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229章 頂多就是朵白蓮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9章 頂多就是朵白蓮花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最新章節!

「陸雙雙我不管,但林馨怡,我是一定要讓她進去的!如果林哲想鬧,那就鬧,只要他承擔得起鬧后的後果,我會陪他玩。」席瑾城斜斜的勾起一邊的唇角,祖勤遙硬生生的打了個冷顫。

好吧!他替林家陸家祈禱吧!

舒苒聽得直皺眉頭,雖然不想摻和他們社會的事情,可是今天晚上的事情,陸雙雙是為了她打架的。

而林馨怡……

說真的,她真的一點不想管人家死活,坐不坐牢,會不會被判刑,其實跟她真的沒有什麼關係。

這又不是她害的!

林馨怡自己智商不在線,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

「席瑾城,陸雙雙是為了我打架的,這事因我而起……」

「所以,你是要代替她們去坐牢?你是聖母嗎?想替她們求情?」席瑾城揉著她肚子的手停下,低頭看著她,一臉反感。

「我是受害人,我有權撤消對她們的起訴。」舒苒皺眉,她不是聖母,也不想替她們求情,但她不想讓陸雙雙有事,可以嗎?

她舒苒,還不需要讓別人來替她受罪。

「舒苒,你信不信我玩死她們1席瑾城收回了手,微眯起雙眸,賁射出兇殘的利光。

舒苒咬住了唇,她信!

倔強地盯著他看了半晌,最後在他冷冽的目光下,示弱地轉開了臉去。

現在不是時機,再這麼跟他慪下去,只會激怒他,根本救不了陸雙雙。

祖勤遙暗暗的抹了把冷汗,突然發現厲輝煌和施郁言這兩個奸詐小人,把他一個人丟在席瑾城的車子里當司機!

「現在回酒店嗎?」祖勤遙瑟瑟的問。

「回。」席瑾城冷冷的一個字,祖勤遙覺得希望都破滅了。

「席瑾城,這樣的話,雙雙的事情就會被供出來,到時候整個京城都會知道她和柳少爺的事情。雙雙以後的人生可能都會受到影響,就算你不顧雙雙,但你是不是也給柳市長一個面子?畢竟柳少爺也摻和在裡面,這事鬧大了,對誰都不好。」

舒苒沉澱下來后,靠過去,拉著席瑾城的手,輕聲細語的說著。

祖勤遙在前面聽得直點頭。

酒店是他家的啊!

在他的負責範圍內,要是出了這事,他也脫不了干係!

「說了這麼多,你還是想替她們求情,嗯?」席瑾城真心覺得這女人太不識抬舉,他這麼做可都是為了他。

沒想到她不感謝也就罷了,還間接的在指責他做錯了!

「我只想替雙雙求情,至於林馨怡,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可以不?」舒苒不會知道他心裡的,她只高興著他語氣里有了可以商量的餘地。

祖勤遙聽到這,痛苦的抹了把臉:舒大xioji,舒奶奶,舒姑奶奶!你求都求了,怎麼就不能連林馨怡的一起求了啊!

「你以為,放了陸雙雙,林馨怡就不會把事情都出來?」席瑾城的藍眸深得像漩渦般,瞬間能把人卷進去。

舒苒咬著唇沒答,只是眨著水汪汪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著他,一臉迷茫的表情。

她當然知道不可能!

林馨怡要是知道陸雙雙被放,關的人只有她一個時,她絕壁會破罐子破摔!

她不可能看著陸雙雙過得比她好。

只不過,這事讓席瑾城來說,會比她說出來效果更好。

男人都好面子,席瑾城更是!

她偶爾的扮次笨笨的,也無妨。

席瑾城看著她眼裡隱藏不盡的清明,這女人聰明得像成了精的狐狸,他會相信她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她是在給她自己留了個台階,也在壓低她自己來抬高他,一箭雙鵰。

討好他討好的這麼走心,席瑾城沒忍住的被取悅。

然而,舒苒終究還是忽略了席瑾城在這皇城的實力。

席瑾城沒有告訴她的是,林馨怡不敢!

就算林馨怡想破罐子破摔,林家的人也會讓她乖乖閉上嘴巴。

林家人不會傻得讓整個林氏被林馨怡為報私人恩怨,讓整個林氏陷於困境中。

席瑾城戳著她的額頭,挑眉。

舒苒偏著小腦袋,朝他眨眼,期待地看著他。

難得的向他撒嬌賣萌。

他冷哼了聲,作為回應。

舒苒暗自翻了個白眼,這男人真的太難搞了!

轉頭看了眼前面的祖勤遙,確定他是很認真的在開車。

舒苒這才深吸了口氣,視死如歸的豁出去了。

伸手捧住他的臉,湊上去在他柔軟的唇上輕輕碰了一下,便速速的退回了。

席瑾城意猶未盡,舔了舔被她碰過的唇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狡黠的笑容。

「給何局長打個dinhu,封鎖消息,關三天後放出。把她們兩個關一起,三天的奸kng錄像我三天後要看。」

席瑾城對正憂心著該怎麼處理林馨怡的事情的祖勤遙說道。

「納尼?是不是三天後兩個人都能放出來?」祖勤遙感覺自己的聽覺跟理解能力好像沒在一條線上,是他理解錯了么?

「受害人是聖母,你記得讓她們出來后對舒聖母三跪九拜。」席瑾城瞥了舒苒一眼,不冷不熱的嘲諷道。

舒苒哭笑不得,這頂帽子扣在她頭上,讓她好大壓力啊!

她哪裡敢是聖母?

頂多就是朵白蓮花!

她就希望雙雙沒事,林馨怡的話,她完全沒什麼想法,關還是放,都跟她無關。

祖勤遙內牛滿面,別說陸雙雙她們了,他第一個就想對她三跪九拜了好么!

看來現在的舒苒在席瑾城面前,簡直就是可以代替席瑾城出面說話的大人物了啊!

「肚子和屁股上還痛不痛?」席瑾城聽著祖勤遙在跟何局長打dinhu,他指了指舒苒的小腹問。

「不痛了,沒事,就只是有點淤血,過兩天就沒事了。」舒苒不在意地搖頭,就是尾骨上比較疼,但不敢跟他說。

怕他又押著她回醫院。

「不舒服就說,沒見過你這麼倔的女人1消了氣的席瑾城眸色暖暖,又把她擁在懷裡,薄唇輕輕落在她的額頭上。

「……」那是,哪個女人像我這麼不識好歹的跟你對著干?

舒苒也就只敢在心裡暗忖腹誹著。

她們想當席太太,有求於你,愛慕於你,自然不會跟你逆著干。