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21章 這樣都吃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1章 這樣都吃醋?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耶1

「走了走了!快哦,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1

「快快……」

樓下突然沸騰的聲音,讓她按下通話鍵的手顫抖了一下,指甲已輕輕的觸動了屏幕上的免提,dinhu撥通……

「我是一隻愛了千年的狐……」她意外的聽到了他的待機鈴聲,這首熟悉的歌,讓她的心再一次狠狠的揪起。

「在給誰打dinhu?」席瑾城走到了她身旁,手裡拿著頭盔,一身勁裝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挺拔,英氣蓬勃。

冷冷地瞄了眼她手中的手機,那上面,正旋轉著一個「翔」字。

「沒……是一個同學。」她下意識地將手機往身後藏,心虛的解釋都顯得吞吞吐吐。

「走吧。」他沒說什麼,只是淡淡地看著她一會,聽到樓下有人在呼喊他們了,便轉身往樓梯走去。

「席瑾城,他真的就是我的一個同學!我們之間……」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在幹什麼時,她已先一步的上前拉住了他的袖子,急切地對他解釋著。

「不必,我說過,除了在我的床上,我不會限制你跟誰怎麼樣。」他回頭,看著袖子上那隻纖巧漂亮的手,愣了一下,低斂的藍眸中快速的劃過一絲精光。

「對不起……」他的話像一把刀劃過她的心臟,痛得讓她格外的清醒自己的身份,她不過是他包養的情婦,沒什麼資格讓他理解她!

她的手緩緩的鬆開,看著他的袖子慢慢的從手中滑落,一種難以言語的酸楚,在眼眶掙扎……

她這是怎麼了?

難道真的是經過昨晚和下午的懲罰,聽了施郁言的話,她真的打算對自己妥協了?

聽到他那樣的一句話,她寧願他隨意去想像她和林遠翔之間的關係。

她解釋什麼?

解釋與不解釋,也不過都是被他如此不留情的羞辱。

「走吧,大家在等。」就在她的手與他的袖子徹底的分離時,他突然一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大掌溫暖的包裹著她微涼的小手,緊緊的貼著她的手心。

默默的任他牽著走,她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手機,猛的想到什麼般,低頭看著手機

老天!

剛才不小心按的通話鍵,林遠翔接通了,而且一直沒有掛斷,那代表著,她們剛才的對話……

「咚」一聲,手機掉落在地上,電池與機身一分為二。

她的臉色一片死灰,欲哭無淚地望著地上的手機……

閉了閉眼,這樣也好!

讓林遠翔親耳聽到,總比她親口跟他解釋,更有說服力些!

席瑾城的目光只是淡淡的從她被摔壞的手機上瞟過,腳步沒停的拉著她繼續下樓。

「很冷?」明明心裡對她藏了一肚子的氣還沒發,感受著掌心裡冰涼的觸感,卻又嘴賤的關心了她。

「不冷。」舒苒搖頭,她不是冷,她是煩。

zhopin的事情,讓她整個下午都處在精神遊離狀態。

「苒苒,快點1席瑾言在那裡朝她招手,開心地喊她。

「你們先過去。」席瑾城看都沒看席瑾言一樣,轉頭對著正著他和舒苒的眾人說道。

「你不去嗎?」林馨怡一聽他不一起過去,馬上就膩到他旁邊,大有一副「你不去我便不去」的樣子。

「行,那我們就先過去等你們了1祖勤遙這邊,已招呼著大家離開了。

席瑾城點頭,連看都沒看林馨怡一眼,拉著舒苒往那匹黑色的馬走去。

舒苒正在疑惑之際,整個人已被騰空抱起,等反應過來,已騎在馬背上了。

舒苒嚇得「哇哇」大叫,這是她第一次騎馬!

以前除了在動物園裡看過馬,就再沒有這麼靠近過了,更別提騎了!

席瑾城睨了她一眼,利索的翻身,坐在了她身後。

「再喊大聲點,驚動了颶風,被摔死別怪我。」席瑾城雙手從她腰間穿過,拉緊韁繩,陰惻惻地警告。

舒苒馬上閉緊了嘴巴,側頭看著席瑾城,狠狠地咽了口口水。

席瑾城沒忍住的勾唇而笑,俯首在她唇角啄了一下。

「還是讓我下去吧!我不敢1舒苒是發自內心的懼怕這種大型動物,就算是溫馴的馬,她也喜歡不起來。

「有我在,你怕什麼?」席瑾城說完,一手摟緊了她的腰,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準備好了。」

「沒有……啊1舒苒一口深呼吸還沒完成,席瑾城雙腿夾了下馬腹,颶風立即帶著他們,沿著外圈撒腿跑了起來。

整個跑馬場里,繚繞回蕩著舒苒要死要活的尖叫聲,震耳欲聾。

林馨怡站在外面,看著馬上親密緊貼的兩個人,牙咬得「咯咯」響。

「這樣都吃醋?那你怎麼受得了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做更親密的事情?」陳靜不知何時站在她身旁,帶著笑意的看著場里飛奔的馬及馬上的人,與林馨怡的神情完全相反。

一個成功的男人,身邊怎麼可能沒有那麼幾個女人?

如果連這樣的醋都要吃,那這輩子就什麼事都不用做,不用想,只忙著用來吃醋、虐自己了!

「哼,我就不信了,你就沒感覺難過?」林馨怡瞥了她一眼,對陳靜,她同樣沒有什麼好感!

不過比起舒苒,陳靜看起來沒有威脅多了!

「感覺自然是有的,不管,再有感覺也沒辦法不是?誰讓席瑾城喜歡舒苒呢?」陳靜聳了下肩膀,笑得事不關己的輕鬆。

林馨怡聞言,卻是不以為然地嗤笑了聲:「喜歡?不過就是長得漂亮了點,故作清高了些,你還真以為瑾城會喜歡她?不過就是貪圖一時的新鮮罷了1

「不管怎麼樣,席瑾城對她,可不是你所想的那麼簡單。你跟席瑾城認識這麼多年,他本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難道你會不清楚?」陳靜笑著搖頭,推翻了林馨怡的判斷。

「什麼意思?」林馨怡斂了笑容,轉頭看著陳靜,愣了一下。

「林xioji這麼聰慧過人,又怎麼會不懂我說的是什麼意思?我先走了,你隨意。」陳靜朝她點了下頭,優雅的轉身離開。

林馨怡皺著眉,看著陳靜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她知道陳靜特意跟她說這些,不過就是想利用她,挑撥她罷了!

只不過,陳靜所說的,也不是全無道理。

席瑾城這麼多年都獨善其身,從未曾跟女人傳fiwn。

連她都一度以為,席瑾城真的是個,不喜歡女人……

可是現在,卻處處帶著舒苒,毫不避諱在別rnmin前跟舒苒的親熱,這說明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