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26章 真是只小刺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6章 真是只小刺蝟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是在嫉妒ngel吧1他毫不給面子的拆穿了她的謊言。

她的眼睛不會說謊,冷靜的眸光會因為說謊而變得慌張,閃躲,不敢看人。

「施先生,你不用管我,去那邊跟他們一起吃東西吧1抬頭,朝他生疏地微笑了一下,她這樣的心態是在嫉妒ngel?

舒苒覺得有些好笑,卻又有些連她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心虛。

席瑾城對誰好,都跟她沒有任何關係,她也不應該有任何不該有的情緒。

特別是像吃醋、嫉妒這種心態,那真是罪該萬死的!

她並不想當他一輩子的情婦,也不想去當他的席太太,那麼,她又在乎那麼多幹什麼呢?

「大可不必,他們不是你想的那樣。」施郁言呷了口啤酒,望向親昵的坐在一起的兩人。

「其實他們怎麼樣,都跟我沒有關係。施先生誤會了,我沒有嫉妒ngel,我跟席瑾城之間的關係,沒那麼複雜。」舒苒笑著,舉起啤酒喝了一口,馬上被從舌尖到喉嚨的冰涼給冷得打了個哆嗦。

尼瑪!

好冰啊!

這到底是有多變態啊?這麼冷的天氣喝冰啤,到底是誰提議的!

「是嗎?」施郁言的眼神很冷,卻犀利得像兩道光線般,讓人無處遁身。

舒苒點頭,目光清澈的看著他,沒有躲閃的直視著他審視的目光。

「舒苒,你真的很特別。」施郁言突然笑了,這是舒苒第一次看他笑,笑起來,那雙狹長的眸子彎起來,柔和了臉部線條。

舒苒皺眉,她真的很特別?

因為她不嫉妒ngel?還是別的?

「城這個人……你越是抗拒他,越是想疏遠他,他會越想要征服你,靠近你。舒苒,你這麼聰明的女人,不可能不懂吧?」施郁言拉開了手中的啤酒,側頭看著她,寓意不明的說道。

「所以,施先生是覺得,我在利用席瑾城這樣的性格,在使心計讓自己留在他身邊?」舒苒昂起下巴,冷笑的暗諷。

他這是來嘲諷她的,暗示她心府深沉,機關算盡嗎?

舒苒對他的好感突然跌至谷底,曾經因為他幫過她,她還以為這個男人其實只是面冷心熱,不太壞。

現在發現,是她太天真了!

「真是只小刺蝟。」施郁言搖頭,有些明白席瑾城為什麼會折在她手裡。

這個女孩子的防心太重,太敏感,一個微可不察的風吹草動,都能讓她豎起全身的刺。

偏偏她遇上的是席瑾城那種遇剛則剛,遇柔則柔的人。

她若是一開始就跟所有女人一樣對席瑾城沉迷動心,估計席瑾城不用一個星期就把她踹遠了!

舒苒抿著唇沒回應,實在不喜歡跟他繼續聊下去。

「對人有防備這不是壞事,繼續保持吧1施郁言說著,舉起啤酒:「跟我干一杯吧1

舒苒看著他,他微微眯起的雙眸牽動著她的某條視覺神經。

「好1舉起酒,與他的碰了一下,兩個人都仰著脖子,「咕咚咕咚」的灌飲……

喝完后,舒苒把空罐子晃了晃:「施先生請自便。」說完,拿著兩串烤好的雞翅,往席瑾城那邊走去。

施郁言也起身跟著她身後,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烤好了。」舒苒把烤串往席瑾城前面的盤子里一放,淡淡地說道。

他面前的盤子里,根本不缺食物,別說烤翅,其他的食物也應有盡有。

也是,席大少爺還會缺人給他烤雞翅嗎?

舒苒有些悶悶不樂的想著,轉身準備回烤爐前,卻被祖勤遙叫住:「舒苒,別烤了,這裡夠吃了,過來坐著一起聊會天吧1

「謝謝祖少爺,那邊暖和點。」舒苒回頭朝著祖勤遙笑了下,沒看席瑾城他們,便獨自離開了。

席瑾言想跟上,卻被席瑾城一個眼神給殺了回來,不情不願的坐在那裡,看著舒苒離開。

「城是用心良苦你都看不出來嗎?人家是怕舒苒凍壞了,才故意讓人去烤雞翅的,你以為呢?」厲輝煌難得的情商在線,用手中的易拉罐敲祖勤遙的頭,笑著說道。

「我去!情聖啊!到底是誰告訴我說,席大少爺不會泡妞的,站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他1祖勤遙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指著在座的一個個,大聲的吆喝。

幾個男人哈哈大笑了起來,席瑾城卻是一臉不耐的煩躁,把啤酒往桌子上一砸,一言不發的起身離開。

「砰」的一聲,讓所有人的笑聲嘎然而止,活活的被憋回腹中。

面面相覷,不知道席大少爺又哪根筋搭錯位了。

祖勤遙移到施郁言旁邊,眼裡閃著晶亮的光芒。

「你剛才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故意惹城生氣?」祖勤遙實在好奇得不行。

「故意?」施郁言看了他一眼,嗤笑。

「那你什麼意思?不會是真的看上舒苒了吧?」祖勤遙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一臉不敢置信。

施郁言沒有回話,只是沉默的喝著酒。

「不是吧?言,你這是想打算讓悲劇重演一次嗎?」祖勤遙不悅地皺眉,這種事情有過一次就夠了,差點毀了兩個人,現在還要再來一次的話……

天哪!

他都不敢想像!

「言,你這樣是不對的,舒苒是城的人,就算你真的看上,也不該放任自己的感情吧?天下女人又不是只剩下一個舒苒了,你……」

「喝酒就喝酒,別那麼多廢話。」施郁言不耐地打斷了他們的話。

「還真是熱鬧的關係。」林馨怡涼涼地說了一句,席瑾城還不相信她說的,就跟他說了,舒苒跟施郁言的關係有問題,他還不信!

陳靜看了她一眼,只是笑笑,沒說話。

「眼紅吧你就1陸雙雙沒忍住地頂了句,惹來林馨怡一記惡狠狠的眼神,陸雙雙朝她鄙視地笑。

「也對,比起某個亂七八糟就跟人發生了關係,失了清白的人,還真是不能比1林馨怡氣得口不擇言的反譏了回去。

「你說什麼1陸雙雙霍地站起身,指著林馨怡的手劇烈地顫抖著。

而旁邊一直喝著悶酒的柳盛威也猛的沉下了臉色,陰沉沉的瞪著林馨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