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20章 順著他,對自己好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0章 順著他,對自己好點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不下去試試嗎?」直到一道聲音從頂上傳來,舒苒幾乎是嚇得跳起。

腦海里那張zhopin的畫面逐漸被眼前的臉所取代的時候,舒苒長長地吐了口氣,低著頭往後退了兩步,才重新抬起頭看著他:「我不會。」

是他,那個一直沉默寡言的施郁言。

席瑾城認識的人,好像都是俊男min,每一個都好看得讓人驚心動魄,卻是各有千秋,每一種美感都是不同的。

「下去一起玩吧,我教你。」他的雙眸微微眯起,目光越過她,看向場內的某個人。

「不用了,謝謝你。」她微笑著,客氣的婉拒了他的好意。

很意外,特別特別意外!

施郁言竟然會主動找她說話,而且還說願意教她!

怎麼都覺得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不過,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再落話柄給席瑾城羞辱她。

不想從他口中再聽到任何一絲嘲弄的語氣,更不想被他壓在床上折騰的半死不活。

那種糾心的感覺,一點都不好過。

「因為城嗎?」施郁言倚在護欄上,轉頭看著下面一匹黑馬上的席瑾城,眼中興起一抹玩味。

「不是……」她口是心非的想要否認,方才的緊張還沒穩下,一急之下,咬住了自己的舌尖,痛得捂住了嘴。

「說謊可不是好女孩該做的事情。」他卻被她的樣子逗樂了,臉上的陰沉稍稍的暖化了些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大拇指按住她的下唇,「嘴巴張開我看看。」

舒苒跟風化了般瞪著他,她是不是遇到一個假的施郁言了?

這真的是施郁言?

不會是他的雙胞胎兄弟什麼的,故意來整她的吧?

看著他緩緩靠近的臉,舒苒猛的驚醒。

「不用了,我沒事。」她彆扭地垂下頭,躲開了他的手,朝後退了一步,與他拉開安全的距離。

「不要想太多,我沒惡意。」他明了地沒再為難她,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淡淡地說了聲。

「我知道……」這不是他的問題,而是她本身的問題罷了!

她不想再對他解釋什麼,安靜的在隔著他三個座位的位置上坐下。

台下,林馨怡抬頭看著這一幕,冷笑。

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要臉,竟然霸佔著瑾城,又勾搭了施郁言,簡直該死!

舒苒和施郁言的目光一致的看著場中一匹跑得最歡的黑馬,安靜得彷彿剛才的一幕根本只是一個幻想。

黑馬上,一身同樣黑色騎士裝的席瑾城。握著韁繩,身子前俯,低低的幾欲貼著馬背,馬兒與人默契十足的配合,在場上跑得飛快。

「他經常來這裡嗎?」她並不意外看到這裡除了他們之外,再無任何人在這裡騎馬,已經習慣了他所到之處,都會被清常

「偶爾1施郁言沉默了許久,久到舒苒以為他不會回答她的問題時,他開口了。

這個男人又恢復了以往的沉悶與惜字如金,舒苒卻沒有半點不愉快,反而覺得鬆了口氣。

他還是適合這樣!

剛才那樣一個反常得令人暴走的施郁言,讓她真心的適應不來!

「他想要做一件事,一定會做到,並做到最好。」施郁言今天似乎是打開了話匣子般,再次在舒苒的沉默中說道。

「啊?」舒苒一時反應不過來的看著他眨了眨眼,隨即意識到他說的是誰,偏頭朝台下看去。

「包括對人。」施郁言補充,並看了她一眼,暗示著什麼。

舒苒有些凌亂。

包括對人?

施郁言指的「人」,是她嗎?

席瑾城要對她好?

「他喜歡寵著人,順著他,對自己好點。」舒苒聽到他這句話時,徹底的安靜下來了。

她看著施郁言,想要從中看到些什麼。

而他說完這句后,便扭開了頭,目光淡然而專註的看向樓下。

「我是一隻愛了千年的狐……」鈴聲從包里傳出,不是很大聲,卻也足以讓他們都聽到。

「不好意思。」與他投過來的目光相交,她歉意地朝他微微頷首,快速的從包包里掏出手機。

是林遠翔。

手中的手機突然好像變得重了,燙手了。

舒苒愣愣的看著屏幕上的來電提示,咬著唇猶豫著要不要接。

曾經,林遠翔這三個名字對她來說,就是幸福的象徵。

卻始終未曾想過,有那麼一天,這三個字會是她心裡的一道傷疤,被她刻意隱藏在心底的傷痛,無法抹去。

無數個臨近崩潰的夜晚,感覺自己快撐不下去時,她就拚命的想他,拚命的用甜蜜的過去來支撐著自己的靈魂,不讓自己倒下去。

無數個哭醒的夜裡,她幻想著他會回來,站在她面前,告訴她:「苒苒,我找不到第二個舒苒了,回來我身邊吧1

而今天,這份深深的渴望,卻讓她覺得唯恐躲之不及!

是她變心了嗎?

還是他們之間,真的無法再回到從前了?

現在的舒苒,還能成為追求完美的他呵護、珍惜的女孩嗎?

不……

她已經不是當初的舒苒了,他想要保留到新婚之夜的完好,她都已經失去了……

「你接dinhu,我先下去了。」見她對著dinhu猶豫不決的樣了,施郁言站起身,體貼地留給她一個空間。

「不用……沒關係的。」她忙回神,跟著站起身,他已經走了一格樓梯了。

聽到她的聲音,他僅僅是揚起手揮了揮,沒有回頭的下樓了。

手機還在不依不擾的唱著這首悲傷的歌曲,這首歌,該換了,卻一直沒有刻意的去換。

「喂?」深吸了口氣,她按下了通話鍵,dinhu那頭,卻只有「嘟嘟」的忙音。

他掛了……

他們之間,似乎冥冥中註定著有緣無份般,命運安排著他們一次次的錯開。

是否也代表著,她跟他,終究不能走到一起?

指尖輕輕的在那個未接來電的問號上來回的撫摸著。

基於禮貌,她應該回撥回去,也許對方現在正擔心她會不會有意外。

基於理智,她也該回撥回去,有些事,不能用逃避的方法處置,她不想讓他等她。

回想起來,他已經好久沒有跟她聯繫了。

聽沐然說,他似乎已經去他父親的公司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