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22章 像對馬一樣對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2章 像對馬一樣對你?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席瑾城帶著她騎了五圈,舒苒便鬼哭狼嚎了五圈。

當席瑾城抱她下來的時候,舒苒腿軟的攀住他的肩膀,額頭上覆了一層的薄汗。

「好好照顧颶風。」席瑾城把手中的韁繩拋給這裡的管理,一隻攬著舒苒的腰,一邊對管理員交待。

「席先生放心,我們會小心謹慎的1管理員點頭答應著。

席瑾城伸手輕輕撫過颶風的馬鬃,拍了拍它的頭:「去吧!下次來看你1

颶風像是能聽懂他的話般,伸長脖子甩了甩頭,發出一聲低低的嘶鳴。

「颶風每次都捨不得和席先生分開。」管理員笑著安撫著颶風。

席瑾城點頭,管理員這才牽著颶風離開。

「平時沒見你膽子這麼小啊1席瑾城抿著淺笑,輕輕捏了把舒苒紅潤的臉蛋,這樣看起來舒服多了。

剛才那蒼白,無精打採的樣子,怎麼看都不順眼。

「平時又不用騎馬1舒苒神回復,兩條腿間的不適更明顯了。

「第一次騎馬?」席瑾城看起來心情不錯,眸色暖暖的,把玩著她的指頭。

「嗯。」舒苒應了聲,她哪裡時間和金錢消耗在這種地方?

「我以為你會喜歡這種溫順可愛的動物。」席瑾城握了下她的手,沒剛才那麼冰涼了,手心裡冒著汗。

「……」舒苒看著他,沒有回答。

然而並沒有!

「既然不喜歡,以後不來便是了。」席瑾城用大拇指輕輕揩著她手心裡的汗,舒苒覺得痒痒的,卻又很舒服。

而他的話,更讓她舒服。

雖然他不會為了刻意討好她而這麼說,但,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只是這麼想著便是開心的。

想起施郁言說的,他喜歡寵著人,看來好像是真的!

「平時在我面前的倔強能收斂掉,跟在颶風面前一樣,倒也是可愛的。」席瑾城甚是遺憾的搖頭,她的不知好歹,總能輕易的激怒了他。

「你是讓我以後像對馬一樣對你?」舒苒瞥了他一眼,沒好氣地問。

「如果你是指在床上的話,我不介意。」席瑾城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擁著她往外走去。

舒苒:「……」男人,你的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

兩個人邊走邊侃的走到門口,看到林馨怡還沒離開的站著等他們,舒苒不由地皺了下眉。

林馨怡看她的目光,有些怪異。

腦海里不由地又想起了那張zhopin,隨即又搖了搖頭:「不可能。」

席瑾城戳了下她的頭,好笑地問:「什麼不可能?」

林馨怡已走過來,站在了席瑾城旁邊,想伸手去挽他的胳膊,卻被他抽回。

林馨怡還算有點廉恥心,沒再死皮賴臉的纏著。

「今天中午,有人給我發了一張zhopin。」舒苒笑了,輕飄飄的,就這麼不走心的提了起來。

席瑾城揚了揚眉,饒有興趣的看著她,等著她說下去。

舒苒看著林馨怡,露帶微笑。

林馨怡瞥了她一眼,沒給她好臉色的轉過頭,直勾勾的看著席瑾城。

「什麼zhopin?」見她遲遲沒說,他主動的問。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一隻貓。」舒苒搖頭,目光沒離開過林馨怡,後者聲色未動,根本沒有因為她的話而有任何神色上的波動。

舒苒釋懷了,看來,zhopin並不是林馨怡發的。

「貓?」席瑾城的聲調高了些許,他記得她說起過,她不喜歡貓,怕貓。

有人給她發了貓的zhopin?

「沒事啦1舒苒笑著走開了,自覺的把空間留給了他們。

席瑾城微眯起雙眸,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略作思索后,又看向林馨怡。

舒苒剛才是在試探林馨怡的反應?

「瑾城,我們快過去吧1林馨怡見舒苒離開,馬上喜笑顏開了起來。

哼!

算她還識相!

「你先出去等我。」席瑾城說完,轉身朝裡面走去。

林馨怡頓時撅起了嘴,有些不悅地頓了頓足,朝著舒苒的方向追去。

……

「舒xioji1林馨怡在席瑾城的車旁看到了舒苒,外面風大,她正縮著脖子,搓著雙手在嘴邊呵氣。

那樣子,挺蠢的!

在心裡鄙視了舒苒一遍,她踩著更為自信的腳步。

舒苒聽到她的聲音,看著她一步一步走在台上般婀娜多姿,心裡不禁再次感嘆:這女人真美啊!

「林xioji怎麼一個人出來了?席瑾城呢?」舒苒抱著肩膀抖了抖,真冷!

身上的呢大衣明明是席瑾城讓人劉燦特意送來的名牌,掛著羊絨的大名,為什麼卻一點都不夠保暖呢?

早知道就該穿著她那些廉價的羽絨服出來,至少也比這種名牌保暖得多!

哪裡會想他們從下午一直玩到晚上還不肯回酒店?

城裡人真會玩!

不過這林馨怡估計是真的沒戲,就連她這麼給她製造機會,她卻連跟席瑾城一起出來這麼點小事都完成不了。

「舒xioji,你可真是好心1林馨怡冷笑了聲,嘲諷著舒苒對她的「好心」。

這女人一定是知道席瑾城暫時還不出來,所以故意一聲不響的自己先出來,然後讓她以為,是故意給她和席瑾城製造機會!

現在看來,這女人根本就是在等著看她出糗!

白蓮花!

舒苒算是明白了,席瑾城不跟她一起出來,反過來,她倒是被黑了一臉,還無處訴說。

嘖嘖,她可真是委屈!

明明她是真心在給林馨怡和席瑾城留空間的,自己無能讓席瑾城多看她一眼,現在卻倒打一耙。

寶寶委屈,但寶寶不說!

「林xioji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做了什麼好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舒苒笑呵呵的看著林馨怡,既然別人不領情,她也沒那種把熱臉貼人家冷屁股上的習慣。

「舒苒,你可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真懷疑你的臉皮到底是有多厚呢1林馨怡氣得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指著舒苒,恨不得上去抽一巴掌,順便在她臉上抓一把。

毀了這張妖精一樣的臉,看她還怎麼四處勾引人!

「林xioji,你這麼說我就不愛聽了!我到底是怎麼你了,至於讓你這麼氣得罵人?」舒苒的笑容也收斂了,冷著眸子,不悅之色盛於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