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25章 不止我一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5章 不止我一個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這也很正常,怎麼說,瑾城又沒給舒xioji名份,瑾言為什麼不能喜歡她?難道就因為她跟瑾城上過床?」林馨怡手裡端了杯紅酒,朝這邊走過來。

她的身上披了條白色皮草披肩,配著深紫色的大衣,雍容華貴。

只是嘴上說出來的,卻粗鄙有加。

陳靜還是淡雅的笑著,看向林馨怡時,一臉平和。

舒苒抿著唇,低頭看著烤架上的雞翅,沒搭理。

席瑾言再要開口,沒想到卻被人給搶了先。

「喲,這潑婦哪裡來的?奇怪了?瑾城今天沒包場嗎?怎麼會連素質這麼低的三八都能進來?」陸雙雙拿著鄙視的眼角餘光掃了眼林馨怡,滿目的嫌棄。

「我說素質這麼高的是誰家的xioji呢,原來是陸雙雙xioji呢!這就難怪了1林馨怡不是個會讓自己吃虧的人,更何況出口諷她的是陸雙雙,她更不能落了下風。

舒苒搖了搖頭,這有女人的地方,就免不了戰場!

「別理她們,不要因為她們心情不好。」席瑾言靠近她耳邊,地嘀咕。

舒苒不著痕的往旁邊避開了些,默然點頭。

這種話聽多了就自動免疫了,再難聽的話她也不會被影響。

這麼多年其他的能耐沒學到,這種忍耐力她是學得杠杠的。

陳靜捧著奶茶,看好戲的看著林馨怡和陸雙雙舌戰,兩個名門千金,吵起架來,簡直跟菜市場里賣菜的大媽沒兩樣。

說來說去就那麼幾句話,還不如大媽們的辭彙豐富多變呢!

……

「你把人家帶來,就這樣冷落她?」施郁言與他相鄰而坐,仰頭灌了口啤酒,目光落在不遠處的舒苒身上。

「什麼時候你也學會關心人了?」隨著他的目光看去,不由的微眯起雙眸,眼神黯淡了下。

「關心倒不至於,只是有些看不過去。」施郁言說得輕描淡寫,眸色淡淡的喝了口酒。

這大冷天的喝冰啤,神清氣爽。

「這不像是施郁言會說的話。」席瑾城瞥了他一眼,冷冷地諷刺道。

誰都知道,施郁言是個冷血的人,在他的眼裡,沒有一個人是值得他去同情的。

「那是因為沒碰到值得我說這話的人。」施郁言冷笑,帶著一絲殘忍的陰狠。

「現在碰到了?」他意有所指,冷漠的臉上浮現不悅。

「還不確定。」毫無顧慮的挑畔般斜睨著他,對他的慍色視若無睹。

「這就有意思了。」席瑾城笑了,低低沉沉的笑聲在寒風中劃破了一道出口般,湧進了至寒至酷的鋒芒。

一口將易拉罐中的啤酒飲盡,鋁質的空罐在他手中變成廢品。

「我也這麼覺得。」施郁言點頭,對於他周身散發的寒意不以為然。

「等你確定了告訴我一聲,我會給你機會的。」席瑾城將手中被捏扁的空罐往後一拋,空罐呈一道完美的拋物線掉落在垃圾筒里。

「這可是你說的,別忘記了。」施郁言似真似假地捶了他一下,眼中快速的閃過一絲光芒,快得讓席瑾城來不及抓祝

「放心,我說過的話,絕不會食言。」席瑾城不屑地冷哼一聲,潛意識裡,竟然希望施郁言會喜歡上舒苒。

「不過,對她有興趣的,好像不止我一個哦1施郁言興趣昂然地看著一直圍在舒苒身旁轉悠的席瑾言,搖頭嘖舌。

「那我該怎麼說呢?祝你好運嗎?」席瑾城也看到了,席瑾言那傢伙一直車前馬後的圍在舒苒的旁邊,從下午開始,便一直沒有見他離開她過。

「當然1施郁言從裝滿冰塊的桶子中拿了罐啤酒,朝舒苒那方向走去。

這個女人,本來就不該被人忽視……

席瑾城往椅背上一靠,翹起二郎腿,好整以遐地看著施郁言的背影。

「這是什麼情況?」祖勤遙和厲輝煌直到此刻才回過神,一臉懵逼。

「城,言是什麼意思?」厲輝煌只覺得特別不可思議,施郁言這傢伙今晚說的話,比他這麼多年來說的加起來還多!

而且……

為了一個女人!

兄弟的女人!

「看上舒苒了。」席瑾城撫著下巴,唇角扯出一抹饒有趣味的笑容。

「不可能吧?」祖勤遙直覺地搖頭,這不太可能啊!

施郁言就算真要喜歡一個人,也不可能挑自己兄弟的女人下手!

席瑾城沒有回應,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藍色的雙眸染上一層薄冰,森冷的看著那個方向。

……

「苒苒,烤好了,給,嘗嘗看,很香的。」席瑾言將一串烤好的雞心放到嘴邊吹了吹后,遞到她前面,使勁的蠱惑著她的食慾。

「我自己來。」舒苒忙避開,伸手接過來,卻被他躲開了。

「我喂你吧!你看你在幫我哥烤雞翅呢!萬一烤糊了怎麼辦?來,礙…」宮崎耀開始發揮他三寸不爛靈舌,哄女孩子,他可是最在行了!

舒苒翻了個白眼,冷眼看著他,帶著不耐。

「來嘛來嘛1席瑾言像是看不懂她眼裡的不耐,自來嗨地又往她嘴邊送過去。

「我自己來。」她不著痕的躲開他的手,身子往後靠了靠,與他拉開了些許距離。

「吃燒烤沒啤酒怎麼行?來,接著1施郁言將手中的啤酒朝她拋去,滿意的看到她準確無誤的接住了易拉罐。

「謝謝。」舒苒被手中的涼冰給凍得打了個冷顫,烤雞翅好不容易烤得沒了寒意,她還真不太願意碰這麼冷的東西,無奈地暗自嘆了口氣。

「城叫你過去。」施郁言拍了下席瑾言的肩膀,往席瑾城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幹什麼!?」席瑾城找他准沒好事!一定又要罵他靠近舒苒了!

「去了就知道了啊1施郁言在靠近舒苒的地方坐下,與她一起直直的看著席瑾城那邊,ngel正纏著他,喂著他吃東西。

「知道了知道了1席瑾言不耐地揮了揮手,馬上又涎著笑容對舒苒媚惑,「苒苒,等我一下哦1

「呃……」舒苒尷尬地咬了咬唇,敷衍地點頭,目光依然鎖定在前方某處的兩個人身上。

「怎麼樣,不開心嗎?」施郁言將她手裡的啤酒拿了過來,拉開蓋后,又放回她手裡。

「沒有。」她搖頭,心口不一地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