雙雙就是一匹小野馬,緊追著席瑾城後面,活力四射的。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舒苒倒是挺喜歡陸雙雙這樣的性格。

敢愛敢恨,沒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心計,什麼心事都擺在臉上,跟林馨怡完全不是一類人。

挺好奇她們這兩個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的人,是怎麼斗的這麼多年。

看來,陸雙雙應該有她沒看到的一面,否則,早被林馨怡欺負得沒了脾氣才是!

而ngel……

舒苒不知道怎麼容易這個女孩子給她的感覺。

她跟陳靜、陸雙雙、林馨怡都不一樣,她跟席瑾城的關係,更是像謎一樣。

席瑾城對她的與眾不同,任何人都看在眼裡,可是卻從來不做男女之間那種親昵的事情至少,席瑾城對她會做的事情,從來不會對ngel做。

他跟ngel除了正常的擁抱,牽手,親親臉頰,吻吻額頭,就不會再有其他更進一步的舉動。

而ngel很奇怪,即不會跟她們一起爭寵,又跟席瑾城不疏不離的親近著。

舒苒實在沒辦法不去猜測ngel與席瑾城之間的關係。

柳盛威看起來沒有半點興趣的騎在馬上,任著馬上載著他走兩步,停一下。

他剛才來的時候就說了,他不喜歡騎馬,如果去打高爾夫就好了。

如果不喜歡騎馬,他當時又為什麼會來這裡呢?

舒苒無解。

她像一個獵人般坐在高台,看著下面一個個的「獵物」,一個個的分析著,到底誰最有可能會給她發那張zhopin。

除了那張zhopin,連隻字片語都沒有。

太專註的想自己的事情,舒苒沒注意到她的身旁不知何時站了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