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23章 他竟然相信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3章 他竟然相信她!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你勾引瑾城,現在又勾搭施郁言,舒苒,我還真是小看你了,你胃口還真不小啊!怎麼,瑾城一個不夠,還要再傍上一個施郁言,才能填滿你的野心?」林馨怡一頓冷嘲熱諷的人身攻擊,看著舒苒的臉色越冷,她心裡便越舒暢!

舒苒深吸了口氣,直接斜睨了她一眼,懶得跟她爭執什麼。

別人這種抵毀的話聽得多了,只要不觸及她的底限,這點容量她還是夠夠的。

「你不會以為你跟施郁言剛才在台上的事情,沒有人看到吧?」林馨怡見她不搭理,更是紅了臉的捏緊拳頭,再氣,她也沒讓自己出現潑婦的形象來。

「看到就看到,還不讓人說句話了?」舒苒冷得原地跑了起來,席瑾城到底在幹什麼嗎?怎麼這麼久還不出來?

舒苒一邊跑著,一邊看著門口那邊。

終於看到他高大的身影背著燈出來,她高舉起手朝他揮動了下:「席瑾城,快點行嗎?我都快被凍死了1

席瑾城看著她那滑稽的樣子,不禁扯動了唇角,拿出車鑰匙給她遙控了車門鎖。

舒苒忙拉開車門,等不及他走過來,便要上車。

「舒xioji1林馨怡卻沒打算就這麼放過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隱晦地笑著。

「林xioji,上車了再說一樣不?你不覺得冷嗎?你看你穿得比我還少,臉色都凍紫了,咱就別這麼找罪受了行不?」舒苒簡直想一拳頭砸過去,這女人到底想怎麼樣嘛!

林馨怡下意識地摸了下自己的臉,看著逐漸靠近的席瑾城,終於冷哼了聲,卻還是抓著舒苒的手沒放。

「你去坐後面1她朝著後座的門抬了抬下巴。

「行行1舒苒翻了個白眼,忙收回一隻已經跨進副駕駛座的腳,縮著脖子利索的坐到了後座。

林馨怡像個勝利的女皇般,高傲的坐進副駕駛座。

席瑾城坐進駕駛座,看了眼後視鏡中的舒苒,沒說什麼的發動車子。

他不瞎,自然看見林馨怡把她趕到後座去的行為。

不過這女人太不把他放眼裡,挫挫她的銳氣也沒什麼不好。

「舒xioji,現在瑾城也在,你不打算解釋一下,剛才為什麼會在二樓的台上跟施郁言擁擁抱抱,卿卿我我的事嗎?」林馨怡側過身,卻是看著席瑾城說的。

「……」舒苒的內心一萬頭羊駝呼嘯而過。

摟摟抱抱,卿卿我我?

林馨怡哪只狗眼看到她跟施郁言摟摟抱抱,卿卿我我了?

席瑾城正脫著外套,在聽到林馨怡的話時,動作頓了一下,隨即又恢復自如的脫下外套,隨後丟給了後面的舒苒。

「折好,等會還我的時候,不準有半點皺褶。」席瑾城對舒苒交待了句后,便將車開出了停車常

舒苒看著他的後腦勺,猜不透他此刻心裡什麼想法。

聽到林馨怡這麼污衊她的話,他竟然連句讓她解釋都沒有?

他是在相信她嗎?

「瑾城,難道你不讓她說明一下嗎?」林馨怡不淡定了,席瑾城怎麼像個沒事人一樣,連一句追責的話都沒有?

「向你說明還是向我說明?」席瑾城眉梢一挑,看著後視鏡中,那個低著頭,對林馨怡的話仿若未聞的女人,他勾起唇角:「向你,沒必要。向我……那就更沒必要了1

林馨怡瞠目結舌,席瑾城這話是……相信舒苒?

還是說……他不在乎?

舒苒把衣服折得跟商場里賣的一樣整齊而規範,因為他的強迫症,她不得不讓自己學會一切都得追求細節。

折好后,才慢悠悠的抬頭,看著林馨怡,抿了抿唇,卻只是搖了搖頭。

「瑾城,我真的看到她跟施郁言在二樓的時候,他們的舉動真的很親密!你沒看到,如果你看到的話,你就根本不會這麼說了!你應該早點認清舒苒這個人,她根本不是表現上看起來這麼清高和正經,她……」

「行了!我自己的女人,幾斤幾兩我自己知道,用不了無關緊要的人來說三道四。我席瑾城還沒昏庸到需要別人來告訴我,我女人怎麼樣。馨怡,這是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後一次。」席瑾城淡淡的開口,沒有令人感到壓迫感的威脅,也沒有追究責任的嚴厲,就這麼波瀾不驚的敘說著。

舒苒的瞳孔收縮了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心裡湧上一股暖流:他相信她!

席瑾城他相信她!

他竟然相信她!

「瑾城……」

「你是要下車步行過去嗎?」席瑾城皺眉,不悅地瞥了眼林馨怡,間接的宣布話題到此結束。

林馨怡垂下眼瞼,不敢再說話。

……

車子停下,林馨怡率先下車離開了,離開前,狠狠的瞪了舒苒一眼,發出一聲冷哼。

舒苒嘆了口氣,不想計較。

反正只要席瑾城相信便行,其他人怎麼看,那都跟她無關!

車內車外的溫度相差太大,推開門時,她便有種乾脆坐在車上等他們的衝動。

不過她的想法終究只是想法,席瑾城已經站在外面,用手敲了敲她上方的車頂。

「下車。」席瑾城催促道。

舒苒忙把手中的外套遞給他,一邊挪著下車。

腳還沒站穩,身子已被他撈進了懷裡,肩膀上一沉,他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舒苒驚詫地抬頭看著他:「你不冷嗎?」他就穿了一件襯衫和毛線,鐵打的?

席瑾城拉著大衣的前襟,將她牢牢包在大衣里,彎下腰,與她平視。

「舒苒。」他勾著唇,淺淺的笑著,那雙藍眸在寒夜裡,散發出結了冰般的湖面效果,如此沁冷。

「我跟施郁言根本沒做什麼親密的事……」

「我知道。」席瑾城點頭,依然笑意清淺。

「……」舒苒這下不懂了,除此之外,她似乎沒有其他需要跟他解釋的事情了吧?

「離施郁言遠點,嗯?」席瑾城捏住她的下巴,拇指輕輕摩挲過她的下巴,最後點了一下:「這裡,他碰過。」

舒苒震驚地睜開大眼,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他是在她身上裝了監視器了吧?

只不過就碰了那麼一下,他竟然都知道?

「以後別存著僥倖心態。」席瑾城說完,站直了身,將她往懷裡一揣,摟著她往裡面走去。

舒苒抿緊唇,在他懷裡,被他抱得跟個包袱一樣,雖然走路的姿勢奇怪了些,倒是不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